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圍棋資訊及轉帖

洪清泉:藤澤先生的孫女成為弟子 是命運輪迴

discuss pic 2021-02-16 22:26:40


2021年02月16日 09:56 新浪網 作者 弈客圍棋
0

  

  洪清泉和他的弟子芝野虎丸、藤澤里菜

  韓國圍棋界有一個令人心酸的專用詞「蟠螭」,指的是未能定段、未能跨過職業門檻,未能成龍的的圍棋天才們。這些蟠螭們要麼割棄圍棋的夢想投身社會演繹《未生》的故事,要麼趕赴日本、台灣曲線實現定段的夢想(當然也有李昊承般堅持到24歲定段,活躍於一線的棋手)。

  洪清泉1981年生,2002年獲得第24屆世界業餘圍棋錦標賽亞軍(中國付利冠軍),是韓國業餘圍棋界的天王(十八次獲得韓國業餘冠軍),他矢志實現職業夢想,但是在韓國始終無法穿過定段的針眼。後來韓國取消業餘世錦賽冠軍可定段等等的特殊政策,洪清泉只有把目光投在國外(韓國普通人定段賽,是超齡院生們的獵場)。

  2004年,洪清泉趕入日本,先後獲得日本業餘本因坊和業餘名人,2009年通過日本關西棋院定段成功。洪清泉2005年在日本東京開了圍棋道場「洪道場」,不曾想由此開啟了作為道場教頭的傳奇生涯。

  洪清泉的弟子有一力遼、芝野虎丸、藤澤里菜。其中藤澤里菜是6歲起,芝野虎丸是9歲起,一力遼是11歲起在洪道場學棋。

  洪清泉作為韓國業餘天王度過玄海灘(韓人渡日的代稱),反哺日本圍棋的道場文化,那麼洪清泉本人是怎麼看待當下的日本圍棋呢?以下是韓《烏鷺網》對洪清泉的採訪。

  

  洪清泉和芝野虎丸

  -在你的弟子中,芝野虎丸是最沉默寡言的。有一次採訪芝野虎丸,我自己倒沒覺得怎樣,卻讓周邊的的人驚訝懷了,「芝野虎丸今天說這麼多話呀」。聽說芝野虎丸小時候話特別少,以致讓人懷疑是不是有自閉症?

  洪清泉:「沒那麼嚴重。芝野虎丸剛來的時候,道場有很多嚴格的規矩,他可能有點嚇壞了吧(譯註:洪道場早期體罰教育)。最好少說為妙,芝野虎丸可能有了這類想法。不過,無論是芝野虎丸的各個還是父親,都屬於話很少的性格。」

  -芝野虎丸的哥哥(芝野龍之介二段)也是話很少嗎?

  洪清泉:「雖然比弟弟說得多,但仍屬於話少的類型。芝野虎丸現在倒是變得很活潑了。甚至自己拍油管(youtube)視頻上傳。」

  -芝野虎丸開始玩「油管」了嗎?洪清泉:「是,推特也玩。」

  -性格果然活潑起來了。洪清泉:「的確開朗了許多。只是現在學習量少了,輸棋有點多了(笑)。」

  -芝野虎丸小時候一聲不吭算死活題,可是後來告白「其實我非常不願意解死活題」,有這一回事嗎?

  洪清泉:「是有這麼一回事。芝野虎丸獲得龍星戰冠軍後接受電視採訪,說了這些話。」

  -你聽著滋味如何?洪清泉:「還能怎樣?只能說『原來如此啊』(笑)。」

  -但是想成為職業棋手,算死活題是必需。洪清泉:「是啊,死活題是繞不開的必修科目。」

  -聽說芝野虎丸特別愛觀戰,寧可縮減擺棋的時間也要看棋?

  洪清泉:「的確如此。我在道場主要是觀察孩子們,看孩子們的秉性如何?喜歡什麼又討厭什麼?芝野虎丸小時候特別愛觀戰,我就對他說:這個時段你就不用擺棋了,但要認真看棋。」

  -也是針對性教育。觀戰也能漲棋,你是激活了芝野虎丸的長處。

  洪清泉:「每個人的秉性都有不同嘛。助長其擅長,補強其不足才能進步。」

  

  藤澤里菜剛定段後(右)

  -藤澤里菜是作為籐澤秀行的孫女廣為人所知。能不能講一講你是怎麼接受她為弟子的?洪清泉:「藤澤里菜從小很聰明,而且喜歡圍棋。」

  -她成為你的弟子前,已經學棋了嗎?

  洪清泉:「她還沒學。那時候我剛到日本,而藤澤里菜正好是6歲,恰好是學棋的年齡。」

  -那時候你已經開道場了嗎?

  洪清泉:「那時候我還沒有開道場,在東京打工呢。一位經營棋館的老先生平時幫了我很多,他拜託我教一個女孩子,就是藤澤里菜。」

  -當時你知道她就是籐澤秀行的孫女嗎?

  洪清泉:「我聽說了她是籐澤秀行先生的孫女,我的第一感就是,『啊,這就是命運輪迴。我原來是多麼崇敬這個少女的祖父』。」

  -你很崇敬籐澤先生嗎?

  洪清泉:「我的圍棋人生,有三位老師,都是日本棋手。分別是籐澤秀行先生、武宮正樹先生、加籐正夫先生,我學棋的時候一直擺三位先生的棋譜。其中我特別喜歡籐澤先生,我真沒想到有一天我能教籐澤先生的孫女。」

  -你當時非常振奮吧。

  洪清泉:「是啊,當時我想『學費什麼的都不收了,我甚至可以傾盡我的所有來教你』。」

  

  藤澤里菜和洪清泉

  -看來藤澤里菜確實有棋才,今天成長到這個地步。

  洪清泉:「說到棋才,一力遼是典型的圍棋天才,藤澤里菜是屬於勤奮型天才。藤澤里菜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我由衷感受到『這個女孩將來會必然大成』。當時藤澤里菜對我說,『我要盡快成為職業棋手來幫助媽媽,我要把家裡擔起來』。藤澤里菜對圍棋有近乎偏執的東西,她每天勤學不輟,連週末都不休息。

  我的道場週四只休一天,而藤澤里菜是每天必到。藤澤里菜一大早來到道場,然後呆到晚上。回家後接著解死活題。」

  -現在日本的天才女棋手仲邑堇初段非常有名。仲邑堇的父親也是職業棋手,他說:「我現在覺得日本必需的是,從早到晚在道場修煉的方式。但是日本的孩子只有上完正規的學校課程後才能學棋,結果圍棋上投入的絕對時間太少了,成長起來有限。」你是怎麼克服這類問題的?

  洪清泉:「這就需要家長們到學校說道說道了,但能不能說通就憑運氣。最近學校的老師們開明了許多,哪怕孩子早退也給予照顧。」

  -也就是說日本的其他道場,不會設法去學校交涉?洪清泉:「動這個念頭的道場確實很少。」

  -日本沖段的孩子們相比中韓有諸多限制,但現在有了改觀的跡象?

  洪清泉:「主要是家長們想法改變了許多。簡單說,一個孩子想大學畢業起碼需要二十年。而且大學畢業後,想就職也不是那麼容易。所以現在的家長們願意讓孩子們朝興趣的方向發展。然後看孩子們的天賦、天分有沒有發展的前途,推一段時間後發現不行就及時轉回到學業。總之,家長們的觀念變了很多。」

  -日本圍棋界是怎麼看待洪道場?洪清泉:「大抵是『感謝一個外國人為日本的圍棋教育做出貢獻』這類想法吧(笑)。」

  

  洪清泉的家庭

  -當初你是怎麼下決心到日本發展的?

  洪清泉:「沖段屢屢失敗後,我就對父母坦言『實在不想再下圍棋了』,然後玩了三個月。而這段時間,我就認真思考我的人生的問題。接下來我就不再衝段,而是認真下業餘比賽。

  在這段時間裡,我就萌生『人一定要生活在自己出生的母國嗎?』這種想法。我同時也在思考,我應該怎樣過對他人也有益的人生?

  我小時候學棋的經歷是太痛苦了,我就想讓孩子們快樂地學圍棋並實現自己的夢想。但是我發現,韓國就根本沒有這樣的土壤。所以我選擇了圍棋版圖的三國競爭中處於劣勢的日本。

  我認為,中韓日三國的圍棋均衡發展才有可期的未來。我最近計劃打造能共享三國圍棋信息的網站。而日本圍棋,如果想變得更強就必須開放起來。目前日本國家隊的棋手不會聚在一起訓練。我覺得日本棋院應該組織五人左右的特別隊,成員都是世界大賽上能出成績的精銳棋手。然後派特別隊到中國或者韓國接受特別訓練,如此才能提高競爭力。」

  韓《烏鷺網》金秀洸、趙范根(音)記者    藍烈編譯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20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