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主選單


正在瀏覽:   1 名訪客






趙治勳:真想抓一把棋子扔在AlphaGo的臉上
#1
管理員
Benutzerinformationen

2018年06月03日 09:35 體育綜合
赵治勋九段 趙治勳九段

文章來源:弈客圍棋

趙治勳九段(現年62歲)在日本征服「大三冠」(同時持有棋聖、名人、本因坊),並達成日本棋戰大滿貫(征服七大棋戰),但是定段五十週年之際他的感想卻出乎人意料:「我有太多的後悔。」

「如果把喝酒花掉的時間省下來點,更認真學習,我必做得更好,所以後悔啊。我倒不是因為未能拿到更多的勝局和頭銜感到遺憾,而是我本可以成為更能愛自己的人。我過得是一輩子只知道圍棋的人生,我如果不偷懶,可以下出能讓自己滿意的棋,進而可以更愛自己。」

趙治勳橫掃日本棋壇,在20世紀八十年代前半葉成為了日本棋壇乃至世界棋壇的第一人。去年4月,趙治勳達成了「前無古人」的正式棋戰1500勝(821負)。如此斐然的成績,該成就得是否都已成就?對這個問題趙治勳說:「哪能呢?最近是輸得有點多。」

趙治勳雖然面帶微笑,但難掩苦澀的味道。

5月20日,趙治勳和吉原由香裡搭檔出戰SG杯混雙賽,但輸給了崔哲瀚-吳侑珍組合。賽後趙治勳介紹了韓《朝鮮日報》的採訪,趙治勳說:「只要輸棋,我就會很痛苦。不過這盤不是個人賽,受傷相對會少些。」

为了变得更强,每天摆棋八小时為了變得更強,每天擺棋八小時

1962年,6歲的趙治勳牽著叔父趙南哲九段手渡日留學,進了圍棋名門木谷道場。1968年,趙治勳定段成功(11歲9個月)。趙治勳的綽號是「爆破專家」,他總是深深打入對方的腹地,而且能在死境中盤活下來。

趙治勳接受採訪,首先要求諒解「韓國話還不是很流利」。

-你職業生涯的勝率達到了65%,所以對「輸棋」還不是很習慣?
趙治勳:「無論如何,輸棋的記憶要比贏棋留得長一些。過去我在上邊兒(和超一流)戰,輸了就更憋氣就想發火。現在我是習慣性輸棋,但輸棋的痛苦還是和原來一樣。」

-我怎麼落入這種境地?有這種冤屈感嗎?度過全盛期(從20歲到35歲前),開始上歲數,棋力下降是不可避免的吧?
趙治勳:「我是能看出別人老了,但從不覺得自己也老了。我感到痛苦的原因是棋力下降,但這和年齡沒有關係。」

-因為算不清,或因為出現錯覺輸棋,你現在也有這種時候吧?
趙治勳:「我並不同意老了就會出現失誤。而且也不是年輕棋手無條件更強。五十年前,日本圍棋可以說是最高,當時我認為只有在日本學棋才能成功。現在是無論身在何處,只要上網就能學棋,而且韓國國內棋手已經更強了。過去,棋手的全盛期在30~40歲,而現在不到20歲就能獲世界冠軍。我現在依然抱有只要學棋,就能變強的希望。」

-你一天是怎麼安排的呢?
趙治勳:「上午我就打三個小時高爾夫球當做散步,然後覺得腿酸了就桑拿,下午就練八個小時棋。其中三個小時是喝著咖啡擺棋,接著五小時是喝著酒擺,我的問題也就在這裡(笑)。無論贏棋還是輸棋,日本棋院都會給對局費,我實在不好意思下那麼糟的棋還領對局費。所以我一天不拉堅持擺棋。」

-你曾經「以命下棋」,現在依然如此嗎?
趙治勳:「輸棋太痛苦了,所以只有拚命贏。不過現在和過去不一樣了,年輕的時候如果輸棋,想死的想法都有,上歲數了就這種念頭全沒有了。反正,離死不遠了嘛,這個歲數哪怕明天忽然死去,也沒什麼奇怪的。現在,哪怕輸了棋,能多活一天是一天,哈哈。」

-如果把人生看做一盤棋,不過是剛下到中盤,人生後盤還有很多手段沒有使出來吧?
趙治勳:「我生出來除了圍棋沒幹過什麼,我還有什麼道兒可走?」

-對你學棋有幫助的後輩棋手,有嗎?
趙治勳:「金志錫九段的棋譜,我必會擺(譯註:趙治勳曾說『我因和金志錫九段同為韓國人而自豪』),他的棋始終有值得我尊敬的內容。朴廷桓九段是擁有AI的能力,我根本跟不上趟。柯潔九段,他究竟下的是什麼棋,我一點都看不懂(笑)。」

-你一生與圍棋和高爾夫球為伴,這兩者有共同點嗎?
趙治勳:「高爾夫球不僅要打好遠距離的長桿,而且要善於打短矩的推桿。而圍棋,無論是大局觀還是局部的計算能力都很重要。拳擊或者網球,十中八九強者會勝出,但圍棋和高爾夫球運氣會起到一定的作用,經常會發生弱者贏強者的一幕。」

-今天輸棋,是因為運氣嗎?(SG混雙賽不敵崔哲瀚吳侑珍)
趙治勳:「是兩人下一盤棋的混雙賽嘛。如果想『因為我失誤所以輸了』,心裡就會好過一點。大概,我的搭檔也是在埋怨我吧?(笑)」

我还没有老到缅怀过去的荣光我還沒有老到緬懷過去的榮光

1983年,趙治勳史無前例達成「大三冠」的前夕。藤澤秀行九段在棋聖戰前夜祭對趙治勳「宣戰」說:「我只想教四盤棋。」趙治勳針鋒相對回答:「我只想討教三盤棋。」而趙治勳最終三連敗後四連勝大逆轉獲得了棋聖頭銜。

-當時在前輩面前,你很有氣魄。
趙治勳:「我真的這麼說過嗎?我怎麼想不起來?不是玩笑吧(笑)?」

-1986年你坐輪椅出現在棋聖戰對局室,說「我還有頭腦和右手」。而且局後你還說:「輸了棋還沒有把用時用完,簡直難以置信。」
趙治勳:「因為交通事故我受了重傷,但沒想到頭部和右手沒有受傷。當時我說『我還有頭腦和右手』,這不是玩笑而是事實。棋聖戰挑戰番棋,一局棋要下兩天。棋手有八小時用時可下棋,我當時覺得如果不花完用時就輸棋是很壞。而現在快棋成為了主流,我的看法隨之也有了變化。我現在覺得,不是用時多就能想出好手段,如果平時的訓練很充分,哪怕進入讀秒也能充裕駕馭棋局。」

-你已經下了五十年的職業圍棋,有沒有記憶最深刻的一盤棋?
趙治勳:「我非常善於忘記過去的事情。我還沒有老到緬懷過去的榮光,當然也沒有年輕到因未來的希望而澎湃。我只是活在當下,只想認真活好此刻的這個瞬間。」

-你獲得的那麼多獎盃,都放在哪裡了?
趙治勳:「這些獎盃我看著心煩,而且也不想被羈絆,就乾脆全扔掉了。但是,有人會專門撿走我扔掉的獎盃,就是住在我隔壁的岳母。只要我扔掉獎盃,她一定會撿走(三年前趙治勳的夫人離世),所以不能說這些獎盃完全沒有了吧?我過去的榮光,是陳列在隔壁,哈哈。」

-曾經最讓趙治勳痛苦的棋手是誰?
趙治勳:「李昌鎬九段橫空出世,趙治勳就成為了什麼都不是的人。應該說,是李昌鎬九段把我從這個世界上抹掉了。而教李昌鎬九段的人,就是曹薰鉉九段。」


-所以你很恨他吧?
趙治勳:「曹薰鉉比我更有才能,圍棋也是很厲害,是我尊敬的人。曹薰鉉從日本回國後開始活躍,就出現了李昌鎬,繼而又出現了李世石。我認為,今天的韓國圍棋是曹薰鉉九段和李昌鎬九段這兩位天才共同打造出來的。曹薰鉉當上國會議員後和我抱怨說:『最近我實在搞不清楚是非對錯,一塌糊塗,太累了。』我就對他說:哪怕辛苦點,你還是再努努力當上總統吧。那樣我就可以到青瓦台蹭飯吃了,哈哈。」

-現在李昌鎬離頂尖層越來越遠,你看著這一幕心情是什麼?
趙治勳:「我心裡太痛了,簡直難以置信。他在我心裡烙印上了不可逾越的15歲天才的印象。我實力最鼎盛的時候,恰恰李昌鎬出現了。天下無敵的李昌鎬,現在因為錯覺輸掉好棋,我實在不敢相信。其痛我是感同身受。」

-你平生下的圍棋,你認為魅力是什麼?
趙治勳:「圍棋的魅力只有懂圍棋的人才能感受到。棒球或者鋼琴,哪怕是門外漢也能知道誰厲害。但是圍棋的魅力,實在無法說給不懂的人聽。圍棋,贏棋就開心輸了就難受,但是下出好內容後輸了,也會有一定的滿足感。如果我是業餘棋手,平生下圍棋就會能過上無悔的人生(趙治勳深感他的職業生涯『後悔太多』)。」

如果不下围棋我会成为喜剧演员如果不下圍棋我會成為喜劇演員

趙治勳一生獲得75個冠軍,今年4月他還獲得了韓國大舟杯男女職業元老最強者戰冠軍,這是他獲得的韓國國內的第一個個人冠軍。

-在日本棋院的協助下,繼去年你今年還會參加韓國元老圍棋聯賽。你是為家鄉釜山KH能源隊效力,在母國打比賽的感受是什麼?
趙治勳:「感受和在日本下棋完全不同。而且是團體賽,我可以享受勝負。」

-你有沒有想過轉回韓國棋院?
趙治勳:「如果能轉回當然好,但我是在日本學習了圍棋和人生,所以道義上不允許。我倒是經常自問自己,我為什麼還留在日本?不過我如果回到韓國,就不會再下圍棋了,我會悠遊玩樂度過餘生。」

-勝者和敗者一起復盤,這一景象也會給不懂圍棋的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難道敗者不是想盡早離開恥辱的場所嗎?
趙治勳:「為什麼輸了,怎樣下才能贏,是通過復盤才能學習。在復盤的過程中,輸棋的痛苦也會鎮定下來。我如果輸棋,就想對自己發火,然後想洩憤。如果復盤,火氣就能壓下來不少。輸棋後就那麼衝到大街,弄不好我就會揪住什麼人暴打一頓。」

--你對局的時候有喊自己「傻瓜」或擊打自己頭部的習慣。還有你今天的髮型爽利多了,
趙治勳:「我換了一家髮廊,沒想到他們沒經我的同意理成這樣了,很讓我不快。不過別人都說『現在看起來很端正』,還說我過去是『街頭露宿者的髮型』。擊打自己頭部的惡習,我基本改掉了,今天我是用手巾捂著嘴下棋的。」

-你曾說過「如果我不下圍棋,會成為喜劇演員」。
趙治勳:「我如果有這個才能,哪怕現在都想改行,只是我有說話有點磕巴的毛病。如果不下棋,我就喜歡講講笑話開心開心。被譽為日本『喜劇之王』的籐山直美的劇,還有渥美清的電影我一個不拉都看過了。」

-是一種求均衡的心理投射吧。
趙治勳:「我存在的理由,是在於『激烈的勝負』。可能是我無法擁有的,所以我自然嚮往喜劇吧。我的綽號是『爆破專家』,喜歡攪渾棋局,但我尊敬的是全盛期的李昌鎬般靜靜只贏半目的圍棋。」

-為什麼沒有培養弟子呢?
趙治勳:「我大概有十年時間把弟子帶在身邊,但沒有什麼成果。當然是問題出在我這個不合格的師傅身上。我想,曹薰鉉一開始就知道李昌鎬是天才,而且也知道弟子比他更強大起來的那一刻轉瞬就會到來。因為有曹薰鉉,所以有了李昌鎬。但同時因為有了李昌鎬,所以有了曹薰鉉。究竟是雞生蛋還是蛋生雞暫且不論,總之兩人是相互刺激中走向了大成。」

-你是如何看待AlphaGo?
趙治勳:「AlphaGo也有弱點,我覺得如果認真學習,也可以下出AlphaGo的棋。但是,AlphaGo贏了李世石和柯潔後隱退了,真是讓我生氣,事兒不是這麼辦的吧?」

-如果AlphaGo就在你身邊,而且能聽懂你說話,你想對他說什麼?
趙治勳:「還有什麼能問的?我就想大喊一聲『哪有這麼辦事兒的!』,然後抓起一把棋子擲到AlphaGo的臉上。」

趙治勳還說,如果能穿越回五十年前,我就更加認真學棋,橫掃李昌鎬、李世石、AlphaGo。關於人生最後的目標,趙治勳凝神「長考」,然後說:「我如果不再下棋,每天只打高爾夫球、喝酒會幸福嗎?我因為圍棋,一生在自責中孤獨活到了現在,但仍可稱之為有趣的人生。一生無悔地下到最後,才能無愧於圍棋。」

藍烈編譯


6/3 14:48
生成PDF文件 列印







可以查看文章。
不可發文。
不可回復。
不可編輯自己的文章。
不可刪除自己的文章。
不可發起投票調查。
不可在投票調查中投票。
不可上傳附件。
不可不經審核直接發文。
不可使用主題類別。
不可使用HTML語法。
不可使用簽名檔。

[高級搜索]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5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