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主選單


正在瀏覽:   1 名訪客






高冷運動圍棋成熱賣單品 上海千家機構20萬棋童
#1
管理員
Benutzerinformationen

北京新浪網 04-07 07:24

4月5日

封面故事

圍棋培訓:高冷運動成熱賣單品

儘管現在學圍棋的孩子很多,但真正適合走職業圍棋道路的,或者說真正願意走這條道路的,其實還是很少很少。目前可以說是青少年圍棋的「金字塔底座」厚實了,但「塔尖」依然後繼乏力。

學圍棋的孩子們

記者 | 王煜 攝影 | 沈琳

每周上一次課,每次大約一小時;課堂上與同學對弈,聽老師分析棋局;家庭作業有時是書面分析棋譜,有時是上網找真人對戰,要求完成規定盤數,並且每盤要有質量不能敷衍,對弈記錄將成為接下來老師分析的對象……最早從幼兒園小班小朋友開始,這套流程成了許多上海棋童成長過程中的「標配」。

過去「全民學奧數」,現在圍棋培訓的火爆,似乎有與前者並駕齊驅甚至趕超的態勢。圍棋培訓,究竟有怎樣的魔力?它會一直火下去嗎?

千家機構、二十萬棋童

2019年3月底的一個周六上午,徐婷婷早早起來,開車把自己一對7歲的雙胞胎兒子從上海桃浦的家中送到10公里外的培訓機構去學圍棋。本來孩子是在離家比較近的機構學棋,但為了跟著更好的老師,她不惜每周陪著跑得更遠些。

同一時刻,位於上海嘉定與普陀交界處的國金體育中心已經湧入了幾百名參加圍棋考級考段的孩子,在這個周末的兩天里,全市還有另外一千多個小夥伴和他們經歷同類的考驗,他們不是「自學自練」,而是都在接受培訓。

無論中心城區還是市郊,滬上幾乎每一個商圈都有幾家青少年圍棋培訓機構的入駐。在點評網站以「圍棋」為關鍵詞搜索,上海區域內可以得到680多個機構結果,種類五花八門,有的是專門的圍棋培訓機構,有的是國學培訓中包含圍棋,有的把圍棋作為素質拓展培優或者藝術培訓中的項目;有連鎖機構,更多的則是一個個獨立的組織。

加上未被網站收錄而實際在開展培訓的小型「圍棋班」「圍棋教室」,業內人士推測,目前上海各類圍棋培訓機構總數已達千家級別。

「目前設立圍棋培訓機構的門檻是比較低的。」上海棋院副院長、上海圍棋隊主教練、上海市圍棋協會秘書長劉世振向《新民周刊》記者表示。

他說,棋院和協會方面目前並沒有對設立圍棋培訓機構進行准入資格認證。這意味著,理論上任何一個人不管會不會下圍棋,都可以用體育俱樂部或者教育培訓的名義註冊機構來開展圍棋教學;甚至完全不註冊機構,只要有學生來,在自己家裡都可以開一個圍棋教室。不過,劉世振介紹,如果得到上海市圍棋協會授牌的「上海市少兒圍棋培訓基地」或者上海市體育局授牌的「上海市青少年體育棋類精英培訓基地」,則比較能證明該機構的教學實力。

除此之外,他介紹,上海市圍棋協會正在實施「圍棋啟蒙教練員培養方案」,計劃用兩年時間分批次培訓總計200名圍棋啟蒙教練員和圍棋行業從業者。培訓不收取費用,但有入選標準並據此層層選拔:年齡18歲至45歲,大專以上學歷,教練員要求本身為業餘圍棋1段及以上水平;圍棋行業工作者則可以為「零基礎」,但需要有志於少兒圍棋教育。培訓會對學員的圍棋水平進行鑒定,並教授他們教學技術,最後進行考核,合格者將得到協會頒發的資格證,有機會被推薦到與上海市圍棋協會建立合作關係的學校及幼兒園開展圍棋普及工作。

旗下教練獲得上述認證,也是機構資質的一種證明。不過,劉世振估計,目前全上海實際開展教學的圍棋教練達2000人,其中獲得協會資格認證的只有數百人,這個缺口還很大。

滬上實力較強的圍棋培訓機構中,同雅堂已有十余年辦學經驗和15家分校、約3000名在校生。其創始人趙俊推測,目前上海學圍棋的孩子應該已達十萬級別,「而培訓機構整體良莠不齊,比較分散。」他透露,同雅堂的圍棋培訓以啟蒙普及為主要定位,這需要有規模效應,他的近期目標是把機構的總在校生數提升到一萬人的量級。

清一棋社是另外一家知名的機構。其教務老師吳凱告訴《新民周刊》記者,棋社目前幾家分校的總學生數在1000人左右,其定位更偏向於提高競技能力、培養高段位選手,對達到業餘5段的孩子收費比低段位孩子更低,甚至免費培養。

實際上,啟蒙普及與高端競技這兩種培訓的取向也在融合。例如同雅堂就在2018年引入了邱峻圍棋工作室,該工作室由現役職業九段棋手邱峻領銜,入學門檻和學費等都顯著高於一般的培訓機構。

因為考級考段的火爆,不少機構也以「輔導過級過段」為賣點。在劉世振看來,孩子學棋並不一定非要與考級考段挂鉤,但這種考核確實為鑒定棋力水平提供了重要參考;同時,「一家機構敢於以這方面宣傳,只要不是刻意造假,通常也證明其對自身師資有一定把握。」

由冷到熱,這波熱潮有點猛

對於徐婷婷而言,兩個孩子接觸到圍棋「純屬偶然」。她家庭里並沒有人下過圍棋,只是兩年前她帶著孩子去逛商場,經過一家培訓機構時隨意走進去看了看,沒想到兩個孩子當即表示有興趣,開啟了「棋童」之旅。她很快發現,學棋對提升孩子的數學思維非常有效,「兩年圍棋學下來,現在兩個孩子是幼兒園大班,接觸一些小學一年級的數學知識時,理解得很快。」

此外,她感到孩子在學棋的過程中開始有了初步的大局觀,懂得何時應該捨棄,「有舍才有得」;對待輸贏的心態也在一次次的比賽中變得更加成熟理性;對弈的實踐也讓他們更加明白諸如「聲東擊西」這類文字表達的含義。

除了以上的素質提升,許多父母送孩子去學圍棋的主要目的還有讓孩子能學會沉下心來、在棋盤前「坐得住」。通常這些期望在參加培訓后,都會有比較明顯的達成,因而家長願意持續讓孩子在此投入精力。

清一棋社的吳凱在該機構已經工作6年,他觀察發現,近年來本地學習圍棋的孩子明顯增加,而且起始年齡越來越小,啟蒙普及性質的培訓需求猛增。

事實上,圍棋對人素質和習慣的養成,千百年來一貫如此,為何近年來愈加受重視?

同雅堂創始人趙俊告訴《新民周刊》記者,十幾年前,上海的圍棋培訓市場還相當小眾、冷清,火起來也就是近四五年的事。他認為,這幾年的「國學熱」,是助推圍棋培訓的關鍵力量。「國學的『琴棋書畫』里,圍棋是做培訓比較容易盈利的,這刺激了一批人從事教練和開辦機構。」在上海市圍棋協會的官網文章里,提到「協會會員單位教練員薪酬指導標準為6000元-15000元/月」。

另外,上海建立了完善的業餘圍棋考級和考段制度,從零基礎的12級開始到1級,再升到段;從業餘1段往上,到絕大多數業餘棋手能達到的最高的5段,這樣循序漸進的水平認證,能激起初學者的興趣。家住上海浦東的白領李霞(化名)告訴記者:兒子在幼兒園大班開始學棋時,其實是被她和丈夫「強壓」著去的,因為丈夫是圍棋愛好者,知道下棋的好處,想培養他的興趣。沒想到兒子在幾年後逐級考上業餘1段之後,主動表達了繼續深入學棋的意願。

當然,級位段位證書也能成為孩子特長的證明,助力其升學,這也是不少家人對此充滿熱情的直接原因。不久之前,培訓機構學而思從之前只做線上圍棋培訓改為線上線下並舉,極具象徵意義。

非常重要的是,多名「棋童」孩子的家長和培訓從業者都提到,上海本是全國圍棋重鎮,基礎和傳統比較好,為國家培養了一批圍棋大師,榜樣的力量常常超乎人們想像。

而由新中國上海市首任市長陳毅於1960年11月提出的「國運衰、棋運衰;國運興、棋運興」的經典論斷,則是大環境因素的最好概括。他當時指出:「從歷史上看,唐太宗盛世,棋運興;趙匡胤和清乾隆統治時期,國運興旺,下棋也盛極一時。現在,我國結束了幾十年的混戰,和平發展,空前團結昌盛,文娛和棋類活動也會大大發展。」在將近60年後的今天,這樣的判斷更被有力地證實。

沒逃過為語數外讓路的命運

圍棋培訓空前繁榮,這是否能直接帶來上海的更多「少年高手」,推動圍棋專業水平的提升?趙俊並不這麼認為。他說,儘管現在學圍棋的孩子很多,但真正適合走職業圍棋道路的,或者說真正願意走這條道路的,其實還是很少很少。目前可以說是青少年圍棋的「金字塔底座」厚實了,但「塔尖」依然後繼乏力。

在這一點上,吳凱的基本觀點與趙俊一致。「家長送孩子學棋最積極的就是幼兒園階段,因為這段時間孩子沒有課業壓力,去上學科培訓又太早;而圍棋入門比較容易,學棋正好填補了這段空白。而孩子升入小學以及之後進入中學,不少家長的心態都會發生變化。」

徐婷婷的計劃正是這種變化的一個例子。兩個孩子今年秋天就要升入小學,她開始給他們加大了語數外等學科培訓的力度,圍棋培訓就從最初的一周兩次改成了一周一次。她說,小學之後是否還讓他們繼續學,要看看孩子們對學校課程的適應情況,如果課程需要花更多力氣,那麼圍棋就要暫停了。

李霞的兒子面臨的是小升初。為了準備升學,他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報名考段了,加上考段名額緊俏,想報時也不一定報得上。好不容易報上了剛剛3月底的考段,但他在上的為小升初準備的學科培訓班在同一時間段也安排了考試,並且老師強調「這次考試很重要」。李霞告訴兒子「要以小升初為重」;告知圍棋培訓老師時,老師儘管覺得非常可惜,但也支持李霞的決定,認為「當下肯定是升學更重要」。

除了時間比重的分配,圍棋培訓同樣時長的收費標準也通常只有學科培訓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實際上,這樣的現狀是把雙刃劍。儘管學業的壓力會造成一部分學棋孩子的流失,但「從屬地位」也讓圍棋培訓不至於變得和曾經的奧數培訓一般過於功利。

李霞告訴《新民周刊》記者,讓孩子去上那些學科培訓班多少有點「被逼無奈」,是大環境下的「被雞血」,而圍棋已經是孩子真正的興趣,在升學衝刺這幾個月過去后,她肯定會支持他繼續深入學習。

李霞對某些過於功利的圍棋培訓機構頗有微詞。她說,兒子的級位和段位都是一次次實打實考出來的,但他上過的第二家規模較大的培訓機構工作人員卻表達過「來這裏學棋,某級必過」的意思。「其實考過的都知道,低級位的水分本來就是比較高的,培訓機構還要再摻水,就真的沒意思了。」

她觀察發現,某些培訓機構組織孩子去國內外地或日韓等地打比賽時,附加了不少「遊學」項目,而且基本上是去參加比賽回來就能升級位,以此吸引家長掏錢參加。趙俊、吳凱也透露,有的機構為了「讓學生多留一會兒、多交學費」,甚至故意教得慢一些。

相比之下,校內的培訓更加純粹。應昌期圍棋學校是上海唯一以圍棋教育為特色的九年一貫制公辦學校,該校專職圍棋教師高傑介紹:學校在小學和初中的新生年級都開設了每周兩次的圍棋基礎必修課,這使得圍棋課在學生中達到100%覆蓋。除此之外,願意加入圍棋興趣班的學生可以參加每次2小時的拓展課;被選拔進入校隊的學生更是會接受每周三次每次2小時的訓練。除了校內的專職圍棋教師外,學校也會邀請校外名師來授課。校內培訓最大的優勢在於學生參與時間長,同時基本不會佔用他們的業餘時間。高傑說,學校自1999年成立以來,已經培養出了十余位職業棋手。

然而,校內培訓畢竟是少數,佔據圍棋培訓主要份額的仍然是校外培訓。想要把目前龐大的棋童轉化成真正意義上的「圍棋人口」,並不容易。


4/18 23:48
生成PDF文件 列印







可以查看文章。
不可發文。
不可回復。
不可編輯自己的文章。
不可刪除自己的文章。
不可發起投票調查。
不可在投票調查中投票。
不可上傳附件。
不可不經審核直接發文。
不可使用主題類別。
不可使用HTML語法。
不可使用簽名檔。

[高級搜索]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5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