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主選單


正在瀏覽:   1 名訪客




« 1 (2)


回復: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 ( 多篇)
#8
管理員
Benutzerinformationen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八):辦事業容易 圍棋規則太難

2017年10月19日14:16 新浪體育
應昌期資料圖(右三)

八、蘿蔔與雪茄

1974-1983(三)

為保證計點制規則既屬於數子規則的範疇,又具備數目規則「不破壞棋形」的優雅,應昌期發明出「填滿計點」的數棋方法,即將棋盒中的所有棋子填回各自空中,根據空缺的點數或多餘的棋子來判定勝負。

這本是兩全其美的方案,但帶來了操作上的不便——很難有棋手能夠保證己方棋子永遠是180顆不變。雖然應昌期對此大有意見,1974年便說:「我試問他們打橋牌、下象棋可以少一張牌,可以少一隻棋子嗎?」但人生百態,並非所有人都能像應昌期那樣克己方正。為了使更多人接受計點制規則,應昌期決心親手研發一種不多不少,正好可以裝180顆子的量斗棋罐,以供棋手採用。

自古以來,圍棋罐都以「裝載」為唯一功用,但應昌期想要的棋罐,破天荒地兼具「計量」功能,又要便於使用者拿取棋子。這要求棋罐本身有機械旋轉的能力,又保證每個孔洞大小一致,才能使棋子順利出入。一開始,應昌期只是將設計思路告知刻模人員,但由於棋罐是小件,又過於精巧,屢試不成。決定自己動手的應昌期要下屬為他買來蘿蔔,親自舉刀嘗試,但因蘿蔔深挖下去出水不止而作罷。看到雪茄盒大小與想像中的棋罐近似,很少抽雪茄的應昌期又在極短的時間內抽完一盒,拿來比對分析……從沒有一位企業家,也沒有一位圍棋愛好者能夠千方百計去嘗試,親力親為到這般地步。前前後後,打造鋼模三十五副,耗費鋼材七噸以上,僅前期設計就支出數十萬美元之巨。這才有了今天看到的六角式量斗棋罐,是為圍棋史上繞不過去的一大發明。

規範棋罐之後,棋子、棋桌的改革自然納入了應昌期的日程。他既不認同日式貝殼棋子,又對中式單面鼓的棋子不甚滿意,親自研究出內部包鉛的塑膠棋子,認為「兼有二者之長」。出自應昌期之手的應氏棋桌更是以中式審美,棋盤、棋罐、茶几巧妙結合,可折疊等優勢,廣受使用者好評。最早製造的六張棋桌因佔地面積大無處擺放,只好全部放進應家的會客室,從此成為棋室,以應昌期自己設計的窗戶得名「五窗填滿齋」。一時之間,陳立夫、王昭明、趙諒公等台灣政商界大員皆成棋座之賓。

由於對讀秒制不甚滿意,應昌期提出對局基本時間用罄後「以點數換時間」,2點換取基本用時六分之一的「延時罰點」制。同時為使比賽計時更加完善,應昌期發明應氏棋鐘,雙方按鍵有黑白兩色之不同,能夠多語言、多方式計時,還設有看對手時間的按鈕。因為專業性過強,增加了很多溝通成本,為了製作棋鍾應昌期一連開除過兩個員工。時至今日,應氏棋鍾仍然頻繁出現在世界圍棋賽場上,顯示出長久的生命力。

應昌期為圍棋規則,以及規則衍生出的棋具製作付出的心力,非外人所能想像。有時半夜想起某個主意,又怕打擾夫人休息,偷偷走進客廳點亮一盞孤燈,記錄、操作……連他本人都生出「在自己家裡做賊」的感慨。而應昌期在這方面受到的詰難,又遠遠超出他的預計。考慮到避稅等因素,應昌期使用自己捐給「中國圍棋會」的錢製作棋具,並在事後雙倍再捐。但由於缺乏交流溝通,被指責為「公器私用」,收到很多不滿情緒,為後來的關係破裂埋下了伏筆。至於圍棋規則,更因「難以理解」而成眾矢之的。與應昌期關係最近的棋手林海峰都勸他:「應伯伯,規則還是簡單一點的好。」吳清源則在宴席上舉起極難入口的青蟹鉗,笑著圓場:「『劫分爭攪』比吃蟹簡單。」吳、林師徒尚且如此,其他棋手的態度大概都可想見。

所以晚年的應昌期有一句口頭禪:「我要改名字,改叫『討苦吃』。」並解釋說:「賺錢、辦事業太容易了,跟圍棋規則不能比。只要把生產數字看好就可以賺錢,圍棋規則我不僅賠錢,還幾天幾夜都睡不好,實在太難了。」


10/20 19:31
生成PDF文件 列印


回復: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 ( 多篇)
#9
管理員
Benutzerinformationen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九):傾盡所有奠基金會百年大計

2017年10月20日09:19 新浪體育
應昌期資料圖

九、百年大計

1983-1987

進入八十年代,由於長期經營有道,應昌期資產日益豐厚。據應昌期秘書姚祥義回憶:「當他有錢的時候,並沒有想把錢給誰或者自己去幹什麼。他就告訴我,現在圍棋有救了。」

經過在台灣發展圍棋三十年的實踐,應昌期認識到單純輸血絕非長久之計,人走茶涼、人去政息的故事已屢見不鮮。能否通過成立某種機構,既使資產得到升值,又可以幾代人地運行下去,應昌期的世界視野在此時發揮了作用。據應昌期之子應明皓披露,父親乃是瞭解到瑞典的諾貝爾基金會與美國的洛克菲勒基金會的成功經驗,從而想到以基金會的方式哺育圍棋。

基金會可以專款專用,通過專業的財務制度保證資金用於圍棋,又能持久,這是三十年後世人都認識到的道理。但萬事開頭難,雖然有了設想,但本金從何而來?應昌期把自己關在辦公室裡,連續幾天煙霧繚繞,緘默無言,終於開門走出來的他交給秘書一張單子,上面寫著他的股票、債券、現金,合計一億台幣。應昌期說:「我的錢都在這裡了,沒有用公司的一毛錢。」

扛住台灣當局壓力的應昌期在「教育部」登記成功,完全依賴個人資產的「應昌期圍棋教育基金會」於1983年8月26日成立,沈君山任董事長。「台灣聯聖」張佛千贈予一幅嵌字聯:「昌兮所好,技乃進道;期之必勝,化而通神。」基金會成立儀式上,年近八旬的嚴家淦親臨祝賀,致辭第一句就是:「應昌期先生的成就不用說了,大家都知道!」應昌期在儀式上激動非常,提出基金會將在各學校進行圍棋教育,發掘天才兒童,培養優秀少年棋手,強化並發展新聞棋賽、電視快棋,加強國際圍棋交流,推行計點制規則及合乎基金會宗旨的各項事業。

基金會最讓人眼前一亮的,是將「圍棋」與「教育」並稱,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可謂創舉,也是應昌期早年在上海棋社所見所聞產生的夙願。他認為圍棋是至善之物,「天下沒有像圍棋這樣好的東西」,是「自由、平等、民主的公平競賽」。他希望圍棋走出茶館,改善對弈環境,成為教育門類,提升境界,普及到各階層。基金會誕生之後,應昌期終於可以「做我想做的圍棋」了。

應昌期圍棋教育基金會成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創辦「比賽」、「教育」、「發現天才」、「世界普及」四位一體的世界青少年圍棋錦標賽。由於缺乏舉辦世界性賽事的經驗,下屬面露難色,應昌期顯示出創辦企業、鑽研規則的個性:「做任何事情都沒有不可以,就看有沒有用心。只要金頭髮、藍眼睛,就是世界比賽。」由是,1984年起,世界青少年賽年復一年在世界各地接力開花,李昌鎬、常昊、羅洗河、周俊勳、古力、陳耀燁、朴廷桓、柯潔等後來的世界冠軍棋手相繼在比賽中亮相、成長。

1985年,基金會與宏碁電腦公司合作,首創「世界電腦圍棋賽」及「人機對抗賽」,規定電腦如能贏職業棋手一盤,即可獲得200萬元新台幣,獎金數額是電腦圍棋賽的二十倍。次年,應昌期更發出重獎,懸賞140萬美元尋找分先擊敗職業棋手的電腦,時限為2000年之前。當時的電腦圍棋發展尚處在「專家系統階段」,來自中山大學的陳志行教授的「手談」代表了最高水平,仍不過業餘初段。1985年,人類棋手在九路盤上讓電腦八子還能取勝。電腦圍棋水平數年不見進展,宏碁老闆施振榮意興闌珊,這一比賽也未能走進新世紀。2000年懸賞到期時,距離電腦在圍棋上徹底戰勝人腦那天還要等上十六年。只是應昌期能夠看到電腦圍棋的發展潛力,已經走在了棋界甚至人工智能界之前。圍棋軟件界普遍認為,以獎金作為激勵的應氏電腦圍棋賽使圍棋在人工智能領域突破的難度和意義廣受關注,帶動了更多程序專家投身到這一開發中來,為21世紀智能圍棋算法的相繼突破累積起重要的土壤。

1985年對於圍棋史而言又是一個劃時代的年份,中國棋手聶衛平在中日圍棋擂台賽上連勝日本三位超一流棋手,象徵著中國頂尖棋手已能與日本抗衡。應昌期向來以國族榮譽為重,希望中國棋手超越日本,喚回圍棋身土之邦的光榮。勝本哲洲的建議時時刻刻猶在耳畔,基金會既已成立,可供大展宏圖;經過十餘年的潛心研究,計點制規則已趨完善,期待得到世界一流棋手的檢驗;以聶衛平、林海峰為代表的兩岸棋手又有足夠的爭冠實力,種種條件都已實現。

1987年,七十歲的應昌期在台北召開新聞發佈會,宣佈將於翌年創辦史上第一個世界圍棋大賽,定名「應昌期杯」,邀請中國、日本、韓國、美洲、大洋洲各地棋手參賽,四年舉行一屆。即日起,基金會存入香港銀行100萬美元,一年期滿時本金利息全部作為第一屆的比賽經費,冠軍獎金40萬美元。40萬美元在當時是怎樣的概念?2017年,在全球體育賽事中獎金額度排在前列的美國網球公開賽個人冠軍獎金高達370萬美元,而在應氏杯問世的1987年,該獎金僅為25萬美元。

因為獎金高昂,又以基金會的方式延續,應昌期一時之間被譽為「黑白世界的諾貝爾」。但在應昌期看來,獎金只是數字,他的規則的價值要比這個數字更高,只是盡量拿出可以匹配他的規則的獎金而已。


10/20 19:33
生成PDF文件 列印


回復: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 ( 多篇)
#10
管理員
Benutzerinformationen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十):第一屆應氏杯的遺憾

2017年10月20日09:38 新浪體育
應昌期與第一屆應氏杯資料圖

十、從京城到獅城

1987-1989

1987年起,應昌期通過應昌期圍棋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沈君山、香港泛太平洋圍棋會副會長孔慶隆與中國圍棋協會、日本棋院、韓國棋院等各地圍棋組織展開接觸,又派代表赴北京做前期洽談。沈君山是著名的「台灣四大公子」之一,埋首學界而心懷天下,對於兩岸的和平交流居功甚偉。孔慶隆與應昌期通過規則相識,被應昌期人格魅力感染而成為應氏規則堅定的倡導者。

當時兩岸關係尚未解凍,與北京方面合作對應昌期而言不乏風險,基金會甚至做好了被查賬的準備。將比賽經費轉由香港接手,也是出於這樣的顧慮。由於社會制度、立場、觀念等方面的不同,接觸過程絕非一帆風順。日本棋手對「黑貼八點」頗多抵制,台灣當局更不准許大陸棋手赴台比賽,應昌期所設想的預賽(十六強賽)單局淘汰、初賽(八強賽)三局兩勝、複賽(半決賽)五局三勝、決賽七局四勝並巡迴歐亞各地也難以實現。應昌期的強勢作風再次展露出來,曾私下慨言:「即使坐牢也要到北京辦。」一向支持丈夫事業的唐夫人也表示:「要麼台北,要麼北京,其他地方辦都沒意思。自己花錢買炮仗,哪能讓別人放!」為避免政治干擾,應昌期決定參賽棋手代表所在城市而非國家或地區。同時邀請一代宗師吳清源擔任應氏杯終身裁判長,「總算鎮得住那些日本一流高手」。

应昌期与李梦华應昌期與李夢華

在中國國家體委、國台辦等部門的大力支持下,首屆應氏杯世界職業圍棋錦標賽不僅順利在北京啟幕,開幕式甚至走進了人民大會堂。1988年8月16日,應昌期攜夫人飛抵北京,四十年後再次踏上大陸的土地,曾任國務院副總理的方毅設宴招待,書畫家黃苗子贈他一幅「心誠則靈,得道多助」。時逢北京秋來早,應氏夫婦暢遊八達嶺長城,對首次欣賞到的北方美景讚不絕口。

雖然「第一個世界圍棋大賽」的名頭被4月推出的富士通杯搶先,但應氏杯的光環依然無與倫比。抽籤方式也是應昌期的創意,如果按照棋手所屬圍棋組織劃分,十六強中日本10席(麥克雷蒙隸屬日本棋院)、中國4席、韓國1席、澳大利亞1席,應昌期卻別出心裁地按照「華語系」與「非華語系」分區,這樣日本棋院的林海峰、王立誠、王銘琬,代表澳洲的吳淞笙都加入華人一邊,成了八盤「中外對抗」。兩輪過後,不僅應昌期最看重的兩位中國棋手一併打入四強,還發生了趙治勳超時負於聶衛平淚灑賽場(第一屆應氏杯仍採用讀秒制,第二屆起延時罰點),年過六旬的藤澤秀行連勝馬曉春、加藤正夫兩位後輩的傳奇故事,更令應氏杯光彩熠熠。

應氏規則第一次在世界級的大賽中實踐,前兩輪全部十二局棋中黑勝七盤,超過一半,令應昌期對「黑貼八點」的科學性更加深信不疑。第二輪中,曹薰鉉勝小林光一、藤澤秀行勝加藤正夫兩局出現了雙活後終局計點,根據應氏棋規「公空細分」原則,分屬雙方的目數按照臨近子數分配的「1又5/6點」、「6又3/5點」計算結果。因為實際操作難度較大,使應昌期決定在後來的規則版本中將這一計算方法剔除。

11月原本預定於台北進行的複賽,因聶衛平的共產黨員身份仍未能成行。考慮到曹薰鉉連勝王銘琬、小林光一打入四強,是韓國圍棋界破天荒的奇跡,應昌期決定北上圍棋普及率據說高達四分之一的漢城(今稱首爾)。這令主場作戰的曹薰鉉士氣大振,三番勝負零封林海峰。觀戰室裡,七十四歲的吳清源與八十六歲的籐田梧郎(林海峰赴日早期的老師)默對棋盤,直至夜幕低垂。另一邊,正如日中天的聶衛平以兩個1點擊敗秀行老人,第一屆應氏杯終於成為影響後來十餘年兩國棋運走勢的中韓大對決。

第一届应氏杯最终应昌期将奖杯颁给曹薰铉第一屆應氏杯最終應昌期將獎盃頒給曹薰鉉

決賽五番勝負1989年4月底5月初先於杭州、寧波進行三局。在杭州,曹薰鉉夫人鄭美和親上靈隱寺叩長頭祈禱,仍然抵不過寧波火車站迎接聶衛平人山人海的浪潮。首局敗北的聶衛平連勝兩局,冠軍唾手可得,但後兩局9月移師新加坡,孤身赴會的聶衛平從香港經停曼谷,因下錯飛機而匆忙跑回,滿身汗水與機艙中的冷氣相遇,釀成了重感冒的結局。第四局官子失誤,1點憾負,第五局中盤脆敗。死裡逃生的曹薰鉉登上了命運的峰頂。

帶著巨額支票回國的曹薰鉉剛下飛機就受到了民族英雄式的歡迎,戴著花環登上敞篷車,迎接韓國民眾從機場綿延至市內的長隊歡呼,成為韓國圍棋崛起的標誌。應昌期則帶著滿懷遺憾回到台北,他渴望聶衛平贏的心情,甚至到了在寧波不允許曹薰鉉盤腿下棋的地步。但獅城一役過後,聶曹二人與應氏杯也都緣盡了。曹薰鉉此後又參加了三屆應氏杯,一共只贏了兩盤棋。聶衛平更因為陰差陽錯的變故,從此漸行漸遠。


10/20 19:34
生成PDF文件 列印


回復: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 ( 多篇)
#11
管理員
Benutzerinformationen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十一):恕忍讓守 赤子心抱國族

2017年10月20日17:44 新浪體育
應昌期在第二屆「應氏杯」世界圍棋錦標賽主席台 資料圖

十一、望我故鄉

1989-1993

1988年9月,結束了第一屆應氏杯北京揭幕戰的所有活動後,應昌期一行南下上海、杭州、寧波,重返暌別四十二年的故鄉。當地政府為這位鄉賢提供了高規格的禮遇,修繕應氏祖宅,重新鋪設道路,接站的遊覽車開上月台,車上寫著「應1」、「應2」、「應3」……令應昌期大為感動,不時念起「少小離家老大回」這一千古名句。

返鄉對於應昌期而言,絕不僅僅是睹物思情、追憶往事。早在1986年,他看到大陸因改革開放而呈現出欣欣向榮之象,就決心回報桑梓。他說:「我知道美國夏威夷的房子很漂亮,但我不要去,那是活人的墳墓,去了就無法做事。我要把我離開上海到台灣賺的所有錢、掌握的生產技術轉移回去,造福家鄉,使中國變強大。中國人是最厲害,最聰明,最優秀的,不出五十年中國一定強。」

從此,應昌期的賬冊開始大規模運轉,一筆又一筆的高額數字流向海峽對岸。1988年,為寧波重建中城小學捐款140萬美元;1989年,為寧波修建倡棋幼兒園捐款450萬人民幣;1991年,為寧波重建慈湖中學捐款1550萬人民幣;1992年,投資1500萬美元在寧波開辦現代建築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又投資3200萬美元創辦利華(寧波)公司;1997年,為寧波重建保黎醫院捐款150萬美元。1993年10月23日,應昌期在他七十六歲生日當天被政府授予「寧波市榮譽市民」稱號。

伴隨應昌期事業重心的轉移,他對圍棋的關注眼光也超出了島內一隅。造成這一結果的除了主觀因素,還有一些並非所願的客觀事件發生,使應昌期深感不快。在應昌期執掌的「中國圍棋會」總攬台灣棋界事務三十六年後,圍棋組織不再「一家獨大」,1988年「中華圍棋協會」即告成立。多元化原本為應昌期所樂見,但擔任「中華圍棋協會」秘書長的,是多年前與應昌期齟齬甚深的業餘棋手楊泰雄。八十年代初,楊泰雄在參加「國手賽」時,因應昌期臨時決定將業餘棋手的對局費縮減為職業棋手的五分之一,從而連續只下幾分鐘便認輸,以示抵制。應昌期為此大為光火,竟將楊泰雄段位資格取消,引發棋界轟動。楊泰雄甚至訴諸法律,將應昌期告上法庭,但以敗訴告終。

1989年春節過後,又出現了「中國圍棋會」職業棋手麻將事件。得知下屬棋手在會址內打麻將後,向來看重「品格」的應昌期著人前去規勸,但得到「這是我們的空間」的回應。應昌期強勢答覆:「那我收回可不可以」,由此掀起軒然大波,應昌期一度下令全面停辦品位賽及三大新聞棋賽。兼之首屆應氏杯名單中竟無一名本土棋手,職業棋手普遍感覺猶如寄人籬下,遭到侮辱,「台灣第一高手」陳長清兩年後退出棋壇,「棋王賽」、「國手賽」受其影響也相繼停辦。後來,海峰棋院、台灣棋院、「台北市圍棋文化協會」陸續問世,「中國圍棋會」在應昌期去世後風光不再,職業棋手不再使用品位,紛紛加入採用段位制的台灣棋院。

1990年與1991年,應昌期將圍棋海外擴展的步伐加快,先後創辦歐洲、美洲應氏杯,使用計點制規則,每年捐贈10萬美元,但限定為第一年9萬現金、價值1萬的棋具,第二年8萬現金、價值2萬的棋具,以此類推。後因歐美圍棋協會無法承擔棋具,被基金會認為推廣不力而終止。1991年,應中國大學生棋類協會主席何香濤之邀,「應氏杯」又成為中國大學生圍棋賽的杯名,應昌期數次來到大陸學生中間普及應氏規則,這一比賽延續至今。

1991年,應昌期與中國圍棋協會因江鑄久、芮乃偉的第二屆應氏杯參賽資格問題難以達成共識。應昌期擬以上屆八強、世界棋壇唯一一位女子九段的名義邀請江、芮,但彼時二人身在美、日,均與中國圍棋協會脫離。按照中國大陸的體制,運動員參加國際比賽自動代表國家,在此原則下,中國圍棋協會無法接受江、芮以太原、上海棋手的身份參賽。雙方對此展開了多次協商,又因媒體的渲染演變成風波,陷入僵局,以至於應昌期說出「天下哪有客人挑剔主人宴客名單的道理」。最終中國圍棋協會棋手全部退出比賽,1992年的第二屆應氏杯以悲劇的面貌在日本東京開場。沈君山為此引咎辭去應昌期圍棋教育基金會董事長一職,由應明皓接任。經過東京、台北、濟州島、新加坡四站,芮乃偉先後擊敗小松英樹、李昌鎬、梁宰豪殺入四強,創下女棋手在世界大賽中的最好成績。韓國「野草」徐奉洙連勝鄭銘瑝、藤澤秀行、武宮正樹、趙治勳、大竹英雄五位日本棋手奪冠,其中三人是名滿天下的「藝術流」,韓國「實戰派」從此接掌棋壇。

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之交圍繞在應昌期身邊的話題事件,事後來看並非不可彌補的裂痕,更大程度上是溝通不暢,缺乏相互的理解所致。只是應昌期以「士」的品格要求自己,手書「恕忍讓守」作為人生準則,難免以這樣的標準要求別人。同時秉持「不辯白、不解釋」,讓時間去驗證的處事方式,深陷漩渦之中又不做拂拭,外人自然辨別不清了。

但認為自己孤懸海外,是「寄住」於台灣的應昌期,畢生以一顆士子之心懷抱國族之念。第二屆應氏杯舉辦始終,他對此未置一言,直到雙方都認定「應氏杯不能缺少大陸棋手」,1993年5月,原國家體委主任、中國圍棋協會主席李夢華飛赴新加坡參加第二屆應氏杯閉幕式,立即「冰釋前嫌」。1996年的第三屆應氏杯回歸正軌,走遍上海、昆明、西安、北京,全程都在大陸的土地上舉行。


10/20 19:34
生成PDF文件 列印


回復: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 ( 多篇)
#12
管理員
Benutzerinformationen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十二):八十春秋 圍棋一生

2017年10月20日17:53 新浪體育
應昌期與兒子應明皓 資料圖

十二、夢想成真

1993-1997

1991年,應昌期在上海見到了時任上海市黃浦區圍棋小學校長的倪耀良,兩人就圍棋規則展開交流,引為平生知己。回到台北後,應昌期連續多日每天上午九點準時在辦公室打電話給倪耀良,聊起規則一連幾個小時,仍然興致勃勃的不肯放下電話聽筒。

上海是應昌期踏入社會的所在,對他有著不可替代的意義。浦東建設以來,應昌期更加認為上海的未來不可限量。在上海進行投資,成了他九十年代的一大心願。基金會雖然在台北成立,但名稱中「教育」的使命始終未能真正落實。倪耀良瞭解到應昌期的心願,於是向黃浦區教育局提案:在上海成立一座圍棋學校。

1993年,正值中國改革開放「招商引資」的關鍵時期,上至國台辦、統戰部,下到黃浦區政府,都對這一構想深表支持。黃浦區教育局謝俊後局長、金人霖副局長親自掛帥,選址、拆遷,做了相當多的實際工作。在南京路與天津路的選項中,應昌期毫不猶豫選擇了天津路的地塊——那是他六十年前在統原銀行工作過的地方。黃浦區出地,應昌期出資,含上海市應昌期圍棋學校在內的應氏大廈就這樣拔地而起了。

應氏大廈包括十八層主樓與八層裙樓,建築面積2.5萬平方米。應昌期的投入起初是1億元人民幣,已是時人難以想像的巨資。鑒於台北交通的發展狀況,應昌期又將原本設計的一層地下車庫增至兩層,捐款數額最後達到1.6億元之多。這一先見之明為後來成立的上海市應昌期圍棋教育基金會提供了滾滾不斷的財源,由於地處黃金地段,僅依靠寫字樓房租、地下車庫停車費,作為不動產的應氏大廈就成為應昌期饋贈給圍棋界最豐沛的資源。

應昌期為應氏大廈的建設頗費心力,反覆研究圖紙,推翻了美國設計師的方案,堅持使用中式構造,不惜拆除教室也要建造直接通往室外的樓梯通道,極大地避免了消防隱患,是為一大設計亮點。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1994年4月在上海舉行圍棋規則學術研討會期間,應昌期久病再發,回台北確診為大腸癌,6月進行手術,一年後二次手術,仍然未能痊癒。1996年初,複查出癌細胞轉移,只得於4月接受化療。化療摧殘肌體,為此,應昌期全程無法在第三屆應氏杯中露面。但他心態依然樂觀:「西醫我雖然不喜歡,但是人家能夠研究出對抗癌症的藥,我為什麼不試一試呢?就像我的規則,別人不試一試的話我就會很生氣啊。」

1996年7月,應昌期堅持出院,飛赴老家寧波居住調養。擔架抬上飛機之前,全公司的人都來與他道別。在寧波,應昌期接受中西醫的調理,漸漸有所恢復。為了參加應昌期圍棋學校開工典禮,他拼盡全力練習行走,鍛煉體力。10月23日那一天,來到上海的應昌期獨自走上主席台,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致辭。他用八個字來形容自己的心情:「大病初癒,美夢成真。」

當晚,林海峰等棋手在上海錦江飯店為應昌期舉辦了八十大壽生日宴。隨後,應昌期飛返台北,繼續處理公司事務。1997年8月17日,再也無力坐起的應昌期被送入台大醫院,十天後去世。臨終前,應昌期只交代了一件事:等到上海市應昌期圍棋學校建好後,將圖樣燒給他看。

度過整整八十個春秋的應昌期生命走到了盡頭,但他的圍棋人生卻在他構建的基礎上繼續波瀾壯闊地展開,越來越多的價值漸次得到呈現。1999年,上海市應昌期圍棋學校竣工。2000年,第四屆應氏杯在新落成的應氏大廈中啟幕。2002年,根據應昌期的遺願,上海市應昌期圍棋教育基金會成立,應明皓擔任董事長,倪耀良出任秘書長。2005年,中國棋手常昊終於在第五屆應氏杯中一飛沖天,連勝多位韓國棋手捧杯。常昊之師聶衛平重返應氏杯現場,為愛好者大盤講解。賽後,應明皓等激動萬分,當年清明節將常昊親筆簽名的奪冠棋譜在台北應昌期墓前焚化。二十年過去了,應昌期為「在應氏杯中下出規則不能解決的棋型」而設的5萬美元特別獎仍然無人領取。

上海市應昌期圍棋教育基金會成立後,圍棋活動愈發豐富。職業比賽倡棋杯、業餘比賽陳毅杯及世界大學生圍棋錦標賽相繼於2004年、2011年、2014年創辦,在偏遠地區成立「陳毅愛心圍棋教室」以普及圍棋的事業也自2011年起形成規模。應昌期逝後二十年,台北、上海兩處基金會仍然按照他的設計有序運行,他的子女都謹遵父囑,不曾動過基金會的一分錢。

2013年、2016年,年輕的中國棋手范廷鈺、唐韋星相繼拿到第七、八屆應氏杯冠軍,成為中國圍棋崛起的明證。應昌期去世那年,范廷鈺僅僅一歲。這讓人由衷感佩應昌期對圍棋發展的眼光和他為推動圍棋發展所付出的努力。應昌期以一己之力開啟了圍棋世界大賽時代,間接帶動了韓國圍棋、中國圍棋以及其他各地圍棋的繁榮興旺;他使棋界認識到規則科學化、體系化的重要性,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各國圍棋規則的改革進步;他為棋界引入了基金會模式,創造了圍棋事業永續發展的一條路徑。他在圍棋界各個領域的發明與創新,尊重與提倡,都值得後來者去解讀和領略,繼承和發揚。


10/20 19:35
生成PDF文件 列印


回復: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 ( 多篇)
#13
管理員
Benutzerinformationen

劉昌赫:感謝先生 應氏杯為韓國圍棋帶來繁榮

2017年10月20日18:06 新浪體育
劉昌赫九段 資料圖

第3屆應氏杯冠軍、韓國棋院事務總長 劉昌赫九段

在我年輕的時候,參加過一次韓國—台灣職業棋手交流賽,那是我第一次見到應昌期先生。我對應老先生最深的印象是他對圍棋的熱情。一般上了年紀的贊助圍棋的企業家,不會親自去管棋手的衣食住行,但在我的記憶裡,像請棋手吃飯、安排入住、旅遊觀光陪同等都是應先生親自去操辦,這讓我非常感動。老先生真的是發自內心地喜愛圍棋,從而喜愛我們這些從事圍棋的人。

記得應氏杯剛創辦的時候,在韓國職業棋手中有很多的議論,包括對黑貼8點和具體的比賽方式等等。之前,整個棋界都是以日本圍棋界的思維方式發展,應老先生在那個時代大量突破、超越日本圍棋思維,到現在看來,事實證明很多的理念是正確的,應老先生在那個時代已經看到了很遠。在圍棋發展的歷史上,應老先生做出了非常重大的貢獻。

當時的環境下,所有職業棋手都把奪得應氏杯作為職業生涯最大的榮譽。參加第3屆應氏杯時,我投入了很大的精力,因為我的前輩棋手在應氏杯上取得了非常了不起的成績,其實給了我不小的壓力。幸運的是我延續了這一傳統,這令我十分開心。因為是十分重要的比賽,現在我仍然留有對局前一夜壓力沉重徹夜未眠的記憶,或許毫無負擔的平和心態也無法取勝。

應氏杯從第1屆到第4屆,造就了韓國圍棋的鼎盛時期。那段時間,韓國棋迷的人數增加得最多,對圍棋關注的狂熱也最大,可以說應氏杯帶來了韓國圍棋的繁榮。

很多圍棋比賽都是因為企業家喜歡圍棋才得到的贊助,本人離開那個位置,比賽就不存在了。但應老先生把自己的愛好形成一套體系,通過基金會的形式一直向前發展,即使離開人世也可以實現他的想法,對圍棋界產生了極大的影響。希望有更多類似的力量出現。


10/20 19:41
生成PDF文件 列印







可以查看文章。
不可發文。
不可回復。
不可編輯自己的文章。
不可刪除自己的文章。
不可發起投票調查。
不可在投票調查中投票。
不可上傳附件。
不可不經審核直接發文。
不可使用主題類別。
不可使用HTML語法。
不可使用簽名檔。

[高級搜索]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5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