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主選單


正在瀏覽:   1 名訪客






專職棋手收入調查 打業餘比賽收入不如白領 (中國大陸)
#1
管理員
Benutzerinformationen

專職棋手收入調查 打業餘比賽收入不如白領

2015年10月16日12:59    新浪體育 
强如业余天王马天放 收入也不及外企白领強如業餘天王馬天放 收入也不及外企白領

新浪體育訊  中國圍棋專職棋手收入調查——業餘篇

前些天的智運會比賽中,業餘天王白寶祥在正式對局中連克世界冠軍唐韋星九段和抗韓英雄胡耀宇八段,再次在棋界掀起一場職業業餘分界的爭論。除許 多棋迷對業餘棋手的水平見長歡呼雀躍喜形於色外,也有些人舊事重提,大唱「假業餘,真職業」「棋界管理疏漏致業餘大鱷狂捲獎金」等似也理直氣壯的反調。

這些流傳在國內各大圍棋論壇的陳詞濫調絕非一朝一夕之事。早在業餘四天王之一的王琛「月入22萬成棋界新『吸金王』」的新聞曝光時,大量的社會關注就開始聚焦於業餘棋界的幾項重大杯賽。自古以來,以訛傳訛就是中國特色現象,棋界自然也不會例外;數年過去,竟然有越來越多的普通棋迷開始相信「頂尖業餘棋手收入遠超職業棋手」,他們真的以為四大天王和他們所代表的業餘棋手們都過著酒池肉林、紙醉金迷的生活。更有甚者,筆者週遭的一位企業家朋友竟然真的在這樣那樣的誤導中最終放棄了贊助一項全國性業餘棋戰的打算,並這樣告訴筆者:「我的錢拿去給這些業餘大亨開『分錢大會』,沒意義」

從筆者親身的比賽經歷來看,這些不知何處得來的結論顯然荒謬至極。空口無憑,筆者將在本文中完整地統計2014年全國各大業餘比賽的獎金情況和座次排名,並用最簡單但也最科學的辦法,給大家一個中國業餘棋手生存現狀的最直觀認識。

同時,筆者也希望諸君為漫天江湖流言肆意捉弄之時,能以更客觀和實事求是的眼光去得到真正能令自己信服的結論。不盲從,不跟風,在才是一名受圍棋熏陶多年的棋手應該擁有的珍貴品質。

在開始本文的研究之前,筆者想對本文標題中的「專職」概念進行一個清晰的劃分。正如前文所言,傳統意義上的職業、業餘之區別,已經不能很好地描 述一位棋手的生活狀態了。在職業棋手的隊伍中,有不少已經離開了一線競技,轉而從事教學、研究甚至與圍棋毫無關係的工作;而在業餘棋手的範疇中,也有大量 的棋手堅持著形式各異、但不論從質量還是質量上看都不遜於職業棋手的訓練量和比賽量。因此,本文中出現的「專職棋手」,被筆者定義為:將圍棋作為主要職業,以比賽獎金為主要收入來源的棋手。放在本文的研究範圍——業餘棋界看,這樣的「專職棋手」正是以往傳言中收四海獎金入囊中的業餘土豪們,本文的研究也能更好地展示這些所謂的「職業的業餘棋手」最真實的生存狀態。

全國業餘比賽琳琅滿目大小不一,但獎金真正能達到養活參賽棋手標準的,卻是寥寥。在本文的研究中,筆者收集了2014年全國30多個業餘圍棋比 賽的相關數據,並以[冠軍獎金]、[比賽規模]、[申報業餘6段數]和[是否計入全國業餘圍棋等級分]等重要指標為臨界標準,最終選出了包括晚報杯、黃河 杯此類傳統賽事和陳毅杯、豐城杯這些今年出現但影響力甚廣的新興賽事在內的共20項全國性業餘大賽作為參與本文研究討論的主要數據。

首先,請諸君對這20項比賽的冠軍獎金有一個清晰的認識。如下圖:

 

由上圖可以看出,這20項比賽規模不一,冠軍獎金從10k至120k不等。以其中冠軍獎金最高的陳毅杯為例,筆者將其和同年職業棋界中具有代表性的幾項大賽進行一個簡單的比較。如下圖,

 

由上圖可以明顯看出,哪怕是跟職業棋界最受人詬病的高榮譽低獎金」的名人戰相比,業餘棋界獎金最高的陳毅杯的差距依然明顯,跟其他主流的職業棋戰相比,更是相形見絀。圖中數據都是稅前獎金,職業棋手稅後拿到的獎金比例顯著低於業餘棋手的80%,但這依然不影響業餘棋戰冠軍獎金遠低於職業棋戰的結論。

當然,賽事多、賽程短一直也是業餘棋戰的優勢之一。如能少食多餐,大量參賽,是否也能獲得比較可觀的獎金呢?為解答上述問題,筆者分析了這20個比賽的冠軍得主的身份,以餅圖的形式直觀地告訴諸位:究竟哪些棋手有可能拿到全國冠軍。如下圖,

 

佔據圖中半數以上的是有中國業餘圍棋「四大天王」之稱的白寶祥、胡煜清、馬天放和王琛的組合。另外佔據半壁江山的是衝段少年系列,其中有接近半 數的冠軍獲得者在14、15年的定段賽中已經脫穎而出並最終成為了職業棋手,另有接近半數的棋手在定段賽中的成績已近龍門,且在15年的各大業餘賽事中取 得了更加統治性的成績。

讓我們用悲壯和崇敬的眼光看向餅圖中碩果僅存的「其他」一欄。10%的比重意味著有兩位棋手突破重重大山的障礙並最終在比賽中奪魁,他們是:

張博7段——國學杯(獎金80k)

孟繁雄6段——琅琊杯(獎金10k)

不必多做介紹,相信對中國圍棋發展有所瞭解的讀者一定不會對縱橫網絡、叱吒風雲的孟繁雄6段感到陌生。而張博7段在最終轉型成為圍棋教練之前,在國內的衝段少年中的地位,絕不會比四大天王遜色多少。

用單個數據來片面估計整體樣本一定是不科學和帶有偏見的。從統計數據可以看到,雖然業餘大賽數量比較充分且冠軍獎金也比較客觀,但真正有實力染指的,其實也不過就是那幾個人。四大天王每年的收入或許富足,但用僅僅4個人就要涵蓋整個業餘圍棋的生存現狀,筆者認為是有失偏頗的。當然,四大天王每年是不是就一定如許多人所想的那樣賺到盆滿缽滿,我們在後文中也會有討論,在此不做贅述。

既然我們已經清楚地認識到我們報名參加全國業餘大賽很有可能拿不到冠軍,那麼就必須對整個比賽的獎金分配進行相應的瞭解。除開冠軍獎金,各比賽的人均獎金數目如何呢?請看下圖,

 

筆者由圖中數據快速地發現一個明顯的發展趨勢,即:隨著參賽人數的增加,各大比賽的人均獎金顯著降低。這其實很好理解:這些比賽後半段名次的棋手基本不會有任何獎金上的收入,因此不論參賽人數眾寡,總獎金池恆定;參賽人數越多,每位參賽棋手能分到的人均獎金當然就更少了。

大量比賽的人均獎金都保持在2k以內,但是有2項比賽在這次對決中光榮勝出,它們是陳毅杯和海陵島杯。如下圖,

僅看上圖,這兩項比賽似乎正是前文提到的所謂「分錢大會」,但事實卻並非如此。諸君看到圖中杯賽名字後面的*號了嗎?這是筆者用於標注有特殊參賽限制要求的比賽標記。

人均獎金冠絕全國的陳毅杯,作為目前國內規模最大、獎金最高的比賽,同時擁有著最為漫長的賽程。從14年2月開始進行殘酷的網絡單淘汰預選賽開 始,到5月進行的線下複賽決出32強,再到年末進行的多輪次單敗淘汰和番戰決賽,高強度的對局將貫穿整個2014年。另外需要補充的是,陳毅杯的獎金範圍 只有前八名;這意味著如果你沒有走到決賽第三輪,那麼你一整年的努力,將付諸東流。

而不被許多人知曉的海陵島杯,同樣擁有冗長到令人幾乎要放棄希望的漫漫網選路。同時,比賽特有的「28週歲以下棋手禁止參賽」的相關規定,使得許多有實力的棋手望而卻步。

總之,陳毅杯和海陵島杯的人均獎金雖然可觀,可絕非是每個走在業餘棋界頂端的高手都能觸及的。至於其他的比賽,數字會更加慘淡。

生存是殘酷的,以比賽獎金為生的棋手們更是如此。在人均獎金如此低迷之時,還有更加嚴峻的挑戰等待著他們——在全國範圍內參加 比賽,是有相當程度的成本或開銷的。這些花費主要集中在兩方面:參加比賽的食宿費以及來回旅途的旅費,而這對於參賽頻繁的業餘專職棋手們來說,則是更加沉 重的負擔。

筆者統計了前述20項比賽的報名費和食宿費(其中有的比賽為統一一次性收取,其餘的比賽按天數取日均消費額計算),並加權到了前面出現過的人均獎金表中,那麼這些比賽的人均淨收入情況則如下圖,

其中,豪門賽事陳毅杯依然獨佔鰲頭,而傳統業餘大賽黃河杯因其不限制最小參賽年齡而逐漸為衝段少年所壟斷的殘酷現實使其排名榜尾。

由於陳毅杯和海陵島杯的人均淨收入顯著高於國內其他賽事(原因已在前文詳述),筆者剔除了這兩個比賽的數據,細化了縱坐標的刻度值,使諸君能對國內各賽事的人均收入能有更加直觀的瞭解。如下圖,

由上圖可以清楚看到,在國內18項大型賽事中,僅有4項比賽的人均收入為正,其餘比賽的人均收入均為負數,這意味著:在一位地方性業餘高手還未具有統治級實力之前,他參加國內絕大多數業餘大賽,最終都是要賠錢的。

在此,筆者需要特別指出的是:除青島出版杯、景東陶瓷杯和懷安杯等少數幾個比賽要求參賽棋手最低段位為業餘4段外,其餘比賽的最低參賽要求都為業餘5段。這意味著為本文數據做出貢獻的全國各位參賽棋手並非濫竽充數,基本都為各地方業餘棋界的翹楚和頂樑柱。為進一步證實此結論,筆者將為大家提供一組一目瞭然的數據:

為筆者選中的「標籤棋手」,個個都是全國最知名的頂尖業餘高手,他們在14年許多比賽中的突出戰績也證明了他們在國內幾無對手的卓絕實力。然 而,他們在參加其他某些比賽的成績顯然就不太理想了,上圖就是個人失常成績和正常成績的直接對比。(需要說明的是,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很多,筆者僅僅選擇 了可能更為初級棋迷熟知的幾位業6業7知名棋手)這當然有可能是因為個人狀態的起伏,不過此類現象的頻繁發生,也必能證明各大比賽的主要競爭區間,絕非前 幾名那麼狹隘。換句話講,這些比賽的大幾十名甚至一百餘名,那些在本文獎金相關研究中不幸充當分母角色的棋手,或許藏著無數位超級大神呢~對此依然存疑的 讀者,請自行查閱整個2014年各大比賽的最終名次表,筆者保證你會驚喜連連,直歎不虛此行。

除去食宿費用,旅費也是不可忽略的重大開支。在綠皮車日漸退出歷史舞台的今天,高鐵和飛機已經逐漸成為棋手出行參賽的主要交通工具。回望上文人均收入的慘淡數據,筆者已經不忍再往圖中扣去如此一筆巨額開銷;旅費的問題,將於後文再行討論。

對棋界比賽稍有瞭解的讀者就會知道,雖然筆者前文所做為參賽棋手整體的人均收入,但在現實情形中,只有排名很靠前的棋手才有可能獲得獎金。下圖為各杯賽比賽規模和獎金規模之間的鮮明對比,

除三亞杯、中軟杯和豐城杯稍顯人性外,其他賽事的比賽規模和獎金規模比只能用「無情」來形容。(需要說明的 是,前述三個比賽雖然獎金規模達到前50名,但如果棋手不能拿到前16甚至更高的成績,拿到的獎金基本都不超過0.5k,這樣的獎金可能用「安慰獎」來形 容更為貼切。不過至少,安慰獎比其他杯賽的什麼都沒有獎,還是令人贊許多了)。利用上圖比例和各名次對應獎金進行加權平均,筆者發現:只有當一位棋手能進 入一項比賽的16強,才能基本保證收支平衡。下圖為各賽扣除了食宿費(未扣除旅費)後的16強人均淨收入對比,

筆者欣慰地看到,棋手的人均收入終於開始變得可觀了起來,其中陳毅杯的人均收入,居然歷史性地突破了一萬大關!然而殘存的理性使筆者再次審視了自己的數據,才發現冠軍獎金大大影響了上圖中的數據。這其實也很好理解——比賽贊助商為最大化宣傳作用,勢必會將冠軍獎金盡可能拔高以獲得更多的社會關注;至於2-16名棋手的獎金,在相較之下則顯得遠沒有那麼重要。

在這樣的現實下,筆者剔除了各比賽的冠軍獎金,於是有了下圖,

如前文所述,冠軍獎金雖然美好,但整個2014年能獲此殊榮的棋手,加起來也不過數位。剔除了冠軍獎金的16強人均淨收入,才是一位非四大天王的頂尖棋手在各項比賽中能夠得到收入的最客觀指標。

雖與冠軍相去甚遠,但16強也絕非人人都可觸及。接下來,筆者統計了所有比賽的16強名單,於是有了以下分佈,

不知諸君作何感想,但當筆者看到業餘棋界的半數江山為各道場的衝段少年壟斷之時,心中不知何故竟浮現悲涼之感。僧多粥少的業餘 棋界資源本就極為有限,在逐年被各地衝段少年步步蠶食後更加舉步維艱;而在這樣嚴酷的大背景下,竟然還為如此多棋迷質詢「何不食肉糜」,其間甘苦,唯有自 知。

請容許筆者進一步細分上圖的三大塊組成,

註:圖中概念釋義

頂尖衝段少年未成年,14/15年定段賽本賽前50,業餘6段以上,至少獲得過1次全國業餘大賽前3

衝段少年:未成年,14/15年定段賽本賽前100,業餘6段以上,至少獲得過1次全國業餘大賽前12

需要特別說明的是,似乎被浪潮般的衝段少年和山嶽般的四大天王壓制了風頭的業餘6段和業餘7段絕非四五十歲的中年大叔,他們個個都是中國業餘圍棋的最頂尖精英,請容許筆者用最簡單的名錄來向他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圖中業餘7段包含且不限於:張博,唐崇哲,趙威,李天罡,孫宜國,韓啟宇,付利,李岱春

圖中業餘6段包含且不限於:康銳,趙炎,陳翰,馮毅, 盧寧,周祥,於天,魯毅,金崟,邵光,李旭,王慶,李聰,曹汝旭,孟繁雄,黃星燦,葉凌雲,李曉龍,楊文凱,華文翔,蘇廣悅,冼建輝,張雨涵,龔昊然,何 天凝,聶峰林,王一喆,李培倫,彭鴻禮,嚴建剛,包家恩,焦松巖,柳仁樹(韓),莫玉樹

(以上名錄為筆者不嚴謹隨機排列。如有疏漏,還望海涵)

請諸位讀者花一分鐘的時間簡單對上述名錄進行簡單搜尋,看看為棋迷耳熟能詳的傳統大亨和新晉豪強有多少。不客氣地講,裡面的哪一位棋手,不是熟知業餘棋界的筆者如雷貫耳的名字?如讀者對其中的哪一位棋手不太熟悉,歡迎私信筆者,筆者會很樂意轉發一份該棋手的輝煌履歷。

最後,請跟隨筆者將目光轉向餅圖中狹窄到無所適從的業餘5段部分。筆者一直認為,一名業餘5段棋手能拿到全國性業餘大賽的16強,已經是上蒼對 其最大的褒獎。已經慘淡經營的8.7%並不是這個殘酷現實的全部——在這本就寒酸至極的8.7%中,還有超過八成的數據來自具有顯著地區限制和年齡限制的 香芒杯、琅琊杯和海陵島杯。

綜合上述,我們可以清楚地知道:不談冠軍,哪怕是全國任意業餘大賽的16強,已是一個深不可測的驕傲頭銜

基本情況分析到這裡,想必諸位已經對國內業餘大賽的情況有了最基本的認識。接下來,請讓筆者做出本文最重要、也是最膽大妄為的設想:

假設在2013年12月31日晚,筆者路遇世外高人,獲贈一枚耗時10年、由中科院腦神經研究所最高研究小組開發的「超級漲棋丹」。服下這枚靈 丹妙藥後,筆者各方面的棋力瞬間大漲,直逼四大天王。按耐不住內心激動的筆者立時服下此丹,瞬間化身最頂尖的業餘高手,從此有了和四大天王叫板的超級棋 力。之後,筆者開始大量參加國內各項業餘賽事,雖不能在與四大天王和小職業棋手抗衡的光榮戰鬥中佔盡上風,卻依靠丹藥給予的過硬實力,保證在參加的每一項賽事中全部進入16強。自此,筆者成功化身業餘棋界超人,江湖人稱[筆者+]。(後文統一用此稱號代替)

同時,這枚神奇丹藥不光能大幅提升棋力,還能提高服用者其他方面的各項能力。這使得[筆者+]能完美安排國內20項業餘大賽的參賽時間保證毫無疏漏,同時擁有完美的體力以支撐全部比賽的漫長賽程。

為證明上述假設的不切實際性,筆者統計了業餘棋界最頂尖代表——四大天王的相關數據,如下圖,

由圖可以看出,哪怕四大天王都擁有相對穩定的進軍16強的實力,但時間和體能的限制,使得哪怕貴為業餘棋界「F4」的他們,也不能包攬全部業餘賽事的16強。四大天王尚且如此,實力稍遜他們的其他頂尖業餘棋手則更加不可能完成這個恐怖的任務。因此,筆者的假設,顯然遠遠超出了一名業餘棋手現實能力的極限。

那麼,就算筆者的假設能夠無條件成立,[筆者+]這位超神在2014年全年究竟能收穫多少獎金呢?在前文的數據支撐下,這個計算顯得尤為簡單 ——只需要將各項賽事16強人均淨收入相加——86.2k。扣去參加這20項比賽的旅費(筆者假定其中有12次比賽普通火車來回,5次比賽高鐵動車來 回,3次比賽飛機來回;取全國普通列車、高鐵動車和飛機的平均票價,可得旅費總和;詳細的計算過程在此略去)21.4k,[筆者+]在全年可以獲得的獎金 為86.2k-21.4k=64.8k。

這筆獎金收入已經遠遠超越了絕大多數其他頂尖業餘棋手,但這顯然不能令[筆者+]滿足。在業餘棋界闖出名聲的[筆者+]逐漸開始受到各種講棋邀 約,旺盛精力的[筆者+]將其全部收入囊中;綜合加權參加比賽的時間,[筆者+]平均每週有2小時的小課時間;按照國內標準行情0.15k/h計算,[筆 者+]全年可以拿到0.15*2*52=15.6k課時報酬。

不光在現實比賽裡披荊斬棘,依靠近乎無限精力的[筆者+]在網上各大高獎金比賽中也一定要大展身手。雖因頂尖職業棋手的加入,弈城的排行賽和東 洋杯賽獎金無從染指;但在職業競爭程度稍低的新浪、棋魂和野狐圍棋平台上,[筆者+]依靠零失誤的完美表現,保證在全年每一次的新浪月排行賽中打入八強, 在職業如雲的野狐月排行賽中全部打入12強,在競爭稍遜的棋魂月排行賽中全部打入前三。如此一來,[筆者+]全年在網賽中收穫的獎金同樣客觀—— 63.4k。

雖精力無限,但一年365天的客觀規律依然存在,[筆者+]一年內的其他時間所剩無幾。那麼,其一整年的收入就有了明確的數字:64.8+15.6+63.4=143.8k。

143.8k究竟是個什麼樣的概念呢?筆者再次假定:擁有如此卓絕戰績的棋手,目前基本聚集在北京、上海兩個城市中。下圖為以北京為例的收入對比,

乍看上去,北京市平均工資明顯低於[筆者+]的年收入,但稍作思考就會明白:前者的數據統計中,包含著大量工廠職工、環衛工人等收入水平明顯更低的不具對比性的職業。在剔除了這些職業的干擾後,二者的對比如下,

非私營單位,意即傳統意義上的公務員和事業單位的統稱;而這二者的收入重心,顯然不在圖表中的白色收入上。業餘棋界霸主[筆者+]這透明到清澈見底的143.8k年收入已經難言高薪,公務員和事業單位員工的各種福利和灰色收入足以彌補二者紙面上的收入差距。

再看行業內部的收入,下圖為文化體育產業內的收入對比,

圖表明了地告訴我們:文化體育產業中,中層及以上管理人員的平均工資已經基本與[筆者+]持平,而與公務員和事業單位同樣客觀的福利和灰色收入則遠遠超出白色收入的正常比較。

如果將收入比較放在行業間,則差距會更加明顯。如下圖,

北京市所有上市公司員工的平均收入已經遠遠超過了[筆者+],而近年始終炙手可熱的金融行業平均收入則高出更多。

通過以上數據,筆者得出結論:

[筆者+]的年收入比北京市公務員和事業單位從業人員高出近三成,但後者的福利和灰色收入將使天平毫不猶豫向其傾斜。同時,[筆者+]與文化體 育產業內中層及以上員工的平均收入大致持平,同樣的福利和灰色收入問題使得二者的實際收入差距更為明顯。[筆者+]的年收入遠遠低於金融行業的普通員工平 均值。

上述結論是由官方數據統計分析推導得出的。在本部分的最後,筆者將使用2012年筆者親身實習的兩家企業的真實收入數據與[筆者+]做最後的對比,如下圖,

筆者本科實習的企業都不是各自行業內最頂尖的企業。毋需多言,差距自現。[筆者+]的奮鬥之旅,才剛剛開始。

或許諸君會認為雖說[筆者+]的收入相較於某些企業而言相形見絀,但14萬的年收入在國內也算小中產階級了。那麼,請隨筆者來探索收入問題的另一個方面——時間投入。

在整個2014年中,[筆者+]需要全勤前文中提到的20項業餘大賽,所需時間如下,

除此之外,[筆者+]還需要堅持每週一次的小課教授,以及在每一個對弈平台的每一次月排行賽中斬獲佳績。進行一個簡單的匯總,其一年所需時間如下,

筆者覺得有必要對圖表中的數據做簡單的說明:

  1. 比賽日、旅程日、小課日、網賽日和訓練日是按職能劃分的,彼此可以重疊;
  2. 有大賽參賽經歷的讀者應該會瞭解業餘比賽的日程安排。筆者按目前公認最寬鬆的賽制安排方法進行計算——每日3盤棋;每盤棋雙方1小時15分,加上 各輪次間間隔的半小時,共計3小時;對局狀態極為緊張激烈,遠超世界公認的工作小時數統計標準,按1.5倍計算;為保持競技狀態,比賽日每晚有2小時的記 譜、復盤、研究時間;因此比賽日每日工作小時數=3*3*1.5+0.5+2 =15.5小時。比賽天數則由前文的統計數據得出。
  3. 旅途絕不等於休息,相信有過旅遊經驗的讀者一定會瞭解。來回奔波20*2天,每天按8小時工作計算。這對於需要時刻保持最佳競技狀態的[筆者+]來說,顯然不是件容易的事。
  4. 參與獎金統計的網賽包括12次新浪月排行、12次野狐月排行和10次棋魂月排行。由於[筆者+]戰績出眾獎金拔群,平均按每個比賽下5輪計算(經常觀看相關月排行賽的讀者就會知道這個估計是多麼保守);因此網賽日的天數=(12+12+10)*5=170天。
  5. 為時刻保證最佳競技狀態,[筆者+]需要在沒有比賽的日子裡每日保持至少1小時的訓練量,訓練內容包括打譜、復盤、死活和網練等眾多方面。作為有 幸親身觀察過四大天王之首——馬天放日常作息的筆者,深刻意識到:想要時刻保持王者級的競技狀態,每日1小時的估計是多麼淺薄和狂妄。

那麼每年2908.5小時這個數據是個什麼概念呢?下圖可以給諸君一個最清晰的認識,

受萬人敬仰的淘金狂人[筆者+],每年工作小時數竟然遠遠超過了世界特殊行業標準。特殊行業在中國被定義為醫生、律師等需要額外超長工作時間的 職業,並在相關文件中明文指出特殊行業的從業人員應該享受額外的工時報酬。然而,超過世界最高標準近400小時的[筆者+]呢?

最後,筆者對[筆者+]一年的正式對局數進行一個簡單的統計,如下表:

圖表數據解釋:

  1. 正式比賽對局數為20項比賽輪次之和。
  2. 網賽對局數為三項月排行賽所需對局數。
  3. 加權一欄為對局重要程度和專注程度的衡量標準。正式比賽對局最重要,權重為1,與國內其他組織的統計標準一致;網賽涉及高額獎金,重要性和專注性次之,保守估計權重0.3;網絡預選對局相對最不重要,保守估計權重0.2

每年正式對局279,這個數字又意味著什麼呢?筆者用國內唯一權威雜誌《圍棋天地》統計的2014年中日韓台職業棋手對局量進行一個簡單的對比,如下圖,

註:馬天放的對局量數據為筆者向其本人確認而得。

需要特別說明的是,上圖中筆者選取的棋手已經是中、日、韓、台灣地區每年對局量最多的職業棋手了(時越為中國大陸第二,第一為唐韋星的72 局),但他們的對局量在[筆者+]驚人的279局面前顯得無足輕重。而素有「圍棋狂人」之稱的馬天放7段,全年正式對局也不過209局——[筆者+]的全 年對局量,則更顯龐大。

由上述圖表和相關數據可以得到結論:哪怕一名棋手奮鬥到[筆者+]那樣的地步,在每年需要付出近3000小時的工作時間、完成比馬天放還要多70局的正式對局量後,也只能獲得一個甚至不及外企普通員工的收入。

現在,還有讀者堅持認為中國業餘棋手過著「自由」、「輕鬆」、「富足」的生活嗎?

既然現狀並非大家所想那般樂觀,那麼業餘圍棋的從業者是否應該考慮作出哪怕是一點點積極的改變,而非一味歌舞昇平地掩耳盜鈴呢?在本文的最後,筆者想根據前文提供的相關數據,對業餘棋界今後的發展提出以下建議:

  1. 從領導層到民間組織,全方位加大中國圍棋對業餘棋界的關注。

相較於職業棋界司空見慣的長槍短炮,業餘棋界在許多年來一直極度缺乏主流媒體的關注。

數據是反映關注的最好標準。以本文為例,筆者在收集相關數據時遇到的困難,是在以往文章創作中從未遇到過的。全年成績一騎絕塵的馬天放7段的 2014年對局總數,筆者在找遍圈內各大媒體機構後竟一無所獲,最後還是通過微信向其本人問詢,方才得到準確數字。業餘棋界數據統計環境之惡劣,可見一 斑。

另外,中國棋院對業餘比賽的辦賽態度始終曖昧,這也直接限制了業餘棋界的發展;早年的「業餘冠軍獎金不能比職業還高」的神奇論調,就如「業餘不 能有9段,否則便和職業九段平起平坐」一般滑稽和荒誕。近年來,中國棋院逐步放寬了對全國各地辦業餘大賽的限制,這是一個極好的趨勢,也一定會引來更多社 會資源的傾斜。

在這裡,筆者衷心希望那些真正有意贊助圍棋比賽的企業家們,能多關注業餘棋界的發展,這對棋界和企業雙方來講都無疑是雙贏之舉——在職業棋戰百花齊放的同時,業餘棋界至今都還沒有一項真正能夠引領全國的大型業餘賽事。(陳毅杯是目前最大,但嚴格的參賽限制和冗長的選拔賽程使真正能夠參與到比賽中的棋手寥寥)因此,業餘棋界或許才是企業真正實現社會價值、擴大社會影響的處女寶地。

  1. 平衡業餘比賽冠軍和總獎金的分配比例。

誠如前文所述,目前國內許多業餘大賽的冠軍獎金,甚至要超過其餘名次獎金的總和。這種現象顯然違背了體育精神和基本社會規律,而這也是國內業餘棋界現狀遠差於表象的最直接因素。

相較於職業大賽的生死相搏,業餘棋界的賽制不應該輕鬆、自由得多嗎?興趣、快樂和參與,不應該是業餘比賽的最終宗旨嗎?因此,筆者希望在之後的業餘比賽中,能出現更多像海陵島杯這樣真正為所有參賽棋手考慮的優秀範例——不論是獎金規模的擴大使基本所有參賽棋手都能有所斬獲,或是增加各種趣味獎項的頒發和獎勵力度,或是乾脆免除參賽棋手本就微薄的食宿費用——換位思考,使每一位參賽棋手都能體會到辦賽者的體貼和溫馨,也才能使企業的贊助起到最大程度的效用。

  1. 擴展業餘棋手就業面,從根本上解決業餘棋手的低收入問題。

國內絕大多數業餘棋手都有自己的主業,這是不爭的事實。而這個事實一方面確實能夠體現業餘棋手「業餘」的本質;但從另一方面看,這也凸顯了業餘棋手迫於生計另辟活路的無奈。在之前的許多文章中,筆者都始終呼籲社會加大對衝段失敗少年群體的關注,而今天的數據表明:他們真的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好吧,或許「水深火熱」這樣激烈的詞彙用以形容他們的生活質量有失偏頗,他們中的許多人比國內絕大多數工人或農民活的更好,但這就夠了嗎?筆者真的認為:以他們在圍棋界的實力和地位,以他們對圍棋的付出和熱愛,遠配得上比今天好得多的生存環境。

業餘棋手能做的事情,其實真的很多,只是我們始終缺少業內人士真正用心的思考和探索。

當前文的問題還未解決,當單靠獎金已經無法養活自己,今天的業餘棋手便只剩下了圍棋老師這一條出路。筆者想問的是:中國棋界不需要數據庫嗎?不需要全國各地的調研員嗎?不需要面向社會公眾的、基層一線的普及者嗎?不需要當地棋迷協會和相關機構的聯絡員嗎?不需要擁有豐富參賽經驗的比賽組織者嗎?不需要走近社區、走近企業、走近校園的志願者嗎?倉 促之間,筆者也不能考慮到更多;但作為擁有如此多優秀品質的棋手,難道不可能在社會的更多維度拓展出新的生路嗎?就今天的業餘棋界而言,上述願景只是空 談;但正如中國傳統文化所講的「一筆不成龍,一鍬不出井」那樣——只有依靠每一位圍棋從業者的重視、開發和不斷挖掘,出路才可能有真正拓寬的一天。

在本文的最後,請容許筆者再次重申——中國業餘棋手的生存現狀不容樂觀。

請真正在意中國圍棋的人——請關注,請思考,請努力,請貢獻。

(公孫青陽)


2015/10/16 19:34
生成PDF文件 列印







可以查看文章。
不可發文。
不可回復。
不可編輯自己的文章。
不可刪除自己的文章。
不可發起投票調查。
不可在投票調查中投票。
不可上傳附件。
不可不經審核直接發文。
不可使用主題類別。
不可使用HTML語法。
不可使用簽名檔。

[高級搜索]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5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