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主選單


正在瀏覽:   1 名訪客






35年前中日兩國將掌聲和讚譽給予這部圍棋電影
#1
管理員
Benutzerinformationen

35年前中日兩國將掌聲和讚譽給予這部圍棋電影
一盘没有下完的棋 一盤沒有下完的棋

來源:城市圍棋聯賽公眾號

三十年前,咱們下的那盤棋,你還記得嗎?

幾次想忘掉,可心裡總惦記著它……

——《一盤沒有下完的棋》

40年前,中日邦交正常化剛剛實現不久,中日熱烈的文化交流如久旱逢甘霖,惠雨普降,滋潤著彼此的時代印記。

那時候中國引進了很多日本影片,如《追捕》、《望鄉》,以及稍後80年代引進的電視劇《血凝》等,中國老百姓第一次知道高倉健、栗原小卷、中野良子、山口百惠等大明星的名字,他們甚至成了當時中國青年男女的擇偶標準。

同時期給日本民間留下深刻印象的恐怕就是那股所向披靡、強勢登陸的「聶旋風」了,年輕的聶衛平接連戰勝日本數位「超一流棋手」,一時間國風大振。

可以說那時中日文化交流的「蜜月」期間,影視和圍棋是雙方最具代表性的標籤,所以1982年一部以圍棋文化為載體的電影《一盤沒有下完的棋》便應運而出,該片也是中日復交以後兩國共同編劇、共同導演、聯合演出、聯合攝制的第一部影片。

中方海报中方海報

本片描述了「江南棋王」況易山與日本圍棋高手鬆波麟作兩個圍棋家庭,在橫跨三十年的動盪歷史歲月中,所切身經歷的恩怨傷痛和滄桑變故。

我們先來大致回顧下這部經典影片的故事內容:

20 年 代

北洋時期,江南棋王況易山(孫道臨 飾)嗜棋如命,又為人孤傲,在一次軍閥壽宴棋會上,他在與軍閥的對弈中輕鬆獲勝,令軍閥顏面盡失。

從日本來的圍棋高手鬆波麟作(三國連太郎 飾)恰巧也受邀赴會,見識到況易山的棋藝。當晚他登門拜訪,與況準備對弈一盤,松波出手不同尋常,剛開始便落子在「天元」上,此時一班警察突然闖入抓走了況,他們正是那軍閥派來的,後來松波通過日本大使的出面,才將況救出,並提出想收況易山獨子阿明為徒,況未答應,而松波的歸期臨近,只好拜別後先行回國,那盤殘棋也沒有下完。

此後幾年,松波與況家保持著緊密的聯繫,對收阿明為徒的信念一直很強烈,況易山後幾經考慮變賣家產,決定將兒子送到日本學棋,以期獲得更高的成就,臨行時送給他一柄紙扇,上面寫著「奮飛」二字,囑其學好棋藝,日後振興祖國棋壇。

30 年 代

幾年後,況阿明(沈冠初 飾)已長成大人,在松波的悉心教導下,憑藉著過人的天資和後天勤學苦練,成為日本躥升速度最快的棋壇新星,而他與松波的女兒巴(紺野美沙子飾)也從青梅竹馬走到了互相愛慕,兩人婚後生有一女華林。

1937年日寇發動全面侵華戰爭,日本國內聒噪著濃厚的排華風潮,阿明時刻記著出國時父親對他的諄諄囑咐,他時刻帶著那把「奮飛」紙扇參加棋戰,最後獲得日本圍棋最高榮譽的「天聖位」。

日本軍部逼迫阿明加入日本國籍,阿明雖留日多年,但時刻警醒自己是個中國人,他在記者招待會上表達了自己堅定的信念,結果引起軍部大怒,將其暗殺。他的妻子巴受此打擊,在多重精神折磨下後來也瘋了。

在中國的況易山時刻掛念遠在日本的兒子,卻因戰爭消息斷絕,直到1941年他被日軍逮捕,見到了被強徵入伍的松波,追問阿明的下落,卻得到兒子已死的噩耗,日本軍官命其和自己對弈,況為保民族氣節,用日軍的武士刀將自己的手指剁掉,鮮血噴滿了棋盤,松波內疚不已。

50 年 代

飽受摧殘的況易山回道無錫老家,戰敗後回國回歸棋壇的松波帶著阿明和女兒的孩子華林來到中國,華林的手裡捧著父母的骨灰,松波下跪向況易山道歉,自責自己沒有保護好阿明,還將那把「奮飛」扇子拿出還給況,況看著扇面上血跡斑斑,雖已變色,但仍能想像兒子被打死時的情景,一時無語凝噎。

幾天後,況易山和松波參加完「中日圍棋友誼比賽」後,登上了長城,松波和況易山以天空為棋盤,口中說著,手上比劃著,繼續30年前那盤沒有下完的棋……

本片創作初衷是為了紀念中日邦交正常化10週年獻禮,早在1978年劇作家李洪洲、葛康兩位先生就以著名旅日圍棋大師吳清源為原型創作了劇本,後來中國電影藝術家趙丹帶團訪問日本時,曾倡議由中日雙方共同將這個劇本拍攝成電影,得到了日方的響應,1981年中日雙方的編導在原劇本基礎上又豐富了部分內容後,正式開機拍攝,並於1982年9月中日邦家正常化10週年之際公映。而該片編劇李洪洲是資深棋迷,曾獨自駕車從北京到杭州參加在杭州舉辦的2016-2017賽季城圍聯常規賽閉幕戰。

可以說這部影片是當時尚處在「蜜月期」的中日關係的重要見證,雖帶有較濃厚的主旋律和說教色彩,但高遠的立意、紮實的劇本、精湛的演技和蕩氣迴腸的故事內核,重現了時代悲劇推動個體命運沉浮的無力感和強烈的歷史氛圍,表達了中日兩國創作者正視歷史、呼喚和解的時代訴求。

日方海报 日方海報

圍棋在這裡是道具,是引子,是線索,是紐帶,是矛盾衝突的結合點,也是昇華主題的定海神針。

兩個家庭因為圍棋結緣,因為圍棋遭難,同時也因為圍棋和解,可以說在這裡,圍棋之一爭長短的作用一直都在,比如況易山不畏權貴,贏了軍閥;況阿明為了為祖國和自己爭氣,氣貫長虹地戰勝一眾日本棋手,獲得「天聖位」頭銜。

圍棋捨棄的哲思也在,當局面不利時要懂得「捨子」,但在本片裡把「捨」的哲思物化成人物的行為,比如況阿明不肯放棄國籍,毅然放棄唾手可得的「天聖位」;況易山為不與日寇合作,自斷手指,斷了自己以後下棋之路;阿明的妻子巴為了與丈夫共患難,寧可捨棄圍棋世家的榮耀、日本安逸的生活,甘願陪丈夫逃亡正處於戰火紛飛、亡國滅種邊緣的中國,在其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後仍念念不忘要回到中國,因為那裡丈夫的祖國。實際上正是這些「捨」卻最打動人心,催人淚下。

「爭」、「捨」是圍棋中必須要面對的兩種選擇,而影片編導將這兩種高深、玄奧的東方智慧哲思巧妙地融入人物的塑造中,達到了目的,完成了想法,使得本片情感支撐上不僅被家國情懷所充盈著,同時也具備了同類型題材所缺乏的思辨精神。當然演員們的精湛表演也功不可沒。

本片的演員陣容非常強大,可以說雲集了當時中日兩國頂級的演員班底,中方有孫道臨、沈冠初、黃宗英、沈丹萍等,日方則有三國連太郎、紺野美沙子、松板慶子等,其中孫道臨和三國連太郎皆為中日國寶級演員,紺野美沙子、松板慶子則是日本紅極一時的以美貌和演技並重著稱的女明星。

本片的中方導演為段吉順,日方導演為佐籐純彌。佐籐純彌是日本著名的左翼電影人,70年代末引進中國的日本影片中,如:《追捕》、《人證》等都是由他執導,80年代他還拍攝了著名作家井上靖名作《敦煌》,該片皆在中國取景。

本來該片況易山這個角色將由資歷更老的趙丹飾演,可惜開拍前已去世,便換成了同樣演技卓絕的孫道臨。遺憾的是,幾年前本片的兩大主演孫道臨、三國連太郎均已謝世。

三国连太郎剧照 三國連太郎劇照

本片於1983年獲第三屆中國電影金雞獎特別獎,文化部1982年優秀影片特別獎,加拿大第七屆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獎,日本國文部省優秀影片獎。在圍棋類影視作品中享譽深遠,如一壺陳年佳釀,芳香馥郁,醇厚悠悠,歷久彌新。

在今年《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週年之際,回顧這部經典圍棋題材電影,也可讓我們重新認識圍棋在中日這兩個一衣帶水、有著複雜歷史糾葛和現實矛盾衝突的鄰居間,所起到的文化交流和彌合緩衝作用,更加理解圍棋的宏觀文化意義。

(責編:樊璐璐)

11/15 18:35
生成PDF文件 列印







可以查看文章。
不可發文。
不可回復。
不可編輯自己的文章。
不可刪除自己的文章。
不可發起投票調查。
不可在投票調查中投票。
不可上傳附件。
不可不經審核直接發文。
不可使用主題類別。
不可使用HTML語法。
不可使用簽名檔。

[高級搜索]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5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