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主選單


正在瀏覽:   1 名訪客






隱身職業棋手出路深度思考:定段之後 何去何從
#1
管理員
Benutzerinformationen

2017年07月26日11:45 新浪體育
定段之後值得深思

轉自弈客圍棋 作者孟繁雄

今天,一年一度的定段賽落幕,正所謂幾家歡喜幾家愁,脫穎而出的30名(男子20,女子10)新初段們,臉上那燦爛的笑容著實令人羨慕。朋友圈裡面,對於那種衝段成功少年的報道比比皆是,而且套路如出一轍:XXX如何通過機緣巧合學棋,一開始屢受挫折,而後偶然的機會,家長發現了學棋中的天賦,通過XX老師的培養,進步神速,而後進入XX道場深造,才發現自己的修為尚欠火候,通過幾年的鳳凰涅槃,終於拿到了夢寐以求的職業證書。

在這裡,我不否認學棋少年和家長們的付出,也不否認這些少年們卓越的天賦,我只是想問一句:定段之後,何去何從?

不知各位棋迷們是否知道,在定段賽如火如荼的進行時,一年一度的升段賽,其實也在「默默」的舉辦。我之所以用默默一詞,是因為,和鋪天蓋地的定段賽報道相比,這升段賽的報道實在是少的可憐,要不是弈客寫了一則關於升段賽的報道,至少我這個半圈內人,是不知道升段賽在吳江同裡舉辦的。其實這裡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定段賽的雖然有一些佼佼者實力不輸職業,但總體而言,和升段賽的棋手相比,還是要稍差。從級別來看,參加升段賽的棋手大部分是一級運動員,外加個別運動健將,而定段賽的參賽者基本介於一、二級之間,也就是說,水平高、級別高的比賽反而關注度要遠遠小於級別低的比賽。

本次升段賽,一共有140多人參賽,約佔了現役職業棋手(不活躍棋手除外)的一半左右。不過參賽的絕大部分有兩個特點:一是段位在一至五段之間,二是名氣都不是很大。這其中的緣由對於外人來說可能比較複雜,但我還是能夠比較清晰的理順其中的利害關係。首先,升段賽的賽制,或者說升段的門檻是這樣的,同段位之間勝者90分,負者30分,每相差一段,段位高的獲勝便少5分。而段位越高,階段內需要的平均分也越高。我舉個例子,如果一個職業八段參賽,他面對的大部分對手只有六、七段時,那他升九段所需要的勝率將遠遠高於對手都是八段時。也就是說,當同級別對手變少時,升段的難度大大增加。

於是,自從十幾年前開始,八段參賽者的逐漸減少,然後是七段,然後是六段,到了現在,參賽的六段棋手已是鳳毛麟角。其次,中國棋院的段位改革制度影響也很大。最早棋手們只能通過升段賽升段,後來李世石堅決不打升段賽,頂著職業三段身份猛拿世界冠軍,讓韓國棋院破例直升其為九段,這一點也觸動了中國段位制度的改革。世界冠軍直升九段,亞軍七段,二次亞軍九段等等,也反映出,段位制度正在與時俱進的變革中。今年,更是出台了所有計算等級分的職業棋戰,均納入段位賽的積分,也就是說,任何一盤職業棋戰,除了計算等級分之外,還計算升段積分。如此,那些有名氣的棋手平時戰績好一點,自然而然的就達到了升段的標準從而順利升段。

這種段位制度,較以往相比更加與時俱進,也更能客觀的將段位和棋手的真實實力之間拉近,無可厚非。但是,它帶來了一個直接的弊端,那就是賽會制的升段賽完全成為了雞肋。那有些人要問,既然是雞肋比賽,為何還有140多人下呢?這就涉及了下一個問題,因為這140多人的大部分人,平時無棋可下!也許這半個月的12盤對局,是他們一年對局數量的絕大部分。

除了升段賽外,絕大部分比賽是淘汰賽制,最後爭奪的往往都集中在「那一小撮」頂尖職業棋手上面,大部分職業棋手難以擺脫「觀眾」的身份。於是,中國的職業棋手無形之中被逐漸的分為了兩類,一類是參加除升段賽外各大職業比賽的棋手,另一類是只能參加定段賽及其他少數比賽的職業棋手,在此,我冒昧的給他們做一個定義,也許不太合適,暫且叫前者為光鮮職業棋手,後者為隱身職業棋手。

那麼中國有多少光鮮職業棋手呢?我認為基本限於圍甲、圍乙級別,且在各大棋戰能夠經常打進32強的各職業棋手。這類棋手應當不超過100人,而剩下的只能算隱身職業棋手了。這些棋手中,有些轉型較快,要麼上了大學,要麼創業或轉行其他工作,要麼去世界各地普及圍棋教育,但大部分隱身職業棋手,最終還是走上了圍棋老師的崗位。

昨天看了天元寶寶對上海某新初段的採訪,按理說,打上職業初段應該令人振奮啊,但這位初段在採訪中卻直言不諱的說,打上職業並不開心,因為沒辦法繼續參加業餘比賽了。我不知道這其中有多少玩笑的成分,但事實確是,很多衝段少年自認為沒有成為光鮮職業棋手的希望,寧可放棄隱身職業棋手的身份,而專心在業餘比賽中爭金奪銀。有些棋手即使參加了定段賽,也就是敷衍了事,甚至覺得打上了職業反而拖了後腿,這樣的現象絕非個案。

回到前面的話題,為什麼會出現級別低的比賽反而關注度高呢?也許是因為二個字:門檻!那些入段的職業棋手,大家認為你過了檻了,也就沒必要過多的關注,而恰恰是那些將過不過的衝段少年們,大家非常關注你能否跨過那道檻!這就好比大家都很關注一個人的高考成績,而忽略了你大學後的生活。其實,我認為這是極其錯誤的。雖然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人生經歷,但我想,無論如何,定段絕不是你圍棋人生的終點,定段之後如何繼續你的人生,才更應該得到關注。

前文已經提到,目前光鮮職業棋手中國不超過100人,平均下來,每年能夠成為光鮮職業棋手的,也就是4-5人,占比20%左右,80%的定段少年,最終還是要淪為隱身職業棋手。我看了一下今年定段棋手的年齡,基本都在15歲以上,而我隨便舉幾個耳熟能詳的光鮮職業棋手定段年齡,柯潔11歲(97,08),古力12歲(83,95),常昊10歲(76,86),陳耀燁11歲(89,00)。雖然不能說定段年齡和未來成就劃上必然的等號,但無論如何,今年定段的少年們,留給你們的時間不多了。如果過了18歲還看不到太好的發展,也許找一個大學,努力的汲取文化知識,盡快轉型方為上策,因為留給你們的生存之路實在狹窄,定段的輝煌很快將成為過去時。

前段時間,我記得楊志存老師寫了一片關於衝段少年實力下降的文章,後來引發一系列的論戰,有朋友和我說,你怎麼不寫幾句?在這裡,我想說,道場衝段少年實力提升也罷,下降也罷,就算爭出來一個所以然,意義何在?難道實力提升了,定段之後就一定能夠成為光鮮職業棋手?

我覺得解決隱身職業棋手的出路問題,才是中國圍棋應該考慮的方向。有的人說,可以教棋啊!這一點,我可以明確的說,作為半個過來人,我能夠深刻的理解他們的苦衷,教棋絕對是無奈之舉,作為曾經叱吒風雲的佼佼者,誰願意在輝煌期就脫下那引以為榮的戰袍?教棋只是為了生存的無奈之舉,如果有棋可下,我相信大部分隱身職業棋手願意在戰場奮戰。可喜的是,目前很多賽事已經充分考慮到了隱身職業棋手的苦衷,允許他們參賽。比如上海的上超聯賽及各類市級比賽乃至揚州棋協杯都是始終對職業棋手開放的,近兩年安徽淮南棋協杯也允許職業棋手參賽。除了上述的地區聯賽,去年的方太杯可以說是打響了全國業餘賽事對職業棋手開放的信號。

對於業餘賽事對職業棋手開放的話題,各方爭論不休,很多業餘棋手認為觸犯了自身利益而堅決抵制。我倒是覺得,按照等級分劃分,開放部分職業棋手參賽對業餘賽事反而是一件好事。一來,競爭更加激烈從而導致懸念更大,應該是贊助商喜聞樂見的局面。二來,也給那些隱身職業棋手一定的出路,至少不能因為定段成功,反而堵死了他們的發展前途。

可能我上面的話給很多定段成功的家長潑了一盆冷水,但我真的不想看到一個個在「紋枰高考」金榜題名的少年們,最後落得無棋可下的窘境,至少,在歌舞昇平中提前意識到危機的存在,或許將來更能從容的應對。如此,我將榮幸至極!


7/26 18:00
生成PDF文件 列印







可以查看文章。
不可發文。
不可回復。
不可編輯自己的文章。
不可刪除自己的文章。
不可發起投票調查。
不可在投票調查中投票。
不可上傳附件。
不可不經審核直接發文。
不可使用主題類別。
不可使用HTML語法。
不可使用簽名檔。

[高級搜索]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5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