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主選單


正在瀏覽:   1 名訪客






他山之石可攻玉 — 由圍棋角度剖析中國「勢」的戰略概念
#1
管理員
Benutzerinformationen


Learning From 他山之石可攻玉 — 由圍棋角度剖析中國「勢」的戰略概念the Stones: A Go Approach to Mastering China's Strategic Concept, Shi

作者:Dr. David Lai(雷霆博士)


提要
許多美國政治和軍事領袖承認中國與美國在戰略思維和國際運作方面有著相當的差異,也多半研讀過《孫子兵法》,能夠背誦這位中國古代戰略大師的名言:「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然而,卻鮮少有人真正瞭解美中戰略思維差異的精義所在。本文作者介紹一種瞭解中國文化中不同戰略思維與互動的新方式 — 學習中國的圍棋。圍棋是一種生動反映中國哲學、文化、戰略思維、軍事戰役、戰術與外交運作的藝術。作者亦闡釋圍棋與《孫子兵法》所述戰略概念間明顯的關連。作者認為,美國領袖只要對圍棋稍有認識,將在瞭解中國戰爭與外交方式方面,有長足的進展。此文英文全文最初由美國陸軍戰爭學院戰略研究所作為專著出版(2004 年 5 月),譯文經作者同意後縮減。

The game of Go

美中安全審查委員會於 2002 年 7 月向國會提出報告,指稱「中國在戰略思維與軍事運籌方面,與美國有顯著不同,由此凸顯出更審慎研究此種差異之必要性。」報告同時警告道:「由於兩國在思考與運籌上的重大差異,因此發生誤判形勢、錯誤傳達與誤解意圖的可能性甚高,美國決策官員與國會必須更加注意此種情況。」1

無獨有偶,美國國防部也在 2002 年 7 月公佈當年度《中國軍力評估報告》。五角大樓的這份報告呼籲美國應注意其對中國戰略思維方面瞭解的種種不足。該報告特別提出所謂「勢」(shi)的概念,稱中國正運用此戰略思維「調整戰力配置」(strategic configuration of power)、加強國家保衛獨立的能力,並發展其綜合國力。五角大樓的報告強調:

「西方世界並無與「勢」相同的概念。據中國語言學家的解釋,「勢」是「諸力之一致方向」、「事物之共同趨向」或「技巧安排所生之潛力」,惟修養深厚之戰略家方能通過造「勢」而達成以弱勝強之目的。同樣地,對方也惟有開展精密評估,方能識破造「勢」的潛在性。」2

中國軍事戰略大師孫子,在世界最古老的軍事經典《孫子兵法》中,即以「勢」為篇名(譯註:兵勢篇)。「勢」之重要,由此可見一斑。在「兵勢篇」中,孫子探討「勢」的四個重要涵義。首先是「奇」與「正」的概念。「正」指正規的做事方式,就軍事術語而言,也就是正規「戰鬥序列」,指揮官以正規方式部署軍隊。然而,指揮官必須以不尋常(奇)的方式,調動部隊與敵交戰。基本上,「正」是一種已知的方式。它是敵我雙方均瞭解的公開知識。而「奇」則是一種變量,且具有無窮的變化方式。「勢」的第二個涵義,是利用無可抵禦的釋放能量,創造一種壓倒性的戰力(如以碫投卵、鷙鳥之疾)。「勢」第三個的涵義是利用最大潛能創造有利形勢,以達到政治目標。最後,「勢」是利用並確保主動。孫子曰,「故善動敵者,形之,敵必從之。」

「勢」的這四個涵義在《孫子兵法》中,亦可見於對其他重要概念的探討,包含欺敵、謀略、情報、阻嚇等等方面。孫子認定這些重要的概念是致勝的關鍵,是平時必須研讀與熟悉者;若待重大情況發生時才去咨詢專家(典藉或專業人員),則為時晚矣。基本上,孫子建議國家領袖們,不論是政治或軍事領袖,皆必須培養戰略思維與戰術技能的運用並使其成為自己第二本能之一部分。

但要如何培養此種第二本能呢?學習與練習是兩個可行的方式。個人在此提出一項學習與練習孫子戰略與作戰理念的新方法,那便是學習圍棋(Go)。3 起源於中國的圍棋雖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棋藝,但直到今日仍十分受歡迎且盛行,同時也可能是最精密複雜者。圍棋與中國的戰爭與外交方式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其概念與戰術是中國哲學、戰略思維、謀略與戰術性互動的鮮活倒影。反過來,此種棋藝亦影響中國人的思考與行為方式。本文亦揭示圍棋的另一個重要特徵,亦即其與中國軍事經典間的關連性。《孫子兵法》所探討之「勢」的四個涵義,亦同樣是圍棋的指導原則。

在美國文化中,許多人將美國的戰爭方式和外交與西洋棋(以權力為主的爭戰)、撲克牌(虛張聲勢與冒險)、拳擊(氣力之爭)以及美式足球(就許多方面而言,就像美國的戰爭機器)相比擬。在許多關鍵方面,圍棋與西洋棋、撲克牌、拳擊和美式足球有所不同。雖然美國的戰爭方式有其優點,但只要些許的圍棋知識與經驗,即可為美國的政治與軍事智慧多增加一份寶貴的知識;同時更可大幅提高美國政治與軍事領袖們對中國戰爭方式與外交行為的瞭解。

中國的戰爭方式與外交行為

中國外交與軍事界盛傳一項說法:東方重謀,西方重力。中國人甚至傲稱中國是謀略的發源地。畢竟,中國擁有世界上第一部完整的軍事經典《孫子兵法》以及大量的古代軍事著作。雖然這些軍事著作討論許多不同軍事側面,但大都強調戰略與謀略的重要性。在這些軍事經典中,《孫子兵法》無疑是中國戰爭方式與外交行為的縮影。孫子在這本著作中,詳細闡釋了多項戰爭與用兵之法的關鍵思維。其中有三項極為重要,它們分別是「兵法的寬廣創見」、「對戰略與謀略的強調」以及「戰爭方式的辨證觀」。

孫子在其兵法中視「戰爭的政治、外交與後勤準備」、「作戰」以及「戰後處理」為兵法不可分割的環節。在此一廣泛架構下,兵法本質上是外交的程序,戰爭是外交的繼續。

孫子對於戰略與謀略的強調,來自其對戰爭的謹慎觀點:「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孫子對於戰爭的代價尤其小心審慎,發動戰爭雖可擴展國家的利益,但也可能為國家帶來災難。誠如中國古訓:「殺敵一萬,自損三千」。故孫子曰:「……明主慮之,良將修之。非利不動,非得不用,非危不戰。」「故不盡知用兵之害者,則不能盡知用兵之利也。」不使用武力而能確保國家之關鍵利益為《孫子兵法》的首要原則。為實現此目標,孫子十分強調戰略與謀略的運用。因此在《孫子兵法》中,孫子視整個戰爭不論是由準備、執行到結束,皆為首要而至高的智慧挑戰。用兵本身反而是次要的。由孫子的觀點,勝者用兵系鞏固其必然之勝利,而敗者用兵則僅是孤注一擲或求生之最後嘗試(譯註: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後者是失敗的戰爭策略。

讓鬥智增加複雜性的,是孫子對於本質、戰法、戰略與謀略方面,極端機巧的辨證觀點。《孫子兵法》充滿了各種對戰略概念辨證本質的評述,諸如「強弱」、「眾寡」、「攻防」、「奇正」、「曲直」、「分合」、「勞逸」、「進退」、「遠近」等,以及上述戰略狀況之相關性與相互的轉換。孫子的教訓是利用敵人戰略與行動的另外一面來權變。

「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遠,遠而示之近。利而誘之,亂而取之,實而備之,強而避之,怒而撓之,卑而驕之,佚而勞之,親而離之。攻其無備,出其不意。」

孫子的辨證觀點與「陰陽」哲學及道家思想完全一致。孫子與道家學說的代表性人物老子在軍事特質和如流水般的戰爭方式與外交作為上,尤其雷同。「水」可能是萬物辨證本質的最佳範例。水無常形。沒有任何物質比水更柔弱,然而卻也沒有任何物質比水更具穿透力,更能擊破剛強之物。水流之勢可摧枯拉朽,勢如破竹。

受孫子學說二千年多年的熏陶,以及其它重要哲學與軍事著作的影響,中國人非常習慣以全面辨證的方式看待戰爭與外交,並據以採取相應行動。事實上,這些言論有許多已成為中國戰爭方式與外交方面眾所周知的格言。而其中最著稱者包含「兵以詐立」(戰爭以欺敵為主)、「上兵伐謀」(戰爭中最重要者乃為攻擊敵方的戰略)、「奇正相生」(正規與非正規力量與戰術相互衍生)、「出奇致勝」(以出敵意表之行動贏得勝利)、「因地制勝」(依據敵情調變戰略、戰術以獲取勝利)、「以柔克剛」(以柔弱克服剛強)、「避實擊虛」(避開敵軍主力,打擊其弱點)、「以迂為直」(取彎路為最直接者)、「後發制人」(敵人發動攻擊後,加以反擊並獲取有利態勢)、「聲東擊西」(東邊佯攻,西邊實攻)等等。這些特殊的中國四字格言,全都具有戰略與辨證的本質,同時也都帶有流水的某些特質。

中國的此種戰爭方式及外交表現,與古希臘及至今日美國所使用的西方戰爭方式相較,有著驚人的差別。在西方的傳統上,十分強調武力的使用;兵法絕大部分局限於戰場,而作戰的方式更完全是「以暴制暴」。誠如某位觀察家所言,「希臘人創立了所謂的西方戰爭方式,一種兩軍在平原野戰中,勇氣、技能、體力、榮譽、公平競爭的壯觀展現,和在此種方式下所衍生,對於欺誘、埋伏、偷襲以及非戰鬥人員參戰的排斥。」在謀略方面,當有人向亞歷山大大帝獻策,求對波斯人發動夜間奇襲時,他回應說:「此等策略乃土匪和盜賊伎倆,無異於詐欺。我豈能容許我一世榮耀因大流士(Darius)的缺陣(大流士系指古代波斯帝國的末王大流士三世,公元前330年,因無法抵禦亞歷山大大帝的東侵,帝國都城波斯波利斯陷落,大流士三世在逃亡中被殺,帝國滅亡)、狹隘的地形、或夜間的詭計而毀於一旦。我已決心在白天公開進攻。我寧為命運後悔,勿為勝利羞恥。」 4

對比中國與西方的戰爭與外交方式,不禁令人疑惑究竟何者為佳。中國人認為他們的戰略傳統,不論就道德上或效能上均優於西方。中國的戰略家們常強調文化的重要性,結果形成對美國及西方戰爭方式的刻板印象。5 有關這個問題,很難評斷什麼是好的答案,我們必須正視西方世界利用其優勢的綜合力量,已把持世界政治達數世紀之久。中國領導人顯然已領悟這一點,同時也知道沒有堅實、可靠的國力,操弄戰略亦將徒勞無功。這即是中國決心建立強大綜合國力的根本原因。

如此說來,我們必須明白的是,當中國正在做功課(建立屬於自己的能力)時,西方世界也需要花一些時間學習中國的戰略思維與謀略技巧。誠如孫子所言,「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圍棋的啟示

就許多方面而言,圍棋代表著中國的戰略與外交方式。此種棋藝在中國已有約四千年左右的歷史,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棋盤遊戲。「圍棋」顧名思義,是包圍國家基本要素之一的領土。兩人對奕競取領土,佔地多者勝。

棋盤本身代表土地(古人相信地球是平且方的)。方形的棋盤也代表著穩定。棋盤的四個角代表四季,顯現時間的循環不息。棋子是圓的,因此可以四處移動。棋子的佈局象徵地面上的各種活動。棋盤上的棋子動態彷彿水的流動,反映出孫子「兵形象水」的觀點:「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敵而制勝。」孫子同時還利用棋子闡釋軍事事務:「如轉圓石於千仞之山者,勢也。」

對奕者輪流置黑、白棋子於一個縱橫十九路棋盤上,一次置一子。黑、白棋子在棋局中的你來我往,代表了陰與陽的概念,並如水一般穿透對方的領土。

每個圍棋的棋子均具有相同的力量(沒有西洋棋中至高無上的皇后或是士兵的差別),象徵著人在實體大小上的均等。然而,棋局中棋子的重要性與潛力則超乎想像,代表著每個人都有無限的創造力。

棋局開始時,盤面上完全是空的。此種特殊設計使棋手可以發揮創意戰略思維與互動方式。依據圍棋規則,執黑子者先下。棋子出手後,便留在原地直到被對手包圍並提掉為止。隨棋局發展,對奕雙方置放越來越多的棋子到棋盤上,局勢也因此越來越複雜。這點和西洋棋不同,西洋棋隨著棋局發展,棋盤上的棋子越變越少,因此較為簡單。

圍棋的基本目標是盡可能獲取棋盤上的空間(或更多的領土)。為達此一目標,雙方必須盡量圍取空間。角逐領土的競爭遂衍生出侵略、交戰、對峙和作戰。孫子的思想和中國戰爭方式的特點,在棋局中顯露無遺。隨棋局不斷演變,便成為一場復合戰役與會戰的戰爭。或就國際事務而言,變成一場兩個國家在多重利益領域上的角力。


Opening game: the initial five moves

圖一:開棋局 — 雙方劃分勢力範圍。

本文取大陸棋手陳臨新(執黑)與台灣棋手周俊勳對弈的一局棋為例。圖一所示為這兩位專業棋手的最初五著棋。在圍棋中,前五十著左右稱為「開棋局」。在此期間,雙方發展其戰略計劃,不斷調整佈局,以因應對手對應棋步所造成的新情況。在開棋局中,最明顯的特點是戰略調動、外交態勢調整和測試對方深度。這些初期的棋步奠定了整個棋局的發展基礎,並影響五十著至一百著,甚至整個棋局的戰役與會戰結果(長期與審慎的策略是圍棋的關鍵考量)。

黑3及黑5牢牢控制了角落,確保了戰局右下角的「戰區」。配合上方的黑1,三個黑色棋子在棋盤右邊取得了一大片「勢力範圍」(sphere of influence)。

執白子一方必須針對執黑子一方的佈局加以反制。但由於棋局之初,盤面上不過少數幾個棋子,很難找到克勞塞維茨所謂的「作戰重心」或約米尼的「決戰點」。孫子「攻擊敵人戰略」的學說開始發揮效用。在圖三中,我們看到執白子一方立即將白6置於棋盤上反制執黑子一方態勢的位置。白6立即改變了棋盤的「戰略局勢」(strategic outlook)。三個白色棋子反而在棋盤的左邊獲取了更大片的「勢力範圍」。雙方都努力要創造與孫子之「勢」的第三個涵義相符的有利形勢。

執黑子一方並沒有讓白方的優勢保持太久。立刻將黑7置於深入打擊對手「勢力範圍」的位置。這是向對手的戰略展開攻擊(符合孫子理論),因此立即擾亂了白方的戰略佈局(如圖二)。

Black 7 struck deep into White's claimed sphere of influence, a move of long-term and calculated strategic interest
圖二:試應手 — 黑 7 所在位置的戰略潛力,予人極大的想像空間。

黑7的這一著非常微妙,它雖與白4交戰,卻未對白方造成致命的形勢。黑7雖然在對方的勢力範圍內,卻與白4保持一段距離。其所在位置的戰略潛力,予人極大的想像空間。這是具有長期與審慎戰略考慮的一著棋。

黑7是一個典型的圍棋棋步,用於測試白方意圖(確保角隅或逐鹿中原)。這一步同時也具有中國審慎戰略思維與作為的特色。中國在六十年代所採取的一個舉措就是很好的例子。其時,中國政府努力爭取非洲國家支持其成為聯合國會員國,因為非洲國家在聯合國大會擁有眾多的票數。中國所採取的其中一項行動是在許多非洲國家修築體育場。這個表面上不相干的舉措,卻對中國爭取非洲國家在聯合國投票支持的努力,有極大的貢獻(中國在 1971 年贏得投票勝利並奪回聯合國席位)。

但是,黑7背後的思維與算計,和美國的心態與行為特質,可謂南轅北轍。一般來說,美國人是較為直接的。當美國人採取行動時,他們希望看到立即的回應。以美國對北韓的政策為例,所強調的是互易律式的一來一往。由於美國決策者很難從北韓政府獲得快速而可望的反應,因此經常感到挫折,並視其政策為失敗。相反地,南韓政府對北韓採取所謂「陽光政策」(Sunshine policy)。此政策的名稱是來自伊索寓言中「太陽與風」的故事,
6
主要藉由長期與漸進的方式促成北韓的改變。美國對於此種政策當然沒有耐心。過去幾年來,南韓領袖們不斷呼籲美國對「陽光政策」能多一些耐心與瞭解。不幸的是,這兩項都是美國所缺少的。

像黑7這種無法保證獲得執白子一方立即而實際反應的棋步,美國人很難出得了手。但這種棋局卻可讓美國人籍此培養出些許敏感悟性。

我們看到在圖三中,雙方已通過落子開始直接交手。在這樣的情況中,這些棋步均是常見棋步(相當於孫子所言之正規的交手,屬於「正」步;而圍棋的名詞,則稱為「定式」)。


The two players have exchanged a few directly engaged moves. White reinforced his hold on the corner, while Black took an outward posturing

圖三:勢呈雛型 — 白方加強角隅實力,黑方製造擴張外勢。

與黑7微妙思維相同之處在於,這些初期的交手都不是要致對方於死地,而是測試對手的反應和企圖。執白子一方加強角隅的掌握,執黑子一方則擺出向外擴張的態勢。雙方釋出的訊息是:白方希望掌握角隅的實質利益(領土);黑方則造外「勢」以獲取中腹的優勢。

這同時也是一種「自己活,也讓別人活」的手法。雙方都對結果感到滿意。在日本,有許多的著作均論及此種交手方式。日本人拿這種交手方式和公司之間爭取市場佔有率相提並論。
7 圍棋和商場一樣,要獨佔好處與利益是十分困難的。雖然人類有追求全面勝利的天性,棋手絕對要克制這種慾望,並接受雙贏的妥協結果。過分的野心往往導致災難性毀滅。

黑7、9及13構成了一個頗具創意的據點。這三個棋子的組合,有機會在左邊的盤面建立穩固的基礎,同時能勇往直前地朝中腹擴張(一個執行孫子戰略的有效作為:「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

黑11採取主動於左上角交戰白2。現在讀者得看圖三所示的棋局(深入瞭解棋局是典型的中國評估方式)。黑方的戰略設計,明顯地是針對戰場中腹及右邊。四組黑色棋子均立於相互呼應的動態位置,一個有獲勝機會的戰略設計正在成形。但在此時要判定黑方必然勝利,恐仍言之過早。事實上,白方在靜靜等待,利用每一回合挫折對手的戰略。白2及白12早已覬覦中腹的開放空間。白6控制了底邊的關鍵戰略位置,使白方能伸向中腹開闊空間。這是執白子一方在初期階段,針對對手戰略設計所做的一項關鍵反制措施。隨棋局進展,其潛力正逐漸展現。

此時,雙方在開棋局的戰略設計上可謂平分秋色。黑方掌握了右下角的區域。白方的反制手段則是在左下角掌握同樣大小的區域。白2與白12控有左上角的部分區域。黑11則等待正確的機會滲入此一區域。因此雙方在左上角區域形成交集。在右上角的區域,黑1佔領了關鍵的戰略位置。然而,其兩邊則門戶大開,很容易遭到對手的挑戰。在圍棋棋局當中,雙方會不斷進行此種評估直到終局為止。

A well-matched engagement between the two players showing a perfect example of divide and rule
圖四:中盤角力 — 雙方從分而治之轉入互相滲透。

圖四顯示戰事有了較大發展。白14加強了白6對底邊的戰略控制,及白方爭奪中腹區域的決心(或挫折對手進軍中腹區域的戰略)。在這一背景下,白方在右上角開闢了一塊新戰場。同時,白方成功地打入了對手右上方的領地。黑方進行了反擊,有效地將白方的部隊分割成兩支前後分離的兵力,並確保己方對該區域的掌握。這是圍棋的另一個重要特點「分而治之」(divide and rule)的最佳範例。白方的兩支部隊可在局部地區獲得機動空間,並初步掌握生存所需的根據地。但是,它們在此時仍極易遭受黑方的攻擊。

值得一提的是圍棋另一個重要特點 — 攻防的相依性。在圖四中,雖然三支黑子部隊,分別由左邊、中腹、右邊攻擊白方的兩支部隊,但在上邊的三個黑子(黑11、黑17與黑27)卻遭到白方部隊來自左、右兩方的鉗形攻擊。究竟那一方是攻擊方?這完全取決於不同視角的觀察。

The battle hinges upon a fight over a "ko" at the intersection of N-14
圖五:「劫」爭開始 — N14 坐標點上的「劫」攸關生死存亡。

在圖五中,我們可以看到右上方戰區內,攸關白子部隊命運的會戰轉趨激烈。黑21、黑43、黑45、黑53、黑49、黑39與黑57所構成的戰線,已威脅到白方部隊的生存。這場會戰的關鍵是在N-14 座標交叉點上的一個「劫」。

「劫」是圍棋的一大特點。其它棋盤遊戲並沒有類似的情況。在此針對其產生原因及對棋局發展加以說明。棋局的上一著是黑57。執黑子一方的這一步移去了N-14路交叉點上的白子。由於這一著,黑57立即受到白42、白44、及白46的牢牢包圍。執白子一方原可除去黑57,重新奪回該點。但是,這一步將會導致雙方不斷重複奪取與被奪的局面。為了避免此種慘烈的包圍戰,圍棋便創造出「劫」的概念,並規定白方不可立即除去黑57,必須於其它地方著手,讓執黑子一方有機會決定:(1)置上另一黑色子,結束這個「劫」,或(2)對白方於其它位置的棋步進行反制,讓他在下一步重新奪取這個「劫」。在「劫」的爭奪戰中,棋手在其它位置的動作,必然是威脅對手與「劫」點被圍部隊相等或更高價值的會戰部隊或領土。通過這種方式,讓對手被迫對此一威脅作出反應,在不得已的情況下讓出這個「劫」。這些威脅是明顯可量度的,因此是一個相當公平的討價還價。

「劫」的這個涵義,可在某種程度上說明為何美國在九十年代將中國依其要求條件改善人權與美國續延「最惠國」貿易地位掛鉤的威脅性做法失敗。美國威脅失敗的癥結所在有三項:第一,改善人權做法所涵蓋的範圍太廣,改善程度難以界定,把改善人權未達美國要求的代價與喪失「最惠國」待遇的代價掛鉤是十分困難的。第二,美國不斷改變其對中國的條件,乃是造成涵蓋廣泛人權做法概念更加惡化的原因。最後,結束「最惠國」貿易關係將切斷雙方的管道,使美國與中國都成為輸家。於是在此一個案中,「劫」並沒有真正形成。此一事件的結果是,美國不斷提出各種不清楚的威脅,中國方面則無所適從,而「最惠國」待遇則不得不每年一再延續。

圖五中的「劫」是非常明確的。對於白方而言,所涉及的代價明顯很高。贏得這個「劫」以後,黑方將捕獲整個上邊區域的對手部隊,使廣大的上邊區域成為其領土。接著,更可輕易擴張此戰果至中腹地區,迫使白方最後推枰認輸。對白方而言,這個「劫」攸關生死存亡,是一場不得不贏的戰鬥。

The battle over the "ko" continues, with White playing 58 at the top, and Black responding with 59
圖六:「劫」爭繼續 — 白方以牙還牙,並啟動中腹開放區域的爭奪。

在圖六中,我們看到執白子一方置白58於上邊區域,一個可威脅黑51與黑27的棋步。執黑子一方以黑59加以反制,將這兩個白子置於其掌控之下。如果黑方不對白58的威脅做出響應,而選擇收「劫」吃子,則白方將可提掉黑51與黑27。此一結果將使白方得以確保上邊區域的據點。當此種情況出現時,白方所據守之上邊區域左邊的黑11、黑55及黑17將遭遇危險。很明顯,這並不是黑方開啟此「劫」的意圖,其原本希望由此運作過程獲利。

在白58與黑59交手後,執白子一方回頭提掉黑57,重新取得該「劫」,並置白60於該劫點上。現在輪到執黑子一方於其它位置採取動作,以持續此「劫」。從圖七中,我們看到黑方置黑61(接近右邊邊緣處)。白方並沒有反應黑方對其右邊部隊的威脅,反而置白64於上邊,去除此「劫」,並提掉黑45與黑53。此著使白方得以保護上邊的部隊,並通過白60,取得通往中腹區域的通道(像一條運河)。白42、白44及白46現已免於被吃的威脅,並準備配合下邊區域的其它部隊,爭奪中腹開放區域。


The White 34 has become helplessly isolated, similar to the geo-strategic situation between Taiwan and  mainland China
圖七:孤棋無救 — 白34的處境和中國與台灣的關係現狀極為相似。

但是白方為此「劫」付出慘重的代價。白方在右上角損失了一支不小的部隊,即白18、28、30、36,以及聯絡白34的通道。黑方則把右上角的地盤大幅擴張到整個右邊區域。同時,白34也無助地遭到孤立。白34的處境和中國與台灣的關係現狀極為相似。圍棋的概念可以讓我們瞭解中國大陸如何看待台灣的形勢。

從圍棋的角度,解救孤立無援的白34有諸多戰略問題。在白34周邊並無足夠空間以建立可持續抵抗的堡壘。假若白方派遣援兵與白34會合,則對手必然由兩邊攻擊這支援兵。如此一來,黑方將可通過攻勢獲取更多的領土。對於白方來說,這不是一個可行的做法。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白方可以將白34作為一個打劫的籌碼。

中國政府相信這正是美國多年來在台灣問題上的作法,將台灣視為一個在必要時制衡中國的手段。中國人也經常提醒台灣:你們僅是圍棋上一個談判的籌碼。

然而,台灣也是美國的一項負擔,它使美國可能在台灣命運的問題上,與中國陷入武裝衝突。由圍棋的角度,許多中國人可能揶揄美國人,指稱美國缺乏對台灣與中國大陸地緣戰略形勢的瞭解,台灣只不過是一個龐大的活棋群前一個孤立的棋子而已。從圍棋的理論看,這個孤棋是救不得的。儘管如此,美國仍否定中國的觀點,因為美國人相信自己對西太洋的兵力投射能力。但是保衛台灣的代價絕對不容低估。圍棋的觀點可以為這些成本提供一項理論性與戰略性的深入剖析。

言歸正傳,我們由棋局中看到黑方利用上邊區域的大「勢」,並配合下邊區域黑3與黑5所建立的據點,發動一場由右邊向中腹擴張的戰役。

此「劫」一收也結束了上半回合的會戰。執黑子一方顯然是這半回合的贏家。為了扭轉不利態勢,白方以白66由下邊區域推進。此著擴大了其在下邊區域的領土。同時對黑3與黑5形成的據點構成威脅。此著亦象徵下半回合戰場中,另一場獨立會戰的開始。

執黑子一方以強化下邊據點響應對手的威脅,並以黑3、黑77、黑5、黑73、黑79、黑87及黑89構成一道「長城」。通過這些作為,黑方有效的鞏固了對整個右邊區域的控制。白34及白82頓時成了甕中之鱉。

Black has effectively consolidated the control on the entire right-hand side, and the two White stones 34 and 82 have become captives
圖八:甕中之鱉 — 右中區白
34和白82已成黑方囊中之物 。

然而,白方仍能對下邊區域的據點進行增援,利用白66、白70、白88及白6連成一條界線。在此次交手中,雙方均有一部分部隊與主力分離(分而治之)。失去根據地的白84、白86及白90尋求與中間的白子集團重新會合。然而,黑71、黑85、黑69及黑91卻有另外一套想法。它們與黑87及黑89配合,追擊逃竄的白色部隊。很明顯地,此為「攻擊是最佳防禦」的典型。在攻擊逃竄白色部隊的過程中,黑91同時佔領重要戰略位置,以便在左邊黑色部隊遭受攻擊時,與其重新會合。此種形勢顯示出戰爭的一個關鍵側面:「陰」、「陽」及攻防的相依性。

隨黑91號子置於盤上,第二回的會戰暫告一段落。雙方轉至左邊區域,並開始另一回合的會戰。如圖八所示,雙方再度展開另一場「劫」之會戰。此「劫」關係到兩個群組的命運,分別為黑15、黑95及黑97,以及白92、白96與白98。根據棋手的經驗可判斷出,贏得此「劫」的一方便贏得整個棋局。

Black has captured a fairly large portion of the center and gotten more territory out of the fight over the "ko"
圖九: 爭奪中腹 — 雙方開展戰略決戰。

由圖九中,最終的結果是,黑方利用這一劫,換來了中腹大部分區域,同時亦消滅掉了白方逃竄部隊白84、白86及白90。

在圖十中,我們把棋盤上的「死」子提出,以清楚顯示雙方所佔的領土。所有的疆界均已被封閉。這些不規則的疆界線,看來恰好就像實際的國界。我們看到黑方掌握了整個右邊的領土,這塊黑色的疆界接著擴張到中腹區域,另在上邊還有一個獨立支撐的黑色領土。這些區域便是黑方辛苦贏得的領土。

白方據有左邊區域,然而其領土較黑色右邊區域小。其同時亦佔有下邊三分之二的區域。除此之外,上邊中腹一塊獨立支撐的群組亦為白色的領土。

在此棋局中,執黑子一方比執白子一方多獲三又四分之三子,贏得勝利。本節所顯示的棋局使讀者對圍棋有了初步的瞭解,它真實呈現出中國人在操縱戰略棋局上有多麼高的耐心。


Those "dead" stones are removed to provide a better view of the settled territories, which look like real-world national borders
圖十:塵埃落定 —「死」子提出後,雙方所佔領土的疆界線看起來就像實際的國界。

這項棋局的探討,主要置重點於戰略層級的交手。但圍棋本身亦具有極豐富的戰術內涵。在圍棋中,研究並練習局部性的生死存亡形勢亦同樣極具挑戰性。
 
「勢」的發揮

孫子的故鄉是中國,中國也擁有悠久的戰略思維傳統。然而,此文化遺產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初期的混亂中遭荒廢。自中國於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政治軍事領袖對孫子及其它中國軍事思想經典也重新重視起來。中國大陸研究中國軍事思想經典的大量著作,以及翻印古代軍事經典的盛行,即是此種趨勢的明證。8

解放軍李際均中將對中國戰略思想的傳承有一段精彩描述:「博大精深的中國文化已孕育出獨特且具有持續影響力的東方軍事科學。古代中國的軍事科學崇尚足智多謀、謀略及啟戰與用兵的審慎。此種以論兵為基礎的軍事文化,已由戰爭原始的兩軍交戰形態,達到一個戰略家不再只是軍事家的境界。它顯示了哲學智能之美。在此種文化的影響下,統一戰爭的計劃人員,在擬定策略時所遵循的原則是『制定軍略、首重謀略』。其目標為不戰而求其『全』勝。為達此一目的,他們必須全面分析戰略情勢,審慎架構戰略政策、訂定合宜之戰略目標、正確選擇戰略路線、針對性規劃戰略步驟以及正確運用戰略手段。」
9

如圍棋所示,求勝之道在於「造勢」,「勢」成則勝券在握。許多跡象也顯示,中國循著古代戰略思維的路線,已在追求國家目標方面獲得重大進展,在建設中國大陸、營造有利的周邊局勢和處理台灣問題上的作為尤其顯著。

統一台灣是中國政府的「歷史使命」,中國希望完好無損地收回台灣。為了達到這一目標,中國須遵循孫子的教導以「不戰而屈人之兵」。「造勢」則是這一使命的關鍵戰略,其中包括主要三個方面:首先是通過經濟與台灣整合;其次是建立有效的軍事威懾以對付台獨;第三個方面是與美國建立合作關係。

公平地說,中國在這三個方面的造勢都是成功的。尤其應該指出的是,中國已經與美國達成一定程度的共識以維持台灣海峽的現狀。在各方還不能坐下來談判之前,這一情勢有利於保持台海局勢的穩定。


以上這些思維與國策表現出中國方面對「勢」的深刻理解、掌握和發揮。而所有這些都可在圍棋對弈中得到啟示。

他山之石

美國政、軍領袖對於西洋棋、撲克牌、拳擊與美式足球等遊戲均知之甚詳。這些遊戲有相當大的程度反應了西式文化,同時也對其文化、戰略思維與美國戰爭方式造成影響。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布熱津斯基在其專著「大棋盤:美國的主宰地位與其地緣戰略的必要條件」(The Grand Chessboard: American Primacy and Its Geostrategic Imperatives)中所顯現之思維即是最佳一例。 10

這些風糜美國的遊戲之共同特點是實體力量及其運用的集中性。雖然這些遊戲與美國戰爭方式一樣,均具有多項強點,但亦有其弱點。強的方面是美國及西方世界在能力上的優勢。弱點則是缺乏戰略與謀略的老練技巧。中國的戰爭方式及圍棋,在許多方面可以協助美國人克服他們的缺陷。中國有句格言,「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通過學習圍棋及中國的戰爭方式,美國的領袖們可以幫自己一個大忙。以下所探討的是美國人熱愛之遊戲的幾個重要特點,它們對美國戰爭方式的影響,以及其與圍棋及美國戰爭方式的異同。


西洋棋是一種權力較量的遊戲。棋盤上的每個棋子各具有不同的份量,屬於一種反應政治與軍事個體的權力與階級分層結構。此種棋戲可以藉計算盤面上的棋子與力量,預判其勝負。圍棋則是一種鬥技的遊戲。在圍棋棋局中,每個棋子具有相等的實質力量,但其無窮組合與多變的交手方式所創造的無形潛力,卻是隨形勢轉換而變化無窮。棋盤上的棋子是整體的發揮,同時必須彼此配合開展作戰。很難由表面的棋子分佈,判斷棋局的勝負。

受西洋棋極端強調能力的影響,美國政軍要人一向較為重視戰爭中的軍事力量平衡。許多的結論也來自對軍事平衡的分析。台海軍事平衡的分析就是一個最佳範例。各種研究與報告一再顯示,中國目前沒有足夠的軍事力量進行武力攻台。某些人因此否定中國對台灣的威脅,並鼓勵台灣追求其目標。

西洋棋與圍棋的另一項差異在於其投注作戰資源的設計不同。在西洋棋局中,所有資源在戰爭開始前即已就緒。雙方不斷消滅對方的資源,直到對手認輸為止。而在圍棋中,雙方是在一個開放的戰場上開始,接著在棋局之初將兵力部署到戰場上。在中局階段,雙方才在各個地點進行交戰,針對各次交手的用兵數目與地點,不斷做出決定。如果他們感覺到會戰已露敗象或某個作戰已無可挽回,則必定立即停止對其投注資源(回憶圖七和圖八中,台灣像是一個孤立棋子的範例)。因此一個以西洋棋心態所做的軍事分析,其重點是在有限資源的條件下,可以獲得何種成果,但圍棋棋手所思考的,則是如何運用額外資源不斷調整戰略與戰術。

西洋棋背後的哲學是贏得決定性勝利。對贏家而言,勝利是絕對的,正如失敗對輸家的意義是一樣的。在西洋棋局中,雙方有相同明確的最高目標,那就是擒拿對方的國王,並通過消滅所有阻擋前進路上的敵軍部隊,以達到此目標。在圍棋棋局中,全面勝利通常出現在兩個棋手實力懸殊的情況下。此種勝利,依孫子所言乃是「非善之善者也。」當兩個旗鼓相當的圍棋棋手對奕時,勝負之間差距甚微,往往僅數子而已。因此,圍棋背後的哲學是爭取相對利益,而非尋求全面殲滅對手。以西洋棋的心態來下圍棋是十分危險的。因為棋手可能過度具侵略性,結果造成兵力過於分散,以致將弱點暴露於戰場上。

在西洋棋局
中,主要目標是國王。所有的棋步都是針對「將」死國王而構思。為了擒拿國王,西洋棋手總是努力去消滅那些力量較高的棋子,諸如皇后、武士、城堡和主教等。他們通常將重點放在這些克勞塞維茨所稱的「作戰重心」或約米尼的「決勝點」上。自然地,這些西洋棋手是相當直接的。圍棋則不同,它是一場具有復合戰役與會戰的戰爭,棋盤上並沒有任何獨一無二的重點,圍棋棋手隨時都得以全般形勢為考慮。因此,在圍棋中攻擊對手的戰略是更為合宜的作法。由於圍棋是一種冗長而複雜的棋戲,因此棋手的重點是建構與創造,不像西洋棋棋手僅強調消滅與摧毀。

另一個風糜美國人的遊戲是撲克牌。這種遊戲也對美國的外交政策作為有著相當大的影響。撲克牌的特點是冒險和虛張聲勢。撲克牌的玩家對於手上的牌並沒有控制權,因此,冒險與虛張聲勢是打完手上牌的最佳戰略。撲克型態的外交政策最典型的例證是威脅與最後通牒,這些行為多數均是短期而賭博性的方法。雖然撲克式的國際互動的確存在,然而審慎而長期的策略對於實現外交政策目標而言,明顯具有更高的重要性。圍棋可能是世界上算計最深的遊戲。當棋手將部隊(棋子)置於不確定的狀況下時,他們是將部隊放在那些可以執行好作戰戰略的局部地區據點,或是能與基地會合的位置。虛張聲勢並非圍棋的方式,測試深度才是。圍棋棋手會進行談判,例如「劫」的情況,但並不會像撲克牌一樣使用危險的最後通牒。
11

還有一種與美國用兵方式極為雷同的運動為拳擊。拳擊是一種硬碰硬的爭鬥,拳擊手以拳對拳,力量較強的拳擊手便贏得勝利。中國與拳擊對等的是「太極拳」。練太極拳的人絕對不會以強力的反擊響應對手,相反地,他們總會試著避開對手的出拳,接著再以表面上看來柔弱,實際上卻強力的推手回擊。太極拳可能是中國「以柔克剛」哲學的最佳範例,其與圍棋和孫子兵法的哲學可謂不謀而合。

最後,美式足球亦隱含在美國的用兵方式中。美式足球是一種非常暴力的運動,美式足球球員在球場上均非常強悍,擒抱等激烈的衝撞是美式足球最明顯的特徵。快速衝向對手防守線的跑鋒,可能是兵力集中與武力對抗哲學的最佳例子。美國三軍部隊和他們所強調的壓倒性戰力運用,與美式足球極為雷同。如時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賴斯所言,美式足球根深蒂固地隱含在美國人的好勝心當中,它是美國全國性的休閒活動和重要的美國制度。賴斯博士一再表示,未來從國家安全會議卸任後,她最希望擔任「美式足球聯盟」主席。
12 美式足球對美軍的影響是處處可見,美軍已將美式足球的用語納入其軍語及其它地方。美式足球有其「閃擊戰」、「外壕」和「炸彈」,而美軍某些戰術行動也以足球用語命名,諸如波灣戰爭期間的「聖母瑪利亞作戰」(Hail Mary Maneuver)和越戰的「後衛作戰」(Operation Linebacker)。而在近日的「伊拉克自由」行動當中,美軍指揮官們也使用「紅區作戰」(red zone operation)一詞,來說明他們向巴格達市中心挺進的行動。聯軍麥卡南(David Mckiernan)中將說:「我想出『紅區』這個詞,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比方,也就是當你前進到 20 碼線的位置時,要繼續推進可能會變得比較困難。所以你得多用點力才行。」13

美式足球在世界上並沒有「同等對手」(peer competitor)。雖然「美式足球聯盟」多年來一直利用在國外舉辦季前賽,嘗試把美式足球運動推廣到海外,卻沒有任何國家民眾能普遍接受這種運動。美式足球的確有個對等的運動,那便是足球(soccer)。但足球的戰法與美式足球完全不同,其主要是運用技巧和運動,不像美式足球完全是比氣力。足球也是中國大陸的全國性運動。事實上,和足球類似的運動在中國已有相當長的歷史。在許多方面,足球也是孫子戰爭方式的另一種模式。它並不尋求全面殲滅敵人,相反地,足球是通過奇襲、技巧和不斷運動等戰略與戰術,製造各種得分機會。

美式足球的另一個重要特點是其明確的攻防區分。當一方處於攻勢時,便全部采攻擊部署;當處於攻勢時,則完全採用防禦部署。攻勢與守勢的戰略和方法完全不同。但在足球、圍棋與孫子的學說中,攻、防都屬於整體辨證的一部分。足球球員不斷的變換攻勢與守勢。圍棋棋局中,亦無明確劃分的前線,攻與防是相關的,只是角度的問題而已。以美式足球心態作戰的人都是相當直接的。
14

結論

通過本篇專著中所舉的各種比較和分析,可以得出一項結論,那就是中國和美國(西方)的戰爭與外交方式有著明顯的差異。問題在於,中國的方式是否值得學習。畢竟,正如有句著名的西方諺語所述,只要擁有優勢兵力,三流的將軍也能打勝仗。只要美國和西方能維持它們在戰力上的優勢,就不必擔心。

筆者從本專著的立論基礎出發,客觀地認為,向對手學習總是有好處的。全世界都知道美國是人類歷史上最強的國家。其它國家也明白,直接挑戰美國必然招致迎頭痛擊與羞辱。那些較弱的國家如何應付美國呢?它們必然會訴諸「超限戰」的戰略與戰術。中國戰爭與外交方式的精髓就是戰略與謀略,以及如何以弱勝強。兩位撰述「超限戰」這本爭議性著作的中國大校,密切遵循孫子學說來發展他們在書中的思維。
15 恐怖分子和較弱小的國家,也正運用這些非傳統的方式來挫敗超級強權。同時,它們亦可運用圍棋、太極拳和足球的戰略來與美國周旋。依循孫子的教誨,學習中國的戰爭方式與外交作為,可以幫美國人自己一個大忙,而正如本文所示,學習圍棋正是其不二法門。

[  返回《空天力量雜誌》中文版  |  讀者留言電子郵箱  ]


註釋:

  1. China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 Report to the Congress of the United States [美國中國安全審查委員會呈送國會的報告], July 2002.
  2. Secretary of Defense, Annual Report to the Congress on the Military Power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美國國防部長呈送國會的中國軍力年度報告], July 2002, p. 6. Pentagon』s 2003 report reiterates this observation.
  3. 從「圍棋」的字面意義來看,這是一個保衛領土的遊戲。日本稱圍棋為「Igo」,韓國稱其為「Baduk」,圍棋的英文是「Go」,故全球其他地方沿用此英文名稱。
  4. Roger D. McGrath, 「The Western Way of War: From Plato to NATO」 [西方戰爭方式:從柏拉圖到北約], Chronicles: A Magazine of American Culture, February 2001, pp. 13-15.
  5. 詳見 Andrew Scobell, China and Strategic Culture [中國與戰略文化], Carlisle, PA: U.S. Army War College Strategic Studies Institute, 2002; Li Jijun, Traditional Military Thinking and the Defensive Strategy of China [李際均:中國傳統軍事思想和國防戰略], Letort Paper No. 1, Carlisle, PA: U.S. Army War College Strategic Studies Institute, 1997.
  6. Edna Johnson, ed., 「The Wind and the Sun」 [伊索寓言:太陽與風], an Aesop's fable in Anthology of Children's Literature,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1959, p. 114.
  7. Miura Yasuyuki, Go: An Asian Paradigm for Business Strategy [圍棋:商業戰略之亞洲樣板], San Francisco: Ishi Press, 1995.
  8. 以世界圖書目錄(World Book Catalogue)之第一個搜索引擎進行搜索,即可找到相關數據。
  9. 李際均將軍是解放軍提倡中國戰略文化及中國戰爭方式與外交作為的代表人物。李氏於 1997 年在美國陸軍戰爭學院發表演說,演說稿隨後由該院收入《Letort Paper》專著系列,標題為「中國傳統軍事思想與國防戰略」(Traditional Military Thinking and the Defense Strategy of China)。此論文乃中國戰略文化觀點之代表作。
  10. New York: Basicbooks, 1997.
  11. David Lai and Gary W. Hamby, 「East Meets West: An Ancient Game Sheds New Light on U.S.-Asian Strategic Relations」 [東方交匯西方:古代遊戲對美國亞洲戰略關係的新啟發], The Korean Journal of Defense Analysis, Vol. XIV, No. 1, Spring 2002. 此文深入討論圍棋、西洋棋與撲克牌之間的差異,以及各種棋牌藝對國際關係的影響。
  12. 時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賴斯女士於 2002 年 4 月 17 日接受《Sports by Brooks》專訪,後在接受國家廣播公司(NBC)Tim Russet 的 《Meet the Pres》專訪中,也提到這幾點。
  13. 有線電視新聞網(CNN )於 2003 年 6 月 29 日專訪美國陸軍第三步兵師指揮官 McKiernan 中將。第三步兵師為美軍在「伊拉克自由」行動中的主力部隊。
  14. Joel F. Cassman and David Lai, 「Football vs. Soccer: American Warfare in an Era of Unconventional Threats」 [美式足球對抗足球:非傳統威脅時代中的美式作戰], Armed Forces Journal, November 2003. 此文對戰爭的這兩種模式有發人深省的討論。
  15. Qiao Liang and Wang Xiangsui, Unrestricted Warfare: Assumptions on War and Tactics in the Age of Globalization [超限戰,喬良和王湘穗合著], Beijing: PLA Literature and Arts Publishing House, 1999.



作者簡介

 

雷霆博士出身中國,於 1997 年獲得科羅拉多大學政治學博士,現在美國空軍大學空軍戰爭學院執教,其教學與研究重點領域包含國際關係理論、戰爭與和平研究、比較外交政策、亞洲安全事務及中國政治學等。曾針對上述領域撰寫多篇著作,著述則包含兩岸問題、美國與亞洲之關係及中國戰略思想等主題。



5/30 8:47
生成PDF文件 列印







可以查看文章。
不可發文。
不可回復。
不可編輯自己的文章。
不可刪除自己的文章。
不可發起投票調查。
不可在投票調查中投票。
不可上傳附件。
不可不經審核直接發文。
不可使用主題類別。
不可使用HTML語法。
不可使用簽名檔。

[高級搜索]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5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