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主選單


正在瀏覽:   1 名訪客






韓網站主編解釋metoo困境 不處理金成龍因沒權限
#1
管理員
Benutzerinformationen

韓網站主編解釋metoo困境 不處理金成龍因沒權限
金成龙九段(右)深陷性侵丑闻 金成龍九段(右)深陷性侵醜聞

在韓國爆出金成龍九段對戴安娜初段進行性騷擾的消息後,韓國棋迷和輿論要求韓國棋院對此進行處理的呼聲越來越強烈。而韓國棋院以及棋院的倫理委員會都沒有進一步的動作,結果越來越受到巨大的壓力和批評。

4月26日一早,韓國《烏鷺網》登載了該網站主編鄭容軫的文章,以他個人立場出發為韓國棋院進行了辯護。文章中表示,棋院不是不想對此進行處理,但是需要調查,而且很多棋迷要求的處理,棋院倫理委員會是沒有這個權限的,也處理不了,只能努力證實對這件事情進行調查。

該文還表示,這種「性騷擾」是否能夠處理,目前看來很難,因為既不是刑事犯罪,也不是民事可以處理的,所以韓國棋院碰到了難題。

文章中說——

這是一篇以個人言論的方式寫的文章,可以算是一種告白,作為記者和圍棋界的一員,我盡量不以主觀的方式來進行判斷,雖然會被罵,但是我只能繼續說下去。

戴安娜初段揭露的這件事情,就好像是被一個大白蘿蔔塞住了嘴一樣,不知道說什麼好。人們騷動著表示要進行法律訴訟,但是這些輿論只能添亂。現在韓國棋院總裁洪錫炫的對應似乎是有些過於遲鈍,作為一名圍棋人,誰都想趕緊將事態進行公正處理,早一些將影響降低到最小。棋迷們應該也不會希望擴大傷口吧,韓國棋院也是如此。但是和大多數希望迅速處理的人們的想法不同,作為有責任的團體,解決問題的方法和外界的想法是有距離的。

首先考慮一下韓國棋院的立場。

被害者的實名已經被披露了,加害者的名字也被說了出來。

4月17日晚上,那篇關於性的暴行的文章在論壇上被貼出後,已經過了將近10天,金成龍九段聘請的律師一直表示:「正在確認事實關係,希望再等等。」除此之外,就沒再聽到過其他的反應。

韓國棋院又沒有強制搜查權,也不能強制要求傳喚,還沒有聽到當事者自辨,沒法進行任何處罰。這是工作上發生的道德上的問題,就是在法庭上也是會出現辯論的,在沒有解明真相前,就被輿論壓著,很難進行任何處罰。罪狀明確前,所有都應該是適用無罪推定原則的,無論是個人還是團體都應該以客觀的姿態來面對。所以,必須慎重再慎重地去解決,這是韓國棋院和倫理委員會的立場。

韓國棋院不能對外說什麼,只能無言。縝密一些說,戴安娜初段暴露出來的事件是對手惡意使用個人的上下關係,進行性騷擾的範疇,也就是具有性犯罪疑惑的卑劣事件。金成龍九段作為韓國棋院的棋士,這是他的個人行為,導致了韓國棋院也受到了公眾輿論的批評。過去,有名的圍棋道場因為盜攝攝像機的醜聞以及私設的圍棋少兒學院,可韓國棋院的行政力管轄不到,結果受到了批評。韓國棋院認為那都是自己不應該道歉和解釋的事情,堅持了自己的立場。所以目前韓國棋院對此不進行回應,期待水波沉靜化,就是受到批評,也稍微放一放,等待事情確實解明後再進行對應,也是一番苦心。

漠然和進行推測,那是寫小說,看看4月20日倫理委員會對於這次事件調查後的法律解釋就知道了,在這次會議後,倫理委員會總結了三條。

1,這件事情既不是刑事案件也不是民事案件。

2,在確認事件事實前,無法進行處理或者給出處理的建議。

3,倫理委員會只是確認事實的機構。

這是法律是否適用的問題,倫理委員會必須一而再、再而三地進行事實確認,金成龍九段自己不承認的情況下,還需要花更多的時間。

所以,需要對懂得法律的人進行咨詢。

實際上,根據懂得法律的人的介紹,法理上,強姦罪是個人自訴罪(原文如此,看來中韓法律法理不同,在中國強姦罪屬於檢察機關公訴的罪名),刑事告訴期是發案後6個月,民事上的損害賠償是必須在3年內提出民事訴訟。而這次的事件發生已經過去了10年,法律時效已經消滅了。此外刑事訴訟沒有公訴權的情況下,是否能夠處罰也是一個疑問。

法律咨詢的人表示:「理論上,目前發生的ME TOO行為,在國民和社會的氛圍下,加害者反而誣告名譽損毀的情況是比較難的。但是看看,戴安娜初段其實得不到什麼好處,在有具體證人和證據的情況下,也許可以以名譽損毀打官司。不過如果就這件事情提起訴訟的話,我個人認為很難。」

此外,另一名法律關係者說,現行法律上,ME TOO 這個說法是違法的,事實是需要證據的,所以依舊是有損害名譽的問題存在。當然在法律界,目前也在就ME TOO進行適應社會輿論的討論,改正刑法的條例。

第二,如果理解了韓國棋院的立場,那麼也就可以理解下面發生的事情。

現在韓國棋院的制度,倫理委員會不是一個組織,就是討論懲罰的話,也必須是運營委員會判斷後,給出決定手續。韓國棋院的常任理事會即運營委員會在考慮到ME TOO問題後,臨時設立了倫理委員會。可是,在出現了本次事件後,因為缺乏可遵循的章程,所以無法給出處罰,結果在輿論的面前顯示了消極的姿態。

只對被害者進行口頭上的調查是困難的。這件事情給了圍棋界以打擊,需要自我滌蕩。外界認為,協會需要快速和強力的對應姿態。金九段的代理人和律師如果不快速對自己的行為進行解釋的話,就應該馬上給予處罰通告。現在的倫理委員會中有在職的檢察官,所以完全可以在法理上給予萬全的引用。可是這都是外界不瞭解的人的一般觀點。

如果沒有辨明真偽是沒法進行開除的。學界和體育界就是因為ME TOO事件無法進行快速的停職處罰,擔心後續的手續問題,所以一直處於躊躇狀態。

圍棋也是體育,大韓體育會運營的體育公共委員會也有這樣的事例,所以只能忍耐。體育公共委員會的下屬的體育協會和地方體育會如果對處罰不服的話,是可以申請復議和再復議的。發生問題後,該體育協會做出的處罰,是可能被大韓體育公共委員會再審議後取消的。韓國棋院倫理委員會如果不解明真相就進行處罰,結果遞交到公共委員會後,再被以事實不清打回來,那必然會導致事件的案牘長期化。也不利於事件的解決。

不過,韓國棋院倫理委員會和董事會沒有經過合適的流程和對外發佈,就將事件進行了不透明的處理,這是不自信的表現。金成龍九段自己辭職,也被所屬俱樂部解職,並且從韓國棋院的宣傳理事下台,這些都沒有正式對外宣佈,或者是不願意對外公佈。這一系列的後續發展,是在4月23日的內部論壇上,由韓國棋院事務總長劉昌赫貼出了長文後才知道的,但是這時候也只是對職業棋手們進行了公開。隨後粉絲們在看了24日《中央日報》的文章後才知道了這一切。

這並不是什麼秘密,如果能夠早一些公開的話,粉絲們的怨氣也許能夠少一點。韓國棋院解決事態的決心和意志、職業棋手之間的氛圍總算是和緩了一些,可是只在內部論壇公開這一點,沒有考慮到粉絲們的態度。

是誰做出了這樣的決定,外部不知道。金成龍九段為什麼辭職下課,這也沒有任何說法。這對於事件的水落石出沒有任何好處,反而會給人以圍棋界丟臉的感覺。最近對於體育界最為重要的贊助商,也會考慮這一點吧,我非常擔心,韓國棋院難道不考慮這些麼?如果不能消除消極的輿論的話,事情會變得更加困難起來吧。


4/26 18:09
生成PDF文件 列印







可以查看文章。
不可發文。
不可回復。
不可編輯自己的文章。
不可刪除自己的文章。
不可發起投票調查。
不可在投票調查中投票。
不可上傳附件。
不可不經審核直接發文。
不可使用主題類別。
不可使用HTML語法。
不可使用簽名檔。

[高級搜索]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5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