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圍棋資訊及轉帖

圍棋人物:一個圍棋九段如何面對一無所知 ?

discuss pic 2020-11-06 00:58:16

文章來源:讀者雜誌社

  放眼中日韓,江鑄久是唯一教授圍棋入門課程的九段棋手,這意味著他要直接與對圍棋一無所知的孩子打交道。幾十年前,他在中日擂台賽中一個人放倒了5名日本高手,成為民族英雄。現在,58歲的他鬍子都白了,他耐心地告訴孩子們,下圍棋,黑子先行。

  大人的「狡猾」

  我辦的圍棋學校名叫鑄久會,學生不多,六七十人。在這裡,孩子們學到的不僅是圍棋,還有怎樣管理自己的人生——這是我從事圍棋教育的核心理念。孩子們知道,在棋盤上,棋手要獨自戰鬥,謹慎規劃自己的棋局,並為每一步落下的棋子負責,他們在人生的長路上也需要如此。

  教棋是我第二喜歡的事情,第一是做棋手。我教棋不是挑孩子,而是挑家長。有的家長來的時候說,江老師,我的孩子跟你學了,兩個月之內得升段。我說你不如別學,因為那不是我的目的。圍棋的智慧不是看你升到幾段,而是讓孩子從小就學會自律,學會規劃自己的生活。他會很早就明白,「我是可以獨立思考的人,我能夠把握我自己」。

  下棋就是人生的一個小實驗場。小孩子肯定是需要師父帶的,但是不能給他造成都是師父教他的感覺,而要讓他覺得,是他自己找出來的路。每次我們這兒有新來的孩子問:「江老師,我該走哪個?」旁邊年齡大一點的孩子就會拍著他說:「你應該先問你自己。」

  我會告訴他們,你現在有三步棋可以下,你要自己選擇最好的那一步,落子無悔,你必須自己做決定,因為下棋的是你,不是老師。我的作用,是幫助孩子找到他最好的那部分。

  根據我的觀察,絕大多數孩子會喜歡上圍棋這個遊戲,只不過有的人快些,有的人慢些。之前有個男生在我這裡學棋,進步很快,他媽媽就說,家裡還有個妹妹也想學。可妹妹來了之後就在旁邊玩,不肯去下棋。這種情況在我看來很簡單,她擔心輸棋。

  我就跟她聊,我說妹妹啊,你想跟哥哥一起學棋,這很好,但是你要答應江老師一件事情,你下棋很可能會輸,你輸得越多,老師就越會獎勵你。還有,你在家裡對棋有疑問,先自己想想,然後可以問家裡的好老師,就是哥哥。後來這兄妹倆一起學棋,配合得就非常好。

  還有一對兄妹,也是哥哥先來學,妹妹後來。妹妹聽了第一堂課,不笑,一直特別嚴肅。下課了,她和媽媽過來找我。我跟她說,老師覺得你不能學,因為我們這裡只收想學的,你的表現讓我覺得你好像不太想學。我安排你下棋,你不太敢下,你要知道以後你來上課,哥哥不能陪你,媽媽也不能陪你,就只有你自己。

  她和媽媽對視。我說這樣吧,你回去做習題,和哥哥下棋,如果你能夠完成,下個星期來見我,你就可以上課。她媽媽問,那完不成呢?我說兩個任務,二選一。孩子就盯著我,我說你可以不做題,也不下棋,但你得找一個男朋友。我問她挑哪個,她說挑前一個。

  現在的小孩子都非常活潑,她跟她哥哥那麼好,就跟老師板著臉,為什麼?她媽媽說她碰到別的老師還有一個多月不笑的情況。我覺得就是因為不放鬆,沒和老師建立起親密的關係,她覺得我要逼著她下棋。我這麼一開玩笑,她就放鬆了。

  其實跟孩子相處啊,全靠大人的「狡猾」。如果你告訴孩子要背下來什麼棋譜,他就學不長。你可以告訴他,你這個棋啊,到此為止了,但你要想贏你對面的對手,老師是有方法的,李昌鎬有一盤棋和這盤很像,你可以模仿,等你把李昌鎬前面的30多步模仿完,對面那個人早輸了。孩子回去就會把那個棋譜找到,以他們的腦子很快就能背下來。

  如果我這兒有一本棋書,我會跟孩子說,你要能看完,一定可以升5段。如果你能背下來,那這本書算老師送給你的,背不下來就要付錢,但只能付你的壓歲錢。掏壓歲錢很心痛的,所以他們就算拼了命也要背會。

  第一堂課,我會要求孩子們向對手行禮,因為我們下棋,是通過對手的測試,來找到一個更好的自己。

  我經常跟孩子們說,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你們自己浪費自己。如果你經過學習,能夠達到業餘1段,就不應該在2級裡混著。因為人最大的快樂還是經過挑戰之後,能邁過去一個坎兒,或者說能感受到自己的進步。我這兒有個規定,如果一個上次輸給你的人找你下棋,你是不能拒絕的。水平低的找水平高的下棋,後者必須應戰。

  成人的錯誤

  前幾年,有對上海的夫婦拚命找我,找到之後就給我看一個戴著博士帽的美國女生的照片。我沒懂什麼意思,他們又拿出這個女生7歲時抱著一個泰迪熊下棋的照片。我一下就想起來了,她是我在美國的學生。她以前下棋的時候,一定要抱個熊,後來我們辦比賽給她的獎品就是個小熊,她特別喜歡。

  抱著熊下棋,我們的家長會允許嗎?會鼓勵嗎?

  我們這兒有個游泳特別厲害的女孩,我叫她飛魚。有一次我和妻子在日本擺棋,她在旁邊看著,我就讓她給我們擺擺她的想法。她擺了,但是她在思考的時候開始啃手指頭,她媽媽就衝過來:「跟你說多少次了,女孩子這樣很難看的。」

  她媽媽一說她,她的手就放下來了,可待會兒她一入神,就又啃了起來,這說明她專注。後來我找了個沒人的時候,跟她媽媽說,她咬手指跟她認不認真,沒關係;她咬手指說明她入神了,別人不應該打擾她。

  她媽媽有點不好意思。我就告訴她,吳清源老師19歲和本因坊秀哉下世紀名局的時候,記者從門縫裡看到,吳清源會不自覺地咬手指頭,她的孩子跟大師是一個動作。

  我們的圍棋課歡迎家長旁聽,但我有個規定,每堂課家長只能問一個問題。因為家長的問題大都是成人的習慣性錯誤。比如有的家長就問:江老師,為什麼你從A跳到了D?你這不是打亂孩子嗎?孩子自己已經思考了B和C。我們的家長真的是……我就跟他們說,孩子下棋的時候,不要看坐姿,不要看輸贏,要看他的神情,他只要很專注,那輸了也是好的。

  我帶孩子們去現場看職業比賽,事先講好:進去的時候必須安靜。我們的孩子表現得特別好,一個個都很小心。在裡面弄出最大響聲的是家長,家長想機會難得啊,非要拉著孩子各處拍照。

  我事先還給孩子們佈置了一個任務:看看那些職業棋手有什麼不同。後來孩子們說,他們觀察到那些棋手來了之後,「如入無人之境」,還有「目中無人」「呆若木雞」,這都是他們的詞,小孩的觀察力很棒的。

  下棋的品格

  我經常帶我們的孩子去日本、韓國以及歐洲一些國家下棋,人家都會說,鑄久會的孩子是最講禮貌的,下棋前和下棋後都會向對手敬禮,很多國外的小孩輸了棋就會忘記。而且我們的孩子下完棋還會請對手寫下他們的名字,然後就可以在本子上記錄下這場對局。很多時候,其他孩子開始玩鬧,我們的孩子在做記錄。

  下圍棋會讓孩子善於管理自己。有一次我帶孩子們去日本,有個男孩很喜歡吃冰激凌,她媽媽說一天只能吃一個,他真的就一直遵守這個規定。有一天中午,天特別熱,他買了個冰激凌,但是不進店,在店門口吃。我問他怎麼不進去吃,他說覺得自己吃得慢,怕進去吃冰激凌化了滴在店裡。

  我們在機場等待回國的航班時,他媽媽給他買了一大盒點心,他挨個兒分給碰到的大人吃。後來我問他給自己留了幾個,他說,他吃一個。

  這個孩子非常適合下棋。他完全有能力為自己做規劃,並且能夠想到別人的感受,而下棋最重要的就是要體會對手的想法。你要時刻假設對手是一個講理的人,才能讓自己變得更加講理。

  技術很容易訓練,知道怎麼練就行了,這些素質才是需要用心培養的。

  後來我推薦那個孩子到上海棋院下棋。有一天我去棋院辦事,看到他在食堂吃飯,他看到我,過來先跟我鞠了一個躬。他吃完飯,把飯盒都收好,將桌子擦乾淨,才去休息。下午比賽的時候我再看到他,他的雙目炯炯有神。他會管理自己。

  後來我就跟這個孩子的媽媽說,你的孩子很棒。作為老師,我也很開心看到這些,而不是孩子升到什麼段位了。

  受圍棋影響的人生

  很多家長帶孩子來我這兒學圍棋,完全是出於素質教育的目的,走職業道路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內。

  一般我們這兒的孩子,五年級就離開了,因為面臨小升初的壓力。也有很多孩子堅持繼續學,我就跟他們說,功課一定要比原來還好,才能繼續學,否則家長會不放心。

  我常說,孩子狀態好的表現應該是他無所謂上課下課,因為他沉浸在棋局中。但那些大孩子到了快下課的時候,會特別緊張,因為他的鬧鐘要響了,他要趕下一門課,他的時間都是卡死的。

  有過一些可以走職業道路的好苗子。我跟家長說,如果孩子想繼續,就要有拿冠軍的決心。下棋不是一件能混飯吃的事情,要下苦功夫,耐得住寂寞。

  那個在外面吃冰激凌的男孩,我們平時發獎勵,他什麼玩具都不要,但江老師用什麼棋,他就想用什麼棋,江老師打什麼譜,他就想打什麼譜。我覺得這孩子值得一試。後來上海棋院也開始招收小孩,他就去了,結果沒過多久,因為學校的作業多得根本做不完,又趕上疫情,就只好停擺了。

  我覺得很可惜。像以前吳清源的師父瀨越憲作的年代,或者韓國棋手曹薰鉉和李昌鎬師徒流行的內弟子制度,找一個有天賦的孩子住在我家,跟著我學棋,在現在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時代確實不一樣了,對我而言,下圍棋可以解決我的生計,改變我的命運,為我帶來還不錯的收入。現在的家長可不這麼認為,前幾年我妻子芮乃偉拿了一個全國比賽的冠軍,有家長說,哎呀,獎金才20萬元啊。我們覺得20萬元已經很好了,但他們覺得太少了。

  所以我現在的心態是,孩子到了五年級,功課確實很忙,或者他出國了、搬家了,不能在我這裡學棋了,沒關係。只要他心裡還是很喜歡圍棋,我就會很開心。如果他在學習的時候,比如說背英文單詞時,能從以前下圍棋的經驗中悟出一些好用的方法,那也是我想要的效果。

  其實教小孩子對我來說很簡單,教棋的成就感都在後面。教得時間長了,經常有比我個頭還大的小伙子見到我,把我一把抱住,說江老師你帶過我——那真是桃李滿天下的感覺。

  (摘自微信公眾號「人物」,本刊節選)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20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