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主選單


正在瀏覽:   1 名訪客






疑似作弊者之父:24日手機流量證明兒子是清白
#1
管理員
Benutzerinformationen

2018年05月04日 12:16 新浪體育
配图 配圖

       來源:野狐圍棋

        國內比賽首次「疑似」作弊事件已過去一周有餘,五一長假期間,當事人劉超的父親劉先生與我們取得聯繫。針對當前圍棋界對本事件眾口鑠金的輿論現狀,劉先生提出了自己的證據和觀點。


——野狐小編:感謝劉先生接受我們的專訪。首先我們想從最直接的問題入手,手機攝像頭為何放在上衣兜裡,且始終對準棋盤。
就我們目前收集到的現場照片來看,這種行為一以貫之,至少橫跨偉星、清韻兩項比賽。平心而論,這是指證作弊最直接的證據(但不是最根本的)。
——劉父:其實坐著的時候,手機放上衣口袋,應該是個人習慣問題,至於攝像頭對外,應該有很多人會這樣做,關鍵是在此之前,並沒有人認為不行,所以也沒人說。還有,現場除了拿下的下棋前聽音樂的耳機外,並沒有發現另外沒備。這只是猜測,不是證據。

——野狐小編:但是戰勝胡煜清之後的一輪比賽,出現了臨時上交手機後,劉超大優局面迅速被翻盤的情況?
——劉父:關於這盤棋劉超本人已做說明。先是模仿棋,後有圍觀,貼到臉上觀察應該是尋找吧。試想下,下棋本應該是要專心,在有諸多干擾,與議論,又突然讓拿掉手機(的情況下),能保持正常水平應該也很難吧。
如果你查下劉超的經歷就能知道,從初中到大學,劉超基本沒參加比賽,全國賽更是只有今年,比賽經驗缺失也在所難免,還有性格問題,由於抑鬱症的原因,劉超從去年10份開始休學,所以才有時間下棋。

以下為劉超在接受《新京報》採訪時,對這盤棋的解釋「有盤棋的對手跟我下了將近一百手的模仿棋,導致我那局棋一直下得很艱難。後面有很多人圍觀我,我本人患有一定抑鬱症,當時在場非常緊張,有一個人甚至把臉貼到我臉上來,這樣觀察我,而且他們幾個人圍著我,導致我那局棋開局就不利。

為此,我們聯繫到了清韻杯比賽總裁判長李守勝先生,李先生向我們介紹了這盤棋的一些情況,並提供現場照片一張。
——李守勝:模仿棋那盤,裁判們看到這麼高水平的棋手,竟然也下了這麼多手的模仿棋,感覺到很奇怪。在巡場的時候,會停下來看一下。他們當時根本不知道劉超疑似作弊的這個事情。下到60多手的時候劉超落子天元,結束模仿。我們的裁判非常好奇,剛好抓拍到模仿棋結束瞬間的這一刻。


——野狐小編:僅從這張照片來看,本局似乎就是很正常的圍棋比賽現場。比賽時是否發生過「有人把臉貼到棋手臉上觀察」這種嚴重干擾棋手的情況?
——李守勝:沒有。這次請來的當地幾位裁判,對業餘棋界瞭解很少,根本不知道本局在進行過程中,已經在業餘高手的朋友圈裡產生了那麼大反響。

——劉父:此外,關於這盤模仿棋的報道,有一句描述我覺得不對(清韻杯全國業餘圍棋公開賽的裁判長李守勝回憶當時的情況,劉超對劉湯顥的對局,本來劉超用時少,但手機被收上後他就超時負了。)劉超是被模仿一方,通常來說不應該是模仿者用時更少嗎?
——李守勝:這個我倒是看過,劉超對手的用時,比劉超多。

——野狐小編:說到休學和抑鬱症,我們上網查閱了一些相關情況,患者通常需要家人長期陪護吧,尤其是外出的時候。而目前的業餘比賽,基本上意味著一周左右的出外旅行。
——劉父:本來就準備下學期回學校的,而且他當時主要就是不太會與人相處,學習效率不高。今年本來好得差不多了,經過這個事,他又把自己藏起來了,所以我很憤怒。這直接導致他會說出再也不下棋。抑鬱症的事情,隨時可以找劉超所在學校院系的輔導員證實。

——野狐小編:目前劉超閉門不出的狀態,和不再下棋的聲明,只會讓輿論對他更不利吧。
——劉父:其實我也在鼓勵他面對,但他說做不到,最少目前做不到。所以,我想知道能否以我的身份出面並配合,向棋院提出調查申請?

——野狐小編:如果棋院讓劉超用下棋來證明自己呢?圍棋人習慣了盤上見真章,而且除去手機攝像頭,目前輿論指正作弊的焦點,在於劉超的棋譜,與AI重合度極高。
——劉父:(劉超)現在的狀態(下棋)肯定不行。但是有沒有辦法從技術上證明自己?我查了劉超的手機流量,並沒有任何異常。這能否成為證據?此外,關於劉超的一些情況,有三點情況,需要詳細介紹一下:
一、從去年到上個月,大約有四個多月,劉超一直在做一項工作,每天都會熬到深夜,用天頂7(Zen7)分析了一百多盤棋。棋譜選用的是成名的業餘和職業棋手,希望能找到Al的選點規律,準備寫一本書叫《佈局庫》說為了什麼對稱性,為此還專門買了一個記譜打印軟件。所以他的重合度比別人高一點,也是有可能的。
二、劉超今年連續在半個月左右參加了三場比賽,過百齡杯成績是22,偉星杯第10和清韻杯。如果說人要作弊,要麼為名,要麼為利。為利的話過百齡杯第一是5.5萬,第二也有3萬,而清韻杯第一才2萬。如果真用Al,這裡拿個第一豈不更加合理?為名,且不說偉星杯己經上6,完全沒道理再去清韻杯,就說這個第10是以5段組第二升6,假如5段裡有一個小分比他高,豈不是落空了,既如此,何不多贏一盤便能萬無一失,這樣才更為合理。我想在業餘圍棋界,Al絕對可以橫掃任何對手!(編者註:根據報名的業餘5段人數,偉星杯前2名授予業6段位,可順延至前16名)。
三、過百齡杯之前,我送劉超到李岱春7段家與李下過兩盤棋,第一局劉超贏了,第二盤輸了,在去下第二盤的路上,劉超說他把第一盤用天頂7做過分析,其中100手中,雙方都只有兩手不是第一選點。
以上這些只供參考。只要在有公正的情況下,把我給你的時間段流量數據做個鑒定,就能說明問題了! 劉超有兩張中國電信的手機卡,一張在麗水、一張在江蘇使用,這是我查到的流量使用情況。

 

 

 

 

 

 

配圖為劉先生提供的,劉超VS胡煜清(4月24日上午)期間的手機流量情況。


【人物介紹】李岱春7段,2001—02年蟬聯晚報杯,01年世界業餘錦標賽冠軍,被譽為繼孫宜國之後又一位「純草根」出身的業餘盟主。近年來李岱春主要精力放在普及圍棋上,不過就在2016年的清韻杯上,李岱春9勝1負奪冠。

 

 
我們很榮幸的收到了李岱春7段本人對此事的回應。
——李岱春:(和劉超下棋一勝一負)確有此事,不過不是在我家,是在我家附近我的俱樂部下的。另外我的棋應該和zen7差別較大才對。

——野狐小編:您覺得劉超的棋力大致是一個怎樣的水平?
——李岱春:如果按照和我下的這兩盤面棋的內容來說,應該明顯比我現在要強一些。

——野狐小編:(震驚!)和一些報道裡的說法很不一樣啊,有的說劉超只有網絡8段,有採訪甚至表示最多也就中等偏弱的業餘5段水平……
——李岱春:不能說中等偏弱吧,畢竟現在的業5從網絡2到9都是,按照現在的標準怎麼也是中強。另外網絡8是說的(劉超)十年前的水平,只要現在經常下下棋,再怎麼應該也有9了。劉超以前在學棋的時候大概網絡8左右,後來的進度我也不太清楚,所以這兩盤下完後我也很驚訝。

——野狐小編:請原諒我們要做一個對您和劉超都很失禮的追問,您認為對局時是否存在AI的干擾?
——李岱春:兩盤棋間隔兩周,不是同一天下的,他的手機應該是放在桌上的,其他方面我沒注意。

——野狐小編:剛剛結束的世界AI大賽上,參賽者在接受採訪時也表示人類和AI的招法,重合度不可能像胡煜清7段在朋友圈裡說得那麼高(低配版95%相同,高配版從60手開始到終局一模一樣)
——劉父:首先,我不太相信那個數據。其次,根據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胡煜清7段應該提供重合度的驗證過程。

雖然自事件發生之日起,便有許多呼籲棋院介入調查的聲音,但中國圍棋協會除了在4月24日當晚向清韻杯主辦方發去「禁止參賽棋手在比賽中將手機放置在襯衣口袋外,桌面等明處,違者第一次口頭警告,第二次直接判負。」的緊急通知,再無任何動向。

查閱《中國圍棋規則》(2002版),第三章裁判法則第23條賽場紀律第7小節:在賽場中禁止正在參賽的棋手的手機、呼機發出響聲,初違者判警告一次,再違者判負。凡注視手機、呼機屏面顯示內容的,一律判負。已賽完的棋手及不參賽的棋手在賽場中使用手機、呼機的,由大會通報批評。

此外第二章競賽規定第15條第7小節,同樣寫著:棋手進入賽場必須關閉手機、呼機。不過這一條的標題赫然是「棋手的職業道德和賽場紀律」。條文中屢次出現的「呼機」,可以看出顯著地時代特徵,然而2002版,已經是目前中國圍棋規則的最新版本。

 

 
目前在韓國社會鬧得沸沸揚揚的「金成龍性侵事件」,韓國棋院同樣被棋迷指責不作為,有知情人士對此辯護為「韓國棋院既沒有調查權、也沒有執法權」。或許中國棋院,也在被同樣的問題困擾著。

——野狐小編:目前事件已過去一周,調查取證的困難度大大增加,而且事件本身似乎也在慢慢淡化……
——劉父:怎麼淡化?難道就這樣算了,那與承認有什麼區別?我不在現場,說真話,我也疑惑過,所以才會去查劉超與胡下棋期間的流量。我會與棋院聯繫看看,實在不行就找機會上訴,還劉超清白,這是我做父親的責任!

——野狐小編:如果劉超的身體和情緒有所好轉,您是否支持他出戰與業餘高手們的對決,已示自證。您是否認可這種自證方式?
——劉父:那本來是第一選擇,但我不能確定他什麼時候才能走出來。

——野狐小編:那麼在這裡也祝願劉超的身體早日康復,也早日從這一事件中走出來。
——劉父:謝謝!

一天後,我們聯繫到了劉超遭遇模仿棋一局的對手……
——野狐小編:對陣劉超那盤的模仿棋,是否是有意識的想針對AI?
——對手:去賽場的時候還沒想,但下棋前確實感覺對手很怪,特別是手機攝像頭對著棋盤,當時覺得可能真的是ai,所以臨時想的下模仿

——野狐小編:比賽現場的一些情況,是否如劉超所述干擾很嚴重?
——對手:觀察確實是有人觀察,但把臉貼到臉上我不記得了,大部分時間我都在低著頭想棋。另外我不知道他說開局就不利是怎麼說出來的,因為直到將近70手我都是在模仿。

——野狐小編:之前你接受採訪時認為對手在手機收起後表現判若兩人,現在依然這麼認為麼?
——對手:從招法上來說我還是這麼認為。

——野狐小編:你是否還記得用時情況,現場裁判和報道都說你作為模仿一方,用時反而更多?
——對手:因為我模仿的時候我也在花時間想,他的一些棋我現在不模仿,能不能便宜……

——野狐小編:你覺得這一事件最終將會是一個怎樣的走向?
——對手:這個問題我不知道說啥好,每個人的角度不一樣吧,不過還是想說一句要是想證明自己為何當初麗水的比賽不繼續下要棄權呢

——野狐小編:如果,劉超肯通過下棋的方式自證,有沒有興趣和信心站出來當對手?
——對手:我是肯定有信心。

採訪的最後,要不要追加一段採訪小結,我糾結了很久很久。採訪過程中,我感受到了一個父親的憤怒與無奈,並在與不同的當事人交流的過程中,嘗試一步步逼近真相,並將其一一展現給大家。我不斷地在反問自己,如果換做我的家人成為事件主角,我會怎麼做。在此也希望大家在回復時少一些情緒發洩,多一些對規則的談論、對細節的思考、以及對人性的理解。


5/4 16:56
生成PDF文件 列印







可以查看文章。
不可發文。
不可回復。
不可編輯自己的文章。
不可刪除自己的文章。
不可發起投票調查。
不可在投票調查中投票。
不可上傳附件。
不可不經審核直接發文。
不可使用主題類別。
不可使用HTML語法。
不可使用簽名檔。

[高級搜索]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5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