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主選單


正在瀏覽:   1 名訪客




(1) 2 »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 ( 多篇)
#1
管理員
Benutzerinformationen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一):真爛柯故事 豆腐酸了

2017年10月18日10:41 新浪體育
應昌期資料圖

一、樹下的豆腐酸了

1917-1932

1917年10月23日,應昌期生於寧波市江北區慈城鎮應氏家宅。父諱應星耀,母諱任秋菊,應昌期是家中長子。後來,陸續有了昌立、昌仁、昌世、昌華、昌明、昌年六位弟弟。

慈溪應家在應昌期祖父應嘉祥這一代,以篾竹加工為業。應嘉祥手藝精湛,當地呼之「阿幻師傅」。應星耀為應嘉祥獨子,生於1893年,正值國族危亡,東西方文化交融的時期。應星耀舊學開蒙後,進入寧波府高等師範接受新學教育。辛亥革命爆發那一年,應星耀畢業,應聘成為慈城中城小學教員,兩年後出任校長,主持校務,時年剛滿二十歲。三年後成婚,應昌期就生在這樣一個書墨味道的家庭。

大約五六歲的時候,母親招呼應昌期出門買豆腐。小孩子提著鮮豆腐走在路上,見到樹下陰涼處有幾位老人家玩著黑白子的遊戲,不免好奇心起,走過去看了起來。「原來四個圍住一個就把它吃了」、「為什麼黑子就贏了?再看一盤……」不覺已是日上三竿,「糟了糟了」,連忙跑回家中。母親提起豆腐一聞,竟然已經酸了。

免不了挨上一頓罵的應昌期對此印象深刻,晚年回憶起來,把這塊酸了的豆腐當做自己圍棋生涯的起點。「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好玩的遊戲」,能夠讓童年的自己看得入迷,入迷的時間長到連豆腐都發酵變酸,無法食用。

因為父親的緣故,應昌期上學前就常常出入中城小學。學校裡也頗有些愛好圍棋的教師,看到小小的應昌期常常駐足觀看,就邀請他來下一盤。誰曾想,僅憑看棋入門的應昌期聰穎過人,很快就能與學校老師們平手相抗了。到了十二歲那年,慈溪縣舉行了一次圍棋賽,應昌期力壓鄉里,奪得冠軍。

大約一個人的天賦和性情在很小的時候就能嶄露。兒童時代,除了圍棋上的才能,應昌期認為學校的字典使用不便,竟和同窗好友一起編起字典來。可惜由於日寇戰火延及江南,字典的手稿已不復得見了。

大約一個人的人生旨趣也是在少年時期形成。拿到慈溪縣圍棋冠軍後,應昌期興沖沖地回家報喜,母親對此卻興致不高:「書不好好讀,這種閒活再好有什麼用?」有如三伏天一盆冷水當頭。五十歲後,應昌期仍然講:「年輕的時候下棋太浪費時間了,這個時間我可以刻圖章,可以編字典,可以寫字,可以做很多事。」

母親的態度並非平白而來,應家由於人丁眾多,從事的又是非生產性的教育行業,生活並不寬裕。應昌期作為家中長子,自然更要勤學奮發,爭氣自強。應家的經濟境況不佳完全體現在了應昌期的求學之路上,從父親的中城小學畢業後,在慈湖商校僅就讀一年,應昌期便放棄學業,1932年乘船遠走上海「討生活」了。

終其一生只有小學文憑,成為應昌期引人注目的標籤。在上流社會,「小學生」難免被人側目,但應昌期從不以此為忤。一次,與應昌期同年出生,同樣只有小學文憑的「台灣塑膠大王」王永慶和他聊天,談起互相之間的小學生身份,王永慶說:「我們要很光榮,你知道那些留學生、博士是幹什麼的?他們是被我們小學生用的。」應昌期聽罷哈哈大笑。


10/20 19:22
生成PDF文件 列印


回復: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 ( 多篇)
#2
管理員
Benutzerinformationen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二):上海棋緣 天外有天

2017年10月18日11:01 新浪體育
應昌期資料圖

二、上海棋緣

1932-1936

三十年代的大上海華洋並處,流光溢彩,種種繁華自不待言。十五歲的應昌期卻要孤身一人,在這十里洋場打拼。他的使命還不止於自己的安身立命,不久後,他的弟弟也離開家鄉,在上海找尋工作。作為長兄,照顧扶襯之責當然要一肩挑起。

在父親托付之下,應昌期進入應星耀好友陳潤水任行長的統原商業儲蓄銀行打工。統原銀行1932年剛剛成立,規模不大,應昌期住進地下室,沒日沒夜地搬運貨物、打掃房間、裝訂傳票……一樁樁從最基礎做起。在高級職員鮑英甫的指導下,記賬、軋賬等業務也暗自學習。直到一天,晚上裝訂好會計傳票的應昌期看到一位還沒下班的銀行主管,這位主管因為賬未做攏而無法回家,應昌期主動幫他攏賬,清清爽爽。勤快聰明的小孩子誰人不愛?這樣一而再,再而三,應昌期深獲信任,被破格提拔為正式行員。不僅從地下室搬了出來,後來甚至月、年決算都由他一人完成。

統原銀行位於著名商圈上海天津路,左近就是燈光鬢影的銷金窟,少年應昌期卻有著過人的定力和執著。初到上海,夙興夜寐,等站穩了腳跟,閒下來時的娛樂仍然是為了未來的發展。小提琴、網球、繪畫試過一遍,發覺與己不合,他不惜徒步六公里拜訪住在四川北路的書畫名家趙叔儒,多次程門立雪,終於感動了這位「二弩老人」。從此應昌期「搭11路汽車」(兩條腿走路)往返於趙宅,練習書法、金石,卓有大成。

真正看到一片天地的是圍棋。在慈溪無敵手的應昌期,到了三教九流畢集的大上海,在圍棋上終於明白了「天外有天」的道理——他與民國數得著的名手魏海鴻有過一次較量,受四子依然大敗。這盤棋發生於何時何地如今已不可考,但應昌期下一回與大陸圍棋最強手見面,要等到五十年以後了。

棋藝上的挫折倒在其次,偶爾流連上海各地棋社時的感官對比,才是影響了應昌期一生圍棋觀乃至價值觀的重大事件。隨著國力衰頹,棋道不彰,流入民間的圍棋在中國漸成茶館裡的一種賭具。下棋時吆三喝四,或蹲或站,抓起一把棋子兩手來回搓弄,甚至邊下棋邊吃排骨面等等行為,令少年應昌期痛心疾首。而在日本人開辦的棋館中,棋具規格統一,棋書印刷精美,對局禮儀嚴肅,對圍棋的尊重體現在各處細節。應昌期是有著極強烈民族自尊心的人,「做人、做事、下圍棋,都要有品味、有規格」,「為什麼日本人做得到,我們中國人做不到?」「未來一定要改革圍棋、發展圍棋」這樣的理念,在他的心中深深地紮下了根。

其間,應昌期讀書閱報,瞭解到圍棋的最新動態。東洋島上,有位福建籍的中國棋手吳清源戰績彪炳,舉日本所矚目。而圍棋在日本贏得社會關注的重要途徑,就是新聞界的廣泛介入。同時,《讀賣新聞》依靠主辦並連載吳清源對戰本因坊秀哉的「三三·星·天元」之局銷量猛增,可謂雙贏。年少氣盛的應昌期想通此節,立即提筆為上海《新聞報》寫信,建議其舉辦新聞棋賽和開設圍棋專欄。據記載,這一建議得到報紙主筆的讚賞,前者雖因現實條件所限無法成真,但圍棋專欄的確從此出現在了《新聞報》上。

值得後人玩味的歷史記錄還有,在上海統原銀行工作的時期,應昌期不時拜訪位於四川北路的內山書店,閱讀、瀏覽日本圍棋書刊。作為內山完造、內山美喜子夫妻在上海開辦的日文書店,內山書店以與魯迅的交誼在中國聞名。三十年代,魯迅出入內山書店數百次,不知道應昌期與魯迅是否有過一面之緣?

魯迅先生於1936年辭別人世,應昌期在上海這一段長達四年有餘的「學工」生涯,也要走入尾聲。促使應昌期改變生活狀態的原因,是他結婚了。


10/20 19:23
生成PDF文件 列印


回復: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 ( 多篇)
#3
管理員
Benutzerinformationen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三):抗日時期不得不放下棋子

2017年10月18日20:00 新浪體育
應昌期夫婦在靈橋前合影留念

1936-1946

1934年,慈城中城小學來了一位體育教員。因是校長從上海招聘而來,又是位年輕女性,在慈城地方頗有一些轟動。但恐怕不能被應星耀料想到的是,這位應聘的姑娘,竟然在兩年之後成了自己的大兒媳。

她叫唐平塵,生於1915年3月15日,上海人。1934年10月與回家探親的應昌期第一次見面,漸漸情愫暗生。又因為兩人工作地與家鄉巧妙的彼此重合,無論哪一位返家休假都能甜蜜地見面,直至1936年12月訂婚。

自由戀愛,終成眷屬,原本是和睦幸福的愛情故事,但應昌期的自強心在訂婚後發作了。原因無他,竟是經濟地位——身為銀行普通職員,應昌期的月工資只有15銀元,而唐平塵的教師月薪是35銀元,在那個時代,不僅天殊地別,簡直要「女尊男卑」了。

恰在此時,應昌期在報紙上讀到了福建省銀行的高級行員招聘告示,待遇自然優厚,條件卻有三款:銀行工作三年以上、兩位資深行員推薦書、大學專科以上學歷或同等學力。對於應昌期而言,學歷難題第一次擺到了他的面前。但應昌期的「破題」方式令人稱奇,他在拜託統原銀行待自己甚好的鮑英甫寫推薦信,送給擔任主考官的鮑英甫同學的同時,向招聘單位鄭重提出:「我雖沒有文憑,但通過自學有同等『學力』。」破格取得應聘資格後,應昌期在百餘人的筆試中脫穎而出,證明了他在金融方面的天賦。畢竟這一天賦,深受「對銀行業務悟性特高,尤其對會計實務,可謂聞一知十,無所不諳。日常工作,輒游刃有餘」之類的盛讚。

於是1937年夏秋之際,應昌期拜別統原銀行,趕往福州任職。書法老師趙叔儒贈他一幅字「升高必自下,謹始惟其終」,這幅字陪伴了他一生。在福建省銀行就職期間,應昌期得到了後來成為國民黨要員的嚴家淦的賞識,工資水漲船高至150元。1938年初,唐平塵遂辭去教職,乘船與丈夫團聚,正式舉行婚禮,從此操持家業六十年。1997年應昌期病逝後,唐平塵搬回寧波居住,至今已逾百齡,身體仍然康健。

但罪惡的戰火已使年輕的二人世界不得安寧了。1938年,日軍開始進犯福建,受此侵擾,福建省銀行從福州逐次遷往南平、永安、長汀,應昌期一家自然隨之遷徙。途中敵機轟炸、交通不便、土匪出沒、饑寒交煎,種種艱難境況自可想見。直至福建也難以保全,應昌期先後被省行派往江西贛州、湖南衡陽、重慶等地成立分行,以度時艱。途中,長女應法諾1939年生於福建永安,長子應明皓1943年生於江西贛州,小女應柔爾1944年生於湖南衡陽。由於身負一行之責,流徙途中,應家常常要母子先行,應昌期再帶著載滿錢鈔賬冊的車隊上路。多少提心吊膽的心酸辛苦,都凝結在了橫跨南中國的一條遷移路線圖之中。

1944年底,應家五口安然無恙地抵達大後方重慶。在戰火連天的歲月裡,已屬蒼天保佑。轉年,傳來了抗戰勝利的消息。此時應昌期辭父別母已有八年之久,寧波淪陷後,應星耀在上海教書維生。日本投降,應星耀立即返鄉,組織中城小學的復建工作。思家心切的應昌期為家人買了沿江而下的船票,「便下襄陽向洛陽」。由於工作的關係,應昌期乘飛機至上海與妻子會合後,1946年應氏全家在寧波歡度了一個美滿的春節。

自1937年離開上海起的十餘年間,應昌期受戰局變動顛沛流離,人生履歷既厚且重。之所以後來不常提起,「最主要的是他這個人不會叫苦」。但這段時間他的圍棋履歷,的確因為艱辛的生活而是一片空白。


10/20 19:26
生成PDF文件 列印


回復: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 ( 多篇)
#4
管理員
Benutzerinformationen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四):發現林海峰 感慨英雄少年

2017年10月18日20:20 新浪體育
應昌期資料圖

1946-1963

1946年初,應昌期被國民政府徵調,赴瀋陽接收瀋陽銀行。打點行裝到達上海時,與在福建銀行的上司嚴家淦不期而遇。嚴家淦年長應昌期十二歲,因為器重應昌期的才華而對他青眼有加。此時嚴家淦正在台灣行政長官公署任職,為籌劃接收、改組台灣銀行物色人才。偶遇這位昔日手下的得力干將,自然不會輕易放過。在嚴家淦的安排下,應昌期放棄北上,東渡台灣海峽轉而接收台灣銀行。

這是改變了應昌期此後五十年命運的一個決定。

1946年1月,應昌期第一次踏上台灣的土地,四個月後舉家來投,父母則是在1949年抵達台灣。在主管全台銀行業務的台灣銀行,應昌期從總行業務經理做起,最多時一人身兼副總經理、代總經理、國外部經理、營業部經理、業務部經理五職。全家住進台北重慶南路的台銀高級宿舍,鄰居就是嚴家淦。

在台銀任職期間,應昌期的重要功績經後人總結,有如下三項:一是主持發行銀行高管簽字的定額本票以代替現金,緩解幣制改革期間的經濟動盪;二是倡議舉辦政策性及功能性貸款,扶助原棉、輪船行業,促進台灣紡織、航運業的發展;三是將漢字用英文字母拼音化,設計出一套「SYDX電報明碼字彙」,大幅提高銀行匯款速度。由於在銀行業名氣益大,應昌期甚至被台灣大學校長傅斯年邀請,擔任台大特約教授講授銀行實務課程,選課人數爆滿。只是應昌期認為「會計有什麼好教,就是借方貸方軋平就好」,覺得「誤人子弟」,三年後遂作罷。

隨著生活逐漸安定,應昌期對圍棋的熱情重燃起來。1951年,應昌期加入「中央日報圍棋賽」賽事評判委員會,這一由新聞單位創辦的比賽向全台灣圍棋愛好者開放,有超過二百人參賽,時年僅九歲的林海峰作為全場最小者而備受矚目。看著眼前這個祖籍寧波的小棋童,三十四歲的應昌期是否想起了當年樹下看圍棋的自己?棋癮難耐的他主動下場和林海峰對弈一局,深受「自古英雄出少年」之震撼。

1952年,在酷愛圍棋的空軍司令周至柔主導下,因1937年日軍侵華而解散的「中國圍棋社」於台北復會,更名「中國圍棋會」,發行《圍棋》月刊。周至柔任會長的「中國圍棋會」由教育名人陳雪屏、商界巨頭林伯壽任副會長,「小諸葛」白崇禧任監察人,應昌期任負責具體事務的總幹事,復會第一件大事就是邀請在日本升降十番棋中連戰連捷的「昭和棋聖」吳清源訪台。其時吳清源的母親張舒文等家人都已在台灣定居,長兄吳滌生還當選「中國圍棋會」理事,與浙江高手周傳諤展開十番棋大戰。吳清源婉拒了「中國圍棋會」為他頒發的「棋聖」稱號,只接受古已有之的「大國手」。按照安排,吳清源在台北中山堂與林海峰進行了一盤讓六子棋,成為師徒緣分的起點。

應昌期在台灣銀行供職長達十八年,從未滿而立的青年,到年近五旬的中年,可謂投入了最好的歲月。銀行事務紛繁如巨,圍棋樂趣偶爾得顧,天長日久,是否會有一絲倦怠?1963年,新任「台灣省政府主席」的軍人黃傑調應昌期任台灣中小企業銀行總經理,應昌期堅不從命,於是改任台灣銀行顧問。說客給他建議,如果加入國民黨,則可高就台灣銀行總經理。覺得自己陷入政治漩渦的應昌期深感不快,萌生去意。他問夫人:「我如果不在台灣銀行工作,可以嗎?我們家有飯吃嗎?」唐夫人答:「可以的。」

辭職當天晚上,應昌期給自己寫了十個字:「一怒定天下,千秋爭是非。」這是徐悲鴻題寫過的聯語,也是應昌期離開台灣銀行的心情。


10/20 19:27
生成PDF文件 列印


回復: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 ( 多篇)
#5
管理員
Benutzerinformationen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五):事業騰飛 辦台灣三大棋戰

2017年10月19日11:29 新浪體育
應昌期資料圖

五、企業家的腰板

1963-1974

走出台灣銀行的大門,應家反而門庭若市起來。應昌期在銀行界打拼沉浮三十年,人脈故舊無可計數。做生意免不了與銀行打交道,聘請應昌期無疑是發展企業的一記「妙手」。故此,從1963年起,應昌期在多家企業掛職,開啟了人生新的篇章。

從「銀行家應昌期」到「企業家應昌期」,利華羊毛、國泰化工、國際票券厥為不可不提的三大公司。在吳尊賢、張心洽等台灣工商界人士的厚意下,應昌期1964年組建利華羊毛工業公司,進軍紡織業。1968年以聯營為方式,合併中華毛紡、台灣毛絨、中本紡織三大工廠,成立益華紡織工業公司。經過與日本、澳洲羊毛供貨商長期的談判、交道,1973年勇於向海外開拓,在澳大利亞成立利華澳洲公司,自行採購原毛。1976年又以益華為品牌涉足色拉油行業,創辦益華油廠。1979年,利華羊毛股票在台北上市。這幾個與「衣」、「食」緊密相關的公司,恰逢行業發展的滾滾浪潮,支撐養活了從台銀離職的應昌期一家。

1963年,應昌期接辦以連二亞硫酸鈉(俗稱保險粉)為主要產品的國泰化工廠股份有限公司。經海內外考察、組建管理團隊、購買國外技術、申請優惠政策等全方位介入,國泰化工產品質量日益優良,市場份額不斷上升。令應昌期沒有想到的是,原本與其他輕工業公司一樣只領取正常薪水的國泰化工,股票於1990年在台北上市,股值大漲,為他晚年扶助鄉里、支援圍棋的巨額投入提供了最有力的支持。

隨著台灣金融事業的發展,特別是企業融資的需要,應昌期擔任董事長的國際票券公司於1965年成立。國際票券在性質上屬於官營,並非民間所有,應昌期最終於1991年辭去董事長之職。但在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台灣經濟的「起飛」時期,國際票券的股權紅利令人艷羨,應昌期所持有的股票、債券,成了他投給圍棋最重要的一桶黃金。

應昌期的商海縱橫,遍及社會消費品、大宗商品、現代科技產品、虛擬經濟、海外投資,需要擁有對價格、產量、市場預期等極敏銳的觀察力和執行力,方能掌舵數十年而不倒。縝密運籌的同時,應昌期大膽果決的作風在他的藍圖上又一覽無餘。謹小慎微的企業家,是難以邁出如此多條前進路線的。

但應昌期自己說:「我一生以百分之十的精力辦實業,百分之九十的精力辦圍棋。」

在開拓個人事業的六十年代,應昌期的圍棋履歷仍舊著墨不多。僅有的一筆是1965年起,他出資與「中央日報」、「中國圍棋會」共同創辦青少年圍棋賽,長達十一年。王立誠、王銘琬這享譽日本棋壇的「殿上垂裳有二王」,就是在這一比賽中被發現。

進入七十年代,隨著名下公司陸續步入正軌,經濟實力已非往年可比的應昌期「又引起提倡圍棋興趣的高潮」。其間,發生了一件「雙龍決裂」的大事。1972年,因對「中國圍棋會」副總幹事的人選產生分歧,應昌期與周至柔在會上公開失和。應昌期一連對周至柔說了三遍「你有什麼了不起」,周至柔以會長身份革免應昌期總幹事之職,隨後主動請辭,引發脆弱的台灣圍棋界大地震。

周至柔掛冠而去後,應昌期依然肩負起維持「中國圍棋會」的責任。「中國圍棋會」成立後再未開過會員大會,也極少有會員二次繳納會費。1972年,應昌期向工商界發起募捐,獲得三百餘萬元,將「中國圍棋會」改為財團法人,購買仁愛大廈F座二樓作為會址,供棋手所用。1974年起,應昌期與《新生報》談妥合辦「名人賽」,此後與《民生報》合辦的「棋王賽」、與《自立晚報》合辦的「國手賽」於1978年、1980年相繼誕生,台灣「三大新聞棋賽」就此成型。1975年,「中國圍棋會」又與《新生報》合作,舉辦「大專杯圍棋賽」,並推動與日、韓的高中、大學生圍棋交流。1979年,「中國圍棋會」創設台灣職業圍棋制度,周咸亨、陳永安、陳秋龍成為首批職業棋手,並於1982年推出復古的品位制,一品最高,九品最低,與職業段位制相反。

由於缺乏日本新聞棋戰長期運行的社會土壤,台灣新聞棋賽的誕生多為應昌期的一人之力,以其與報業領袖的私人關係所促成,不乏「你們這麼大個報紙,也不辦個新聞棋賽推廣圍棋」之類的鼓動,而今也都消失在茫茫歷史之中。除了出錢辦賽,運營場地、編印雜誌……作為「中國圍棋會」金主的應昌期不僅所費者巨,後來又出現了很多不愉快的經歷。「做我應昌期想做的圍棋」這一念頭,漸漸地開始萌發了。


10/20 19:29
生成PDF文件 列印


回復: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 ( 多篇)
#6
管理員
Benutzerinformationen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六):為吳清源不平 誓改棋規

2017年10月19日12:21 新浪體育
應昌期與吳清源

六、接過故人的火把

1974-1983(一)

1974年初,應昌期出資發行的《圍棋》雜誌撰稿人,也是應昌期在台灣銀行時的下屬沙濟琯多次拜訪應宅,與應昌期談起改革圍棋規則的夙願。沙濟琯對圍棋可謂癡迷,除了撰寫圍棋評論,1960年至1971年在《圍棋》雜誌上連續發表六篇文章評論數子、數目規則,指出日本規則不合理之處,強烈呼籲廢除「數子法收後需還半子」的條款,提議「數子為體,比目為用」,但響應者寥寥。那時的應昌期「離開台銀,忙於生活」,「疏遠圍棋好幾年」。隨著生活重心的轉向,沙濟琯的見解越來越被應昌期重視。但就在打算深入研討的時候,噩耗傳來:1974年3月17日,沙濟琯外出散步時遭遇車禍,意外身亡。

沙濟琯的罹難對應昌期產生了極為重大的影響,昔日秉燭夜談的棋友一夜之間成為故人,無論如何都是難以接受的事。故人已沒,讓其「雖死猶生」的最好方法,就是繼承他的心願。應昌期自己說:「經過這次意外的波折,更促成我下最大的決心,必須完成沙君的遺志。」於是,應昌期要來沙濟琯研究規則的所有文件,堆在案頭當作了自己的使命。

應昌期對圍棋規則並非沒有認知,1948年與1959年,吳清源在日本升降十番棋與對本因坊三番棋中兩次出現規則爭議,都與終局時是否需要補棋有關。第一盤對巖本薰,由於無關勝負,出現了吳清源「一目或兩目勝」的棋史奇談。第二盤對高川格,因為輸贏只在一目之間,吳清源原本半目勝的棋被判為半目敗。雖然日本圍棋規則受此影響而出台,但應昌期對這兩局勝負判決耿耿於懷,認為是吳清源「被日本人欺負」的明證。為了替中國人揚眉吐氣,制訂一部「絕無爭議」、「絕無判例」的規則,也自然而然地成了應昌期的理想。

同樣促使應昌期「改革規則」的,還有他少年時代在上海棋社的見聞。規則不僅要判決盤內勝負,更要規範、約束棋手對局時的行為習慣。「藝、品、理、規」四個字,是為「應氏規則」的總綱領。規則開篇便說:「棋藝乃熟能生巧之功夫,棋品乃人品哲理之化境,因人而異。一代圍棋宗師除超高之棋藝外,兼是非常人所能及之無上棋品,才能有此成就。」細緻到對局衣著與坐姿、落子手勢、棋子只能放在盤上和盒中等都有明確規定。「藝、品、理、規」再加上「禮、器」二項,構成了應昌期心中的「棋道」。「棋品」的重要位置,沒有任何一部圍棋規則置於如此靠前。

敢想敢做,行動力超強的應昌期立即動手。沙濟琯逝世僅十天,3月27日應昌期便以「中國圍棋會」常務理事會為名義組建「圍棋規則研究修改委員會」,四天後舉行第一次會議,兩個月後召開第二次會議。6月,應昌期發表《圍棋規則必須改革》,此後類似的署名文章絡繹不絕。年近六旬的應昌期,將他晚年生活的絕大部分時間都奉獻給了這項事業,投入程度令觀者為之驚訝:「哪有一位大老闆,辦公桌上擺的全都是圍棋規則文件!」


10/20 19:30
生成PDF文件 列印


回復: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 ( 多篇)
#7
管理員
Benutzerinformationen

應昌期的圍棋人生(七):專程到日本棋院商討規則

2017年10月19日14:11 新浪體育
應昌期資料圖

七、千字真言

1974-1983(二)

1974年,經「中國圍棋會」常務董事會通過,以應昌期提出的「以子量地」為基礎的新規則開始實施,其中「子空皆地」、「填滿數子」、「雙活計目」、「黑貼六點」均為應氏首創或提倡。「禁止同型反覆」與沈君山提出的「取消禁止自殺」等後來納入應氏規則的方案,當時也開始討論。

1975年,赴日出差的應昌期專程到日本棋院,與吳清源、三堀將、富田忠夫、林海峰等日本棋界重要人士商討規則。吳清源提出一點:「如果某一手可以棄權,那麼雙方連續棄權怎麼辦?」雖是一句玩笑話,但令應昌期警醒起規則的嚴謹性,從此更加字斟句酌,反覆思量可能涵蓋的所有情況。以1974年10月10日推出的為第一版,1977年7月7日第三版定名為「計點制圍棋規則」,應氏規則在七八十年代幾乎每年更新一版,每一處細微語句的調整都飽含著應昌期廣泛吸納棋友、讀者建議,對圍棋滿腔的敬畏和熱忱。

1976年,日本圍棋記者勝本哲洲向應昌期致電,不久後即飛赴台北,此前素不相識的二人就規則問題長談十二個小時。按照日本棋界的師承,勝本是工藤紀夫的入門老師,輩分極高,又難得擁有世界視野,對應氏規則頗多贊同,是應昌期少有的日本支持者。數次深談之後,深諳日本棋界如何固守傳統的勝本哲洲告知應昌期,想令日本棋手接受新規則斷無可能,唯有搶先一步使應氏規則成為世界規則,才是推廣出去的最好辦法。而使之成真的捷徑,就是創辦高獎金的世界比賽,吸引最強者來體驗、爭冠。這一構想以應昌期當時的財力而言,尚且屬於天方夜譚,但深埋在了應昌期的心間。

大約從1978年起,應昌期通過觀察日本職業比賽的勝負情況,意識到黑貼六點(即五目半,計點制規則由於允許收後,可以貼整數目但必須為雙數)時黑棋勝率較高。此後應昌期安排手下廣泛搜集日、韓棋譜,在注意特殊棋型的同時分別按照黑貼六點、八點統計結果,以萬餘局的統計樣本得出了黑貼八點較為公平的結論。這一結論在當時無疑是轟動性的,也成為應氏規則最引人注目、引發議論的一點。

第一版計點制規則提出了「氣盡提取、全同禁著、子空皆地、填滿計點」的「十六字綱領」,此後日益發展,直至形成「手分虛實、除窮任擇、氣定死活、提取證明、變窮打劫、劫分爭攪、子空皆地、填滿計點」的「三十二字提要」。「十六字」中,因規則譯成中、英、日三種文字出版,得到世界關注,「全同禁著」接受美國麻省圍棋會會長威利姆·曼紐建議,1982年改為「變窮禁著」,隨著研究的加深,1984年更名「變窮劫禁」,1991年細化為「變窮打劫,劫分爭攪」,這一條是專為限制圍棋中極其罕見又極為複雜的三劫循環、四劫循環、長生等「無勝負判例」所設,也是應昌期最費心思的一款規則。為在理論層面解決「禁止全局同型再現」,應昌期師法古人,提出了「熱子」一詞,即劫爭中反覆提取之子,帶有下棋人手指餘熱,因為「燙」而必須找劫後才能提起,並引申出「單熱子」、「雙熱子」、「孿熱子」。再根據死活是否確定,提劫之子是否為熱子,將劫爭區分為「爭劫」和「攪劫」,「爭劫」可繼續進行,「攪劫」則不被允許,這是應氏圍棋規則最為深奧的創造。

圍棋規則是應昌期後半生的心血所繫,也是他理想主義的寄托。除了文義接近文言,盡力保證規則敘述的雅馴,在字數上也竭力控制在一千個字的數目。為此,應昌期或親自,或請人一遍遍清點字數,計算每個字用了多少次,為此畫的「正」字不計其數。應氏規則從1974年第一版至今天通用的1996年最後一版,應昌期殫精竭慮凡二十二年,常常幾天幾夜茶飯不思。專門錄入應氏規則的打字員也為之感慨:「董事長,我替您打第一稿時剛結婚,現在兒子都比我高了。」


10/20 19:31
生成PDF文件 列印







可以查看文章。
不可發文。
不可回復。
不可編輯自己的文章。
不可刪除自己的文章。
不可發起投票調查。
不可在投票調查中投票。
不可上傳附件。
不可不經審核直接發文。
不可使用主題類別。
不可使用HTML語法。
不可使用簽名檔。

[高級搜索]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5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