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主選單


正在瀏覽:   1 名訪客






圍棋所映射出的藝術人生:求道派與勝負師
#1
管理員
Benutzerinformationen

2017年07月17日13:25 新浪綜合
資料圖

文章來源:弈客圍棋公眾號

圍棋是一種很獨特的藝術。大多數情況下,人們都會把敬佩的目光投向勝利者,而失敗者只能得到同情甚至輕視。正是由於這種原因,所以從一開始,那些水平最高的棋手中都會或多或少具備兩種人的氣質:求道派與勝負師。

勝負師是指那種以勝利為主要目的的人。有點像邱吉爾所說的:「一個詞,勝利。以全部力量和全部勇氣,不論多麼艱難困苦,不論多少流血犧牲,都要追求勝利。」而求道派則是以追求藝術境界為主要目的。他們認為圍棋是一種智力的體操,它的藝術境界就在於最高的子效(棋子效率)、最優美的棋形(棋子形狀)、最猛烈的攻擊、最華麗的騰挪(注意:不是治孤!)、最出其不意的手筋和最沒有遺憾的棋局。對的,「沒有遺憾的棋局」。二者對待棋局的態度大不相同,因為二者追求的目的不同。勝負師以勝利為目的,喜歡那些對他來說比較保險的走法,以尋求安全運轉。如果局勢不利,就咬緊牙關,頑強拚搏,耐心地等待機會;局勢有利,就盡量簡化局面,為了不給對手以機會,有時候甚至讓對手佔一點便宜,總而言之只要能取勝,即使以微弱優勢取勝,就達到目的,這樣這盤棋對他就沒有多少遺憾了。而求道派則喜歡探索棋盤上的未知領域(如中腹和厚勢),因為這樣更具有藝術魅力。一盤棋中如果能出現體現他的理想和審美能力的招數,並且沒有難看的棋,那就是沒有遺憾的棋局了。如果局勢不利,他們往往會喪失鬥志,「沒什麼可走了」;局面有利時,他們也不會為了微弱的優勢而妥協,喜歡窮追猛打,優勢越多越高興,有時甚至不惜「捅簍子」,把好端端的局面白白葬送掉。

可想而知,如果兩個人水平相當,那麼求道派的戰績是不會超過勝負師的。不過二者對勝負的態度也不一樣。比如,同樣輸了一局很重要的棋,勝負師的趙治勳可能會失魂落魄甚至放聲大哭;而求道派的武宮正樹則會很快忘掉,如果你第二天見到他,問:「昨天怎麼樣?」他也許會像小學生作錯一道算術題那樣露出歉然和無辜的神色:「哎呀,輸了!」

仔細分析一下古代到近代歷史(從道策到秀哉)上水平最高的棋手,我發現他們絕大部分是以求道派的氣質為主。本因坊道策、元丈、秀策、秀榮與安井仙知、安井知得、幻庵因碩等都是典型的求道派,本因坊丈和與秀和、秀甫也是以求道派為主。研究他們的棋譜可以說是一種藝術享受。後來的棋手中,木谷實是求道派,阪田榮男是勝負師;吳清源則因為超人的戰績,使人們經常忘記他求道派的實質而把他劃入勝負師的範疇。現代棋手中,只有藤澤秀行和武宮正樹始終堅守在求道派的陣營,剩下其餘的中日韓超一流棋手,包括「美學棋士」大竹英雄和號稱求道派的小林光一,其實都已經屬於勝負師了。

為什麼求道派的比例會越來越少?這可以從幾方面來解釋。

首先,現在下棋則要計算時間;而古時候的棋是不規定時間的,給了棋手們充分考慮的餘地,求道派們大可以發揮自己的想像力和審美能力,去探索那些未知領域,並在對局中驗證一下。也因為如此,那些大師們的對局很少有紕漏。例如我們在研究秀策和秀榮的對局中就會發現,他們兩人在棋風上有很大差別,而且一個是少年得志,一個是大器晚成,但在二人各自分別走向成熟期後(秀策升入五段,秀榮升入八段),我們從他們各自上百盤對局中竟然幾乎找不到漏招,就連疑問手加起來也屈指可數!這在現代棋手對局時在時間催逼下錯誤不斷的對局中是難以想像的。

其次,現在的棋手主要是為了生活而戰,一盤棋的勝負直接關係到他自己獎金的多少。而古代棋手主要是為了名譽而戰。為了本派的名譽,甚至採用爭棋這種極端的方式來證明自己的價值。當然,能夠證明自己價值的,不僅僅是輸贏,還要看棋的內容是否精彩。否則即使贏了棋,也會被人恥笑。

我認為,由於這兩個原因,古代更適合於求道派的存在,而在現代,求道派明顯競爭不過勝負師(至少他們沒有充裕的時間來考慮),因而像藤澤秀行和武宮正樹那樣的求道派更顯得可貴。

有兩個人的例子比較特殊。一個是李昌鎬,十五歲就在大賽中戰勝了武宮正樹,隨後揚名立萬,還不到而立之年,拿了許多個世界冠軍,成為無可爭議的第一。他的棋,除了官子(圍棋中藝術性最少的那部分)極其厲害以外,在佈局和中盤廝殺上並不比別的超一流棋手高,但他最厲害的是:冷靜而不犯錯誤,並且在漫長的對局中等待著別人的錯誤,一目或兩目的錯誤就夠了,就這樣讓所有的棋手栽倒在他腳下(說實話,我很難想像李昌鎬如果遇見本因坊秀策或安井知得這些人會表現得怎麼樣)。像這樣一個典型的勝負師,在品嚐了所有勝利的喜悅後,開始尋求那些對他而言不那麼清楚的著法,想作一名求道派了。以至於圍棋雜誌上有人大聲疾呼:「趁李昌鎬處在迷茫狀態,中國棋手要好好努力,贏他幾盤吧!」

還有一個例子是聶衛平,他以前也是一名典型的勝負師,身上肩負著集體賦予他的重責「趕超日本」。聶衛平自己也說,他對於有關勝負的事情,不管是圍棋還是橋牌、足球甚至賭賽吃餃子都抱著敏感的心態。這種勝負師的氣質使他在第一、二、三屆擂台賽上有如神助,頑強拚搏,連勝九名日方大將,打破了超一流棋手不可戰勝的神話,一時間傳為佳話。隨後,他被推為「棋聖」。這時,開始向求道派轉化了,棋越來越精彩,戰績卻從此一蹶不振。很顯然,他在學習藤澤秀行的風格,在佈局和大局觀上仍然妙思百出,精彩紛呈,而中盤和收官(須知這在從前是聶衛平的強項)則精力不濟,經常拱手送出不少好局。為此不少人批評他,但他卻依然如故。顯然,他的責任已經不再是趕超他國,而是多留下一些精彩的招數,並用以教育後輩了。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因為所有的真正熱愛這門藝術的人都知道:求道派更值得尊敬。勝負師們固然可以振奮人們(包括外行和內行)的精神和激勵人們的鬥志,而真正推動圍棋這門藝術發展的人卻是那些求道派。他們可以達觀地看待勝負,但絕不可以動搖對未知領域探求的決心和信心。正是一代代求道派棋手孜孜不倦的研究和實踐,圍棋中才會出現那麼多新穎的走法和精彩的招數,最終成為一門博大精深的藝術。如藤澤秀行所說:「我們大部分人的棋,以後可能不會有人看。只有武宮正樹的棋是絕對能留給子孫後代的。」實際上,藤澤秀行和武宮正樹這兩位大師對圍棋藝術做出的貢獻都遠遠大於當代的任何棋手。

其實,在別的藝術領域和科學研究中,這種情況也是類似的。人們要追求的,一個是成功,一個是真理,如果不能得兼,那麼二者的取捨就成為判別他氣質的一個尺度。但無論如何,有一點很清楚,大部分旁觀者都會同意:「為了科學的進步,為了藝術的繁榮,多一些求道派吧!」(本文摘自飛揚論壇,發帖人恩銥,2004-4-22)


7/17 18:15
生成PDF文件 列印







可以查看文章。
不可發文。
不可回復。
不可編輯自己的文章。
不可刪除自己的文章。
不可發起投票調查。
不可在投票調查中投票。
不可上傳附件。
不可不經審核直接發文。
不可使用主題類別。
不可使用HTML語法。
不可使用簽名檔。

[高級搜索]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5 The XOOPS Project